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鸿儒论道

中美贸易谈判应将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分离处理

自今年3月2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备忘录正式启动对华“301调查”以来,中美之间贸易冲突呈现出不断升级的态势。近日,美国针对中兴实行七年的芯片“惩罚性禁售”使局面更为剑拔弩张。这场贸易冲突的肌理何来?又当作何解读和预判?


2018年4月20日,在鸿儒金融教育基金会和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联合主办的第122期【鸿儒论道】论坛上,拥有20逾年丰富的海关经贸工作和涉外贸易谈判经验的瑞士SGS公司中国区副总裁、前中国驻WTO观察员马晓野博士指出,此轮中美贸易冲突的本质在于,在全球经济新形势下,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主导中美双边经贸关系的制度性安排已不可持续。

中美关系是一个复杂的关系,也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中美于1979年建交,翌年签订经贸关系协定。当时的中国刚从封闭的国际关系中走出来,对内执行自力更生的经济政策,对外执行的还是“经济服从外交”的对外政策。自签订贸易协定之后,双边经贸关系谨慎起步。马晓野认为,自中美开始经济贸易往来之初,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全球发展出来的一干多、双边国际经济贸易方面的制度性安排在两国之间都已无法适用。

此外,中美之间一系列的双边、多边谈判之后所形成的对多边贸易原则的理解长期以来也存在语义理解上的差异。中国把自己定义为发展中国家和弱势一方,对最惠国待遇条款的理解和翻译形成了“互惠互利”的认识,但对欧美而言,这更多的是体现着WTO基本原则中的对等原则,是一种在市场机制和竞争机制上镜像对照。这种理解上的差异一度对贸易谈判产生一些阻碍。

回顾过往,马晓野认为,二十五年前的中美经贸双边谈判最为成功的一点就是把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分开了。而现在双方能否有这个气度,中国国内经济形势发展能否有这个余地让决策者将政治和经济分离处理,也是一个挑战。

历史经验证明,不是出口有能力的国家,就能够操作国际贸易体制制度性的安排,比如日本在制定国家贸易机制方面话语权很小。在马晓野看来,贸易机制的塑造力量主要在欧美,因为欧美有很大的消费市场,欧美以市场为条件,胁迫别人遵守贸易制度安排。只要中国政策调对了,把国内潜在的市场消费趋势变成现实的趋势,就会掌握世界贸易规则的制度安排。按照现在的发展趋势,2021年中国将成为一个单一的最大的消费市场,这就是中国的根本力量。如何推动中国从一个潜在的市场变成一个有支付能力的市场,这就体现了塑造国际经贸体系的能力。改革和开放并行,互相促进、引导竞争,才能增强经济能力。中国现在要在国际上有发言权,要看到自己真正的优势在哪里,更要把握时机、顺势而为。


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系教授、副系主任程大中,国海证券研究所宏观负责人樊磊,以及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副教授、科斯法律经济学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黄韬出席了此次活动,并分别针对马晓野的演讲内容做出评议。

程大中从经济学视角审视,认为解读当前的中美经贸关系,需认清三大趋势。首先,国际分工是以全球价值链分工为主导的,但中美贸易失衡实际上是基于传统的海关总值统计,而非增加值。其次,衡量一个国家的竞争力,有竞争力的跨国公司是重要的指标和维度,而美国和日本显然排名居前。最后,相较于跨国贸易,跨国投资更为重要。在双边战略和区域协定愈受重视的大背景下,中国如何选择贸易伙伴,将至为关键。

樊磊认为,从历史上来看,在过去五百年国际关系历史上,在面对修昔底德陷阱时,凡是崛起的大国正面挑战守成大国的例子全部都失败了。虽然历史不会简单的重复自己,但总是压着相似的韵脚。长期来看,中国可以通过产业升级、优化制度环境来提升竞争力。经济发展的目的不是积累贸易顺差,而是提高社会整体福利水平。中国下一步的战略选择需要决策层有巨大的决心、勇气和智慧。

黄韬站在法律视角,从实体和程序两个方面对WTO对国际贸易争端的解决机制进行了分析。他指出,以往中美间和其他WTO成员的贸易纠纷大多在磋商阶段就解决了,最后并没有进入到设立一个专家组进行裁决的程序,但也不排除本轮贸易冲突无法在各方利益间达成共识从而扩大化的可能性。从以往各国的贸易纠纷解决来看,如果谈判过程足够公开透明,且拥有各方国内利益集团的发声与博弈,政治决策通常可以较好的凝结成一个均衡共识。

本次【鸿儒论道】由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执行院长傅蔚冈博士主持。几位专家还与现场参会者就中美贸易冲突走向、对行业的影响以及利益相关体的沟通机制等问题进行了探讨和交流。

【鸿儒论道】是由鸿儒金融教育基金会与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联合发起,并获得香港东英金融集团和上海淳大集团的支持,双周定期举行。论坛关注中国金融与宏观经济中的各种问题,致力于为学者、监管者和业界专家搭建跨界交流的平台,为中国经济和金融提供专业意见。

(文字编辑:马煜婷)


  • 平台城市•城市峰会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中国企业海外并购的经验与教训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