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媒体报道:鸿儒论道

【中国房地产金融】孙明春:改革“防火墙”为经济转型升级做好准备

经过三十多年的高速发展,中国经济结构不断蜕变,空间不断拓展,与此同时也出现一些问题需要去应对。“十九大”明确提出,要把中国经济“由大变强”作为今后一段时期经济转型升级的目标,着力提升中国经济发展的质量和效率,转变经济增长的动力与源泉。

在这样的关键时期,中国经济的机遇和挑战分别是什么?对于企业家、投资者来说,未来五到十年有哪些机遇要去关注?哪些风险不能忽视?如何选择企业战略和投资策略?香港博海资本有限公司董事长、投资总监兼首席经济学家孙明春,在鸿儒金融教育基金会和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联合主办的鸿儒论道中一一做出分析和讲解。

金融风险

对于中国经济转型的挑战,孙明春表示,短期挑战是“防范系统性的经济与金融风险”。

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在去年的六中全会、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以及今年的金融工作会议、“十九大”等重要会议中都有提及,重要性不言而喻。目前存在“金融风险是灰犀牛”的说法,说明了挑战之大。

“‘十九大’报告里专门讲到了‘底线’,前段时间央行行长也提到,‘十九大’当中有一个很关键的点就是‘底线’——不能发生系统性的金融危机和金融风险。之所以提到底线,说明这个挑战是比较大的。六中全会以来一直强调控制金融风险、降低杠杆,以及成立金融稳定委员会,一定程度上都告诉我们,金融风险、金融稳定这个挑战是比较大的。”孙明春说。

国外的金融和研究机构也注意到中国的金融风险,有研究机构表示,信贷占中国GDP的比例增长太快,缺口越来越大。按照国际经验衡量,缺口达到10%,金融风险就急剧上升,而中国已达到25%。孙明春表示,今年国外评级机构给中国降级,部分原因就在于其认为中国的金融风险偏高。

数据显示,2008年,中国的广义货币供应量(M2)为6.9万亿美元,低于同年的美国(8.2 万亿美元)、日本(8.1万亿美元)、欧盟(10.9万亿美元)。2016年,中国的M2增至22.4万亿美元,远超美国(13.3万亿美元)、日本(8.3 万亿美元)、欧盟(11.3万亿美元)。

孙明春表示,资产价格泡沫化对汇率形成一定压力,但是汇率最终还是取决于竞争力,只要有竞争力汇率就会升值。“中国有一批有竞争力的企业,人民币要贬值不容易,关键在于接下来的经济增长模式。”

他同时表示,中国的金融风险主要表现在投资高增长不可持续、以及杠杆率增长过快。前者一定程度上导致了M2增速过快,后者则因为六中全会以来的重视、以及一系列的执行,已经取得一些效果。

野村证券近日发布的研究报告表示,中国金融去杠杆已经取得一些成绩。另有数据显示,M2的增速已经持续出现下滑的趋势,今年1月到9月,M2增速较上年同期回落5.8个百分点。

对于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这个短期挑战,孙明春说:“我是有信心的,我们的执行力是非常强的,既然说底线是不能发生系统性风险,我相信是不会发生的。但是局部的、有隔离的一些问题、泡沫,可能会受到挤压。”

防火墙

去年有权威人士在人民日报上表示,中国经济运行不是U形也不是V形,而是L形。对此孙明春表示,中国经济目前的形势与之前完全不同。

“过去讨论中国经济的时候,经常提到的词是‘经济过热’,如果经济出现问题,稍微松一松手就可以达到10%左右的增长,但是从2011年开始,中国经济进入到一个完全不同的阶段,过去几年一直在讲‘稳增长’。”

孙明春表示,从6.8%反弹到6.9%,说明今年增长形势不错,但要继续实现反弹——甚至到 7.0%,是比较困难的。“再维持以前的高增长不太可能。中国经济已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了, 指望每年增长8%到9%,这样的预期不现实。关键是预期要改变。”

经济增速放缓带来的一个问题是:过去通过高增长能够消化掉的风险和问题,现在有可能暴露出来。而且某种程度上来说,经济增速放缓不仅仅只是经济层面的问题,还关乎社会的稳定。

