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楚楚动人的“新零工经济”

高利民 / 2018-2-1 10:35:33

在多数人的刻板印象中,“打零工”是一种不得已而为之的无奈。对于身处其中的人,倘若他是个60后或70后的话,一有机会,总是赶紧转成能领固定薪水的正式工。在他们心目中,零工是暂时性的、不牢靠的、自觉低人一等的、被社会边缘化的,转成了正式工,才长舒一口气,才觉得成为了社会主流的一分子。为此,他们会投入大量的时间精力金钱去扩大一切能够提高转正几率的事务或投资,比如上电大职大拿文凭、比如托亲靠友跑关系等等。

到了今天,一些“零工”已经不再低人一等。从个人经济回报来看,新零工报酬可以相当可观,甚至超过朝九晚五的白领。从整体角度看,零工的范围和规模正在迅速扩大,成了一种朝阳产业,敏锐的研究者甚至对此冠之以“零工经济”的称呼。

“零工经济”为什么会勃然兴起?

首要的是互联网的全民化,极大地扩展了“零工”这种就业形态的种类和范围。互联网普及以前,一提及零工,率先跳进脑海的是打扫卫生的家政阿姨、山城里挑担搬物的棒棒军。今天呢,不仅有外卖小哥和滴滴司机,还有淘宝模特和网络主播,微博各种V和公号各种咖。零工早已脱离了出售简单劳动力的形态,非劳动要素的占比迅速提高,这个非劳动要素不仅包括颜值和才艺,还扩展到了知识和专业技能,最近迅速兴起的各种知识付费就是对这个潮流的响应。

而电商平台、社交平台、媒体平台还极大地提高了零工的生产率,这个较高的生产率能够提供较传统工作更高的报酬。比如大城市里一个典型的外卖小哥,一个月跑七八千的收入稀松平常。一个勤快些的滴滴司机,月收入更是过万。而淘宝模特的出场费一路从八百跳升至三千、五千。稍有才艺的网络主播打赏的小费收入高得更令人咋舌。微博微信头条知乎更是容纳了数以百万计的写手、段子手、读书人、知道分子,乃至专业高手。

随着电商平台、社交平台、媒体平台的不断发展,还进一步促进了零工的分工加深和业态升级,甚至变成了创业的机会。比如雪球的论坛玩家变成了知乎的知识大V,大众点评的美食吐槽者变成了微信公号的美食评论家,而微博平台则进一步促进了类似足球、宠物、花艺等专业爱好的精深化。而电商、社交、媒体的进一步基础设施化正在吸纳数以百万计的微创业者,不仅模糊了零工与生活的界限,也模糊了零工和创业的界限,更给予了零工服务专业化提升的可能和空间。

简要梳理一下,基于互联网的新零工呈现出以下三个鲜明特点。

一是参与群体的主流化。非互联网形态的零工主体是以农民工为代表的初级劳动力。而新零工群体中,受过高等教育的城镇人口占比越来越高、90后越来越多、一线大城市的年轻人数量越来越多、高知识高能力的群体加入速度在加快。

二是初级劳动力的生产效率,尤其基本服务业的生产效率得到了极大提高。这一点值得着重强调,这是中国人口传统人口红利快速消失阶段,对人口红利的再提升,可以与工程师红利相提并论的另一种人口红利,其重要性相对于工程师红利甚至尤有过之。

三是吸纳和激发了大量的另类人力资本,并给予了专业化的空间和获取报酬的通路。零工远远脱离了劳动和时间出售这种初级形态,而更多地表现为各种才能尤其是另类才能的租金回报。这些另类才能在传统上可能被压缩在各种爱好的范畴中,被种种忽视和轻视,由于互联网的吸纳和激发,这些才能大爆炸式的供给极大地丰富了人们可以接触的服务品类、服务样式和服务契合度,将传统服务业推向了一个新的方向。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另类人力资本常常是日常生活化的,于是这些人力资本的持有者,其生活流与收入流的契合程度得到最大限度的提高,“生活、爱好即收入”,其幸福指数可以远高于传统就业者,从而成为一种有吸引力的生活方式。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零工变得光彩熠熠。

总之,“零工”,已经远远脱离吸纳初级就业的简单范畴,变成了新服务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最活跃的部分,也是富有吸引力的部分。

(本文首发于2018年1月25日《南方周末》)

  • 平台城市•城市峰会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张明:三难选择下的艰难权衡——兼谈中美贸易战与人民币汇率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