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不懂物理学的人为何也喜欢谈论霍金

刘远举 / 2018-3-19 12:03:23

霍金去世引发了社交媒体上的纪念,不过也出现了一些偏激的声音,一些人认为,普罗大众不识货,很多比霍金科学成就更大的科学家,知名度、美誉度还不如霍金。这种说法是偏颇的。

一个好的身体,是大脑高强度运行的必要条件。一个成人的大脑只占人体重的2.5%-3.0%,但却消耗20%的血量、25%的氧气量。而且,思考还需要身体其他动作配合,发出声音、书写、画图等等,甚至于摇头晃脑、手舞足蹈,都能帮助思考。打个比方,用笔算1234×4321是一件很简单的事,但心算,没几个人能够在头脑中构图完成。

20世纪60年代后期,霍金的身体状况开始恶化,行动走路都必须使用拐杖,失去了书写的能力。虽然霍金发展出一种替代的视觉性方法,在脑里形成各种不同的心智图案与心智方程,来思考物理问题,但无论如何,效率肯定是受到影响的。随着身体状况进一步恶化,1975年之后,霍金决定改变他研究物理的方法,不再坚持踏实的数学证明,他变得更为凭靠直觉,更带推测性。客观地说,这也表明霍金的思维能力受到了身体的制约。1985年,霍金接受了切开气管的手术,无法发声,与外界的交流效率进一步降低。随后,他转向对脑力要求更低一些的科普领域,《时间简史》正是失声之后借助于电子发声器写的。显然,身体因素不但限制了他的科研能力,也是他转向科普的一个原因,所以,比较他和其他物理学家的成就是不公平的。

而且,培根说过,“知识的力量不仅取决于其本身价值的大小,更取决于它是否被传播,以及传播的广度和深度”。人类文明的发展,是依靠历史上天才大脑带来的星星点点的智慧之光推动的,但同样也离不开大众知识水平的整体提升。

基于“庸众不识货”的观念,一些人讽刺朋友圈刷屏纪念霍金的现象,说这是附庸风雅,装熟。更有好事者编了几个“物理学家”的名字,说霍金不如他们,引来粉丝反驳,然后摆出一副智商优越感的样子,盛气凌人地驳斥:你看你,物理学家都不认识几个,你还敢这么投入地纪念霍金?

霍金是带领人类仰望星空的人,纵然对他的赞美有一些虚假与附庸风雅,纵然大众不了解霍金的科研成果,仅仅是把他当做一个明星,但比起这个时代充斥着的虚假赞美与歌颂,并不更坏,甚至能够反映出藏在人们心里的对于科学与真理之向往的星星之火,为何很多人却盯着不放呢?其实,这种行为并不显示他们本以为的智力优越,反而暴露出其智识不足。

比霍金更有成就的科学家知名度没霍金高,大众不认识科学家,这两个现象的本质都是一样的,即科学家的收益与贡献不成正比。这种现象看起来是一种缺陷,但却有着深刻的必然性。

人性是有缺陷的,人短视、贪图眼前,人的理性也是有限的,而人组成了市场,于是,人类有了有缺陷的市场。在这个市场中,大多数科学家注定没有歌星赚钱。人们愿意为歌星支付上千元的门票,认识很多明星,但愿意为科学研究捐赠的人很少,被大众熟稔的科学家更少。于是,就有人企图给各种劳动定价,给各种岗位定社会地位,纠正这种错误。这就是计划经济,结果如何无需多言。更重要的是,由于市场定价缺陷源于人性的缺陷,这就意味着,给劳动定价,给岗位定社会地位,最终就会通向改造人性的终点。因为只有改造人性,改造人性中的短视、非理性,才能实现劳动与岗位的“完美”定价,才能让科学家比明星更知名。这种努力在付出巨大的代价之后已经失败了。

所以,这是市场的缺陷,是人类社会的缺陷,更深层次的,也是人性的缺陷,但却是人类文明的必然。反过来说,大众不用了解霍金的具体成果,也不用认识别的物理学家,仍然可以谈论、赞扬、纪念霍金,哪怕他们仅仅把他当做一个明星看待。这没有任何值得羞愧的地方。这也是人类社会的必然。

所以,那些看起来很理性、清醒地去嘲讽大众纪念霍金的人,其实根本上还是理性不足,对社会与现象缺乏真正的理解,自然也不会具有一种建立在理解基础之上的宽容。

刊于《南方都市报》 | 2018-03-19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从多边和双边贸易制度安排角度看中美经贸关系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
  • 李步云法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