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防刷票,这场技术攻防战谁能赢

刘远举 / 2018-2-6 10:15:01

据报道,今年,12306采取新方法来杜绝机器刷票,系统一旦识别出有非人为速度购票的风险,就会立即将疑似为机器或外挂抢票的用户列入慢速排队队列,让符合常规速度的人为购票用户在正常速度中排队。

12306的这个新举措,让人想到2015年曾经推出过的验证码系统。在这个系统推出之初,所有的抢票软件都失效了,但最终,程序员们攻克了这个问题,所以才有如今12306的最新举措。

这种技术之间的攻防战持续不断,是因为没有想明白机器刷票的社会层面的本质。抢票软件的本质是提高了某些群体的优先权。

最初,网络售票出现之时,熟悉电脑的年轻人,比不熟悉电脑的老年人、进城打工的农民等,更具有优先权。后来,有了抢票软件并扩散到黄牛中,这时,只要愿意花50元(或其他金额的服务费),就可以填平数字时代的技能鸿沟。老农就和程序员、熟悉电脑的年轻人等站在了同一位置,甚至更加优先。所以,12306想办法杜绝抢票软件,本质上,其社会意义就是让哪个群体优先。

在现在的各大出行平台上,一个人花50元左右,就能享受计算机代为抢票服务,本质上即站到最优先位置。50元对谁来说,都不多。一个不懂电脑的人,请人在12306刷票,买包烟、请一顿饭,50元总是要花的。另一个角度上说,是否花50元,也能反映需求的强度。因此,某种程度上,这反而离公平更近。

若这一服务终结,从社会意义上,无非是优先权从愿意花50元的群体中,重新回到熟悉电脑、愿意花时间刷票的群体中。

买一张火车票,参与分配火车票这种稀缺资源,应该仅与公民的身份有关,不应与年龄、文化程度有关。与此同时,在熟悉电脑与不熟悉电脑的人群之中,仍然存在数字鸿沟。所以,12306的这个新举措,虽然杜绝了机器与人之间的不平等,但从抽象的公平而言,可能无助于缩小鸿沟。

火车票人人都想要,但又必须限价,必然需要另外的方式来分配。从经济学的角度看,这叫租值耗散。1974年,约拉·巴泽尔在《按等候分配的理论》中指出,当一个资源不能以价格来实现分配,其他机制就会取而代之,比如,排队等候就是其中一种替代机制。不过,排队花费了时间,却不创造价值。所以,这种现象被称为“租值耗散”。

租值耗散的形式并非只有排队一种,比如购票中的租值耗散在各个时期就以不同形式呈现出来:最初是托人开后门、彻夜排队,或者向黄牛购买高价票;随着技术的发展,网络订票的出现基本上消除了这些现象,但又产生了需要眼疾手快、流程异常复杂等新困扰。现在的代购服务解决了这个问题,但却需要花50元。

一言蔽之,供不应求,必有痛苦;租值耗散,不是费力,就是花钱。但是,12306又无法接受电子抢票服务收取的服务费,于是,工程师之间展开一场攻防大战。

刊于《新京报》 | 2018-02-06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前瞻2018 | 宏观经济与改革新纵深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
  • 李步云法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