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85后:新世代,新际遇

高利民 / 2018-2-12 14:59:25

仅仅是数年前,85后还是青春的代名词。进入2018,85年出生的已是33岁,88年正好30,从85到90的85后一代其主体已经三十而立了。

从85到90这一代85后,一共出生了1.4亿人口,是新世纪前最后一次人口高峰。他们的父母是60至70生人,这是中国的婴儿潮世代。作为婴儿潮一代的子女,85后是婴儿潮的回声世代。从世代差异来看,85后与他们60后的父母,可能是差异最大的两个世代。

60后,是改革开放的一代,是改革红利和人口红利最大的受益者,他们在最好的年华时,获得了进城、上大学、房改、证券市场建立、WTO、城市化等等一系列制度性红利的机遇,一辈子有机会跨越初级中产、中产、上中产、富裕中产直至高净值等若干个台阶,作为毫无疑问的时代赢家,他们一生的主题是“致富”。他们是变化和进阶最大、最激烈的一代,他们是始终置身赛跑比赛的一代,高速增长是他们的世界观,他们不能忍受减速和失速。他们始终在追求“更大更好”:更大的电视机电冰箱、更大的房子,更好的空调洗衣机、更好的车。这是他们的追求,也是他们的成就和自豪。

有趣的是,当他们的财务资本因房价飙升不断增值的同时,他们的人力资本却在相反的方向上以同样的速度在快速地贬损折旧,他们的人力资本已然不能很好地适应互联网或消费升级这样的新经济,这是他们所不能意识到的或不肯承认的痛点,这也常常表现为他们脱口而出的否定语,面对新的未来和变化,他们更容易陷入“否定捷径”和“悲观捷径”。

85后,当他们踏入社会的时候,时钟拨过了2000年,当他们开始结婚生子的时候,时钟已经拨到了2010年。而2013年,中国的人口抚养比已经走过了最高点,给予中国最大起飞助力的人口红利已然开始下降并且正急剧的收窄;2016、2017年,房市放出了天量,并且创出了天价,房子,这个支持他们父母“躺赢”的载体资产,到了他们这里,已然成为需要以半辈子甚至一辈子收入才能偿还的银行债务。房贷?幼教?美食?旅游?这个世代已经很难找到一个共同的方向级目标级时代级的主题词了,他们的共同点已经退行到了工具层面,比如“微信”这个社交工具成了他们最大的共同交集。

他们是年龄差最小的一个世代,却是世代内反差最大的一代:城内城外、大城小城、有房没房、有孩丁克、全职零工、苹果小米,等等。他们有着较60后丰富得多的属性,有着个人化的品味,是追求质量的一代,在商品消费上,与60后的“更大更好”相比,他们更崇尚“轻薄短小”“低调奢华”。他们没有60后那股“拧干最后一分钱”“挤出最后一滴奶”的劲头,在基本品上他们“趋低消费”。电商双十一,他们是囤货的主力。与此同时,他们也毫不犹豫地“趋优消费”。关爱自己、疗愈情感,是跃迁到另一个世界、跃迁到“另一个自我”的入口。而跃迁到另一个世界不仅是不容剥夺的基本权利,更是值得珍贵的和捍卫的自我。以60后父母辈看似天价的奢侈账单,对他们却常常是物超所值。出乎意料的是,这是教育程度大幅提高的一代,可却缺乏自己的时代符号,他们只能从82年的韩寒、83年的郭敬明——他们的80大哥身上借来一缕夕阳,就连她们精致妆容的背后也是统一的日式韩式,看不见95后张扬的睫毛、亮丽的唇彩、大方的刺青。

值得特别说说的是,85后世代内部的“反差最大化”,是社会学金矿。

最容易感知的是财富反差。这个财富反差更多地来自初始禀赋的反差,主要是父母积累比如房产的反差在这个世代的杠杆放大。父母辈当年差一套房可能只是30万人民币的差距,到了85后子女身上,就变成了十倍乃至二十倍的差距,差距被杠杆放大了。这个杠杆放大的净结果是,同样的一套房,对85后整个群体的一半是净资产,对另一半是净负债,并且更严重的是,净资产的一半其净资产还有机会继续增长,净负债的一半其净资产却有可能下跌至微不足道的程度,两者的差距还在进一步放大的过程中。

其次是城市反差。随着城市化的加深,超级都市、一线城市与二线三线城市的差距在加速。这个加速下的离心力,将不同城市间的85后进一步两极化了。或许他们在趋低消费上依然相似,但他们的趋优消费差异巨大。换言之,他们的两个“自我”,生存自我依然相似,其感受自我、经验自我却差异巨大。他们幸福感的内容差异巨大,并且由于这个世代的城际流动开始减弱,进一步减低了收敛的可能。

再次是教育与就业反差。这是高等教育大普及的时代,每年有近40%的同龄人参加高考,每4个同龄人就有1个大学生。与此同时,没有完成基本义务教育的辍学者群体仍然庞大。与之相应的是,在就业市场上,出现了蓝领与白领工资倒挂的现象,年轻蓝领供不应求,年轻白领就业困难的现象开始出现并加剧。

当然,随着时间的推移,新的时代将赋予他们新的机遇,他们拥有的升级版的人力资本终将发挥巨大作用,创造出新的物质财富、精神财富、社会财富。随着他们宝贝子女的长大离家和环境的日益改善,他们的焦虑也终将逝去;而随着60世代的逐渐老去,他们也终将挑起大梁,成为新的社会中坚。

本文首发于2018年2月1日《南方周末》

  • 平台城市•城市峰会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张明:三难选择下的艰难权衡——兼谈中美贸易战与人民币汇率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