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缩短学制,适应知识爆炸大趋势

刘远举 / 2018-3-20 10:26:36

在此次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四川省民政厅副厅长张力表示,当下学制催生了一些问题,年轻人进入社会晚,有效服务社会和贡献社会的时间短,而且,毕业时已是晚婚年龄,工作与婚恋难以兼顾。所以,他建议,“12年可以缩短为10年,小学5年、初中3年、高中2年”,并且加大对教育的投入,“将现行普及9年义务教育改为普及10年高中阶段教育。

现代社会的压力的确很大,一个年轻人出来工作,要存钱买房,买了房后,才能考虑婚姻与生小孩。不只是中国,这也是一个全球性现象,随着经济、技术的发展,即使是那些没有买房结婚观点的国家,婚孕时间都延后了。所以,婚孕年龄变长,与其说是社会压力的结果,不如说是社会解放,人获得了更多的自由的结果,和学制长短没有必然的联系。

不过,学制也的确应该调整。

从工业革命以来,人类的知识就在快速增长,进入上世纪60年代的电子时代之后,知识更是爆炸性的增长。然而,人类的学习能力并未快速增长,在课程设计中,相对论这样100年前的顶级知识,在大学物理阶段只有粗浅的介绍,真正了解需要到研究生,甚至博士生阶段。这就意味着,一个知识分子真正开始做出创造性的研究,已经是30岁之后了。这不但错过了他创造力最旺盛的阶段,而且,到55岁退休,他的实际工作时间只有25年。

从中国社会的劳动人口数量上看,随着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劳动人口占全社会人口的比例在逐步下降。当下延长退休,其目的也在于增加劳动人口的数量。缩减学制,可以让年轻人早一点出来工作,这也算是增加了劳动力。

与此同时,在我们的学制设计中,还存在不少的浪费。

教育系统不仅仅只有教育功能,它还是一个考核与筛选系统。由于现在的学制课程设计、要求都相对简单,不能有效地区分学生的能力,筛选学生。所以就通过对简单的知识点进行复杂化的演绎来完成考核功能,甚至通过校外机构的奥数等证书来完成考核。这在学制上,就体现为学生大量的时间用于复习,甚至高三一年,就全部用来复习、备考。

这些针对考核而花的时间,实际上用处并不大,对工作以后的创造性、国家的创新作用不大。比如,在学制设计中没有方程的时候,教学生运用不使用方程的方法来解题,这种技能几乎只能用于考试,以后真的工作了,遇到类似问题,肯定是使用方程思维。所以,学制缩短后,去掉初三、高三复习的两年,读完研究生、博士的时候,年龄就更小一些。这意味着,最具创造力的时间段,就会多两年。那些被用于奥数,各种古怪习题的脑力、智慧,等于被挪到更富有创造性、更有价值的事情上来。

也有人认为,这类技能有锻炼思维的作用,必不可少,教育系统也的确需要这个考核与区分功能。但是,早一点学习高年级的课程,同样可以锻炼思维,同样可以起到区分人、筛选人的作用。比如,那些不用方程思维来解的题,可以通过直接学习高年级的方程来解答。其实,从锻炼思维角度,奥数、简单知识的复杂化,其实是有套路的,相对而言,更高层次的知识点对思维的锻炼,都更高,也更有效。

虽然,短期之内未必一定要压缩学制,但至少可以作为一个立项研究,进行这方面的研究和探讨。毕竟就地球和人类的演化来说,最近的100年已经是演化史上的知识大爆炸阶段。如何适应人类的知识爆炸趋势,已经成为现实的命题。

刊于《新京报》 | 2018-03-20

  • 平台城市•城市峰会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钟鸿钧:风险投资的未来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