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谁是网约车的竞争对手

傅蔚冈 / 2018-4-17 10:46:36

从我的办公室到浦东机场,有哪些办法可以到达?我打开高德地图,发现至少有以下几种:自驾、叫车、公交、地铁。而在叫车那里还至少有以下几种:出租车,经济、舒适、商务、豪华网约车等五种;再打开经济型,高德地图里提供了首汽约车和滴滴快车两种选择,而在舒适、商务、豪华型中,高德地图均提供了首汽约车和神州专车。

在这么多种选择中,价格最便宜的应该是从办公室边上的二号线上海科技馆地铁站直达浦东机场,价格是6元。价格便宜的另一面就是耗费时间,大概需要1个半小时才能到达机场。如果赶时间,最快的办法可能是打车5公里左右到龙阳路磁悬浮站,然后搭乘磁悬浮到浦东机场,时间凑巧的话估计半个小时就可以到,而且费用比一般的打车还便宜。当然,如果图省事,最好的办法就是打车,无论网约车还是巡游出租车,当然价格也不菲,一般要100元朝上。

之所以花这么多篇幅来说我办公室到机场的距离,是想努力回答两个问题:什么是《反垄断法》中的“相关市场”?它的“市场份额”该如何界定?

相关市场和市场份额之所以重要,因为这是有关滴滴是否构成垄断的一个重要依据。《反垄断法》规定的垄断行为包括三种:(一)经营者达成垄断协议;(二)经营者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三)具有或者可能具有排除、限制竞争效果的经营者集中。对于滴滴的指控绝大多数都涉及到(二)和(三),因为它目前已经占了网约车市场的绝大部分市场份额,因此很多人的主张是:有关部门应当对滴滴和优步的合并进行反垄断审查。

如果只是从单个网约车市场看,滴滴可能是达到了所谓的市场支配地位,因为它符合了第十九条中所说的“一个经营者在相关市场的市场份额达到二分之一的”。但问题在于,网约车是内嵌于整个出行市场之中,将滴滴占网约车市场绝大部分市场份额视为经营者集中的观点极端可笑,因为滴滴的竞争对手不只是美团、神州和携程等网约车公司,同时还有巡游出租车、公交车甚至共享单车公司。

网约车的竞争对手并不只是网约车,而是整个出行领域,这并不是笑话。

就在几天前,有媒体报道自2017年初以来,南京传统出租车行业“退车潮”愈演愈烈,截至2018年3月中旬,因无人驾驶而闲置的车辆已经超过3000辆,退车比例占总运营数的四分之一。这其中绝大多数车辆都没到7年的更新期,有些甚至是2017年的新车。为什么当年的香饽饽今天会被退租?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网约车市场的崛起,由于网约车的价格和服务等更有竞争力,吸引了很多乘客,因此就出现了出租车公司招不到驾驶员,或者是合同未到期的驾驶员提前退租而停运的现象。

网约车的竞争者不仅有巡游出租车,甚至共享单车都是其竞争对手。从今年3月下旬开始,我每天上下班逐渐由滴滴改为摩拜或者ofo,其原因并不是滴滴涨价———相反,自从今年3月21日开始,由于美团加入网约车大战,价格是雪崩式下降,几乎低到3元等我都不好意思的价格。尽管网约车的价格非常便宜,但我还是宁愿选择骑共享单车,为何?原因就是天气转好,共享单车不仅对我这种短距离出行方便,同时还有利于健身。在这个时候,共享单车就成了所谓短途出行的竞争对手。

也正因如此,当我们因为某个公司占据了某个细分市场的绝大部分份额而称其为占有市场支配地位时,要特别谨慎。至少就我认为,滴滴所处的网约车市场在整个出行领域中所占的份额到目前来说还是小到可以忽略的地位。一个可供佐证的数据是,上海市城乡建设和交通发展研究院发布的《2017年上海市综合交通运行年报》显示:在2017年,网约车运量占出租车总体运量的五分之一,占上海出行市场的3%。我相信这不仅是上海一个地方的特例,而是全国绝大多数城市的真实写照。换句话说,滴滴根本没达到足以“限制竞争”和侵害消费者权益的地位,用户完全可以用脚投票,选择合适的出行方式,就像我从办公室到浦东机场,最快和最便宜的出行方式都不是滴滴,因此滴滴必须提供好的服务和有竞争力的价格来讨好我这样的消费者。

同时还需要考虑的一个细节是,不仅乘客有选择,网约车驾驶员也有选择权。根据《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司机可以在多个平台之间进行选择,由此保证了驾驶员的选择权,而在最初的《征求意见稿》中则是要求司机和平台签订劳动合同,排斥司机的选择权。

说到这里,必须自夸一句,这个要求是我们一群人在《征求意见稿》讨论时极力主张的,要求赋予司机自主选择权。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很少有司机只给一个平台提供服务:我们在搭乘网约车的时候经常会看到司机持有多部手机,每个手机装着不同平台的A pp。在这种模式下,司机在各平台之间的转换成本几乎为零,如果滴滴给的奖励多,我就给滴滴提供服务,反之,我就给其竞争对手提供服务。而这在以前的出行领域中是不可想象的:你能想象到出租车司机同时给两个公司提供服务吗?

综上所述,无论是从供给端还是消费端,我们的出行选择并未因为滴滴占90%以上市场份额而有不利影响,相反,它还要提供更好的服务来迎合我们的需求。天底下还有这么憋屈的垄断吗?

刊于《南方都市报》 | 2018-04-16

  • 平台城市•城市峰会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汪晖:中国征地制度——理论、现实与改革进展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