“当前最主要的挑战,是如何在经济增长不断下滑的情况下,维持社会稳定,维持大家的幸福感、获得感、成就感。”孙明春说。在他看来,过去五年的改革成就,使得中国社会的稳定性更强了,“换言之,在一系列的改革之后,我们的社会可以接受更低的经济增长率,不会因为经济出现波动而引起社会的波动。”

这一系列的改革成就包括:反腐倡廉、军队体制改革与重组、户籍制度改革、计划生育与“二孩”政策、精准扶贫、环境保护、治理污染与节能减排、大众创新万众创业、增值税改革、供给侧改革、PPP项目等等。

与此同时,这一系列改革,让中国在“经济稳定”和“社会稳定”之间建立了更坚固的“防火墙”。这个防火墙的意义,在于让中国具备了更好的止血功能。只有止得住血,“壮士断腕”才有了基础。

过去几年金融风险的累积——累积到“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成为当前一大挑战,一部分的原因就在于,之前防火墙并没有建立起来,止血功能还没有搭建好,经济如果不稳定可能会造成社会的不稳定。

在这个过程中,“影子银行”成了一个热词,其在解决一部分融资问题的同时,也积累了金融风险。

“为了降低经济硬着陆的风险,只有增加金融风险。如果要降低金融风险,就要把影子银行控制一下,但是这样一来,经济硬着陆的风险又在增加。”孙明春说,“经济风险和金融风险,二者只能取其一。”

他同时表示,防火墙的意义在于,允许经济周期按照市场化的方式运行,允许出现市场出清,允许企业破产倒逼,允许金融机构出现坏账。“以前不允许发生,但是现在我们准备好了,有些事情可以做了。”

转型升级

马云曾对经济转型升级有过这样一段论述:

“转型升级是要付出代价的,就像拔牙,拔牙的时候是要疼的,是要流血的,要请假,要付医药费,你这些代价不愿意付出,你还在说转型升级,那肯定是一句空话。”

“十九大”报告里的一系列关键词——质量、效率、动力、创新力、竞争力、绿色、协调等等,都表明对经济转型升级的重视。

孙明春表示,中国经济的中期挑战是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具体而言是劳动密集型制造业的衰落。而要应对这个挑战,经济的转型升级是唯一出路,这其中包括:经济结构方面,新兴行业的崛起与传统行业的衰落;经济体制方面,更加市场化、私有化、更高层次的对外开放;增长动力方面,从投资驱动转向消费驱动;增长潜力方面,从要素投入转向创新驱动。

他同时表示,自己对转型升级越来越有信心。“说实话五年前我比较担心,但是这两三年中国企业做出的成绩,使我对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信心提高了很多。最近我在香港开会,华为一个技术方面的负责人跟投资者(很多是老外)讲中国的发展,讲共享单车、移动支付、高铁,把他们听得瞠目结舌。”

根据国家统计局和博海资本的数据,2010年以来,投资占中国GDP的比例逐渐下降,消费所占的比例逐渐上升。加工贸易出口占总出口的比重不断下降,反之,一般贸易出口占总出口的比重不断上升,中国不再是世界“代工厂”。

此外,商业模式逐渐升级,网上零售和共享经济增长迅速,消费升级在制造业和旅游等方面表现突出。

值得注意的是,防火墙为中国经济的转型升级提供了良好的基础。正如马云所说,转型就像拔牙,是要付出代价的。而防火墙的存在,为中国经济“壮士断腕”做了止血准备。

“转型会有一些痛苦,但是整体对中国经济来讲是件好事。有病就得治病,不能打了麻药不疼了就不弄了。”孙明春说。

投资机遇

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经济在转型升级过程中的机遇是巨大的。相应的,投资者面临的投资机遇也是巨大的。

具体而言,孙明春提到了三类:新技术、新商业模式、新生活方式。

新技术包括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无人驾驶、AR/VR、5G、量子通信等等。新商业模式包括互联网金融、金融科技、物联网、共享经济、新零售等等。新生活方式包括出境旅游、移动支付、联合办公(co-working)等等。

“投资主题很多,产业升级、消费升级、技术升级、模式升级、环保、美丽中国、健康中国、产业整合等等,这些其实在A股已经有所表现了。中国市场太大了,可以容下很多东西。” 孙明春说。

他同时表示,中国在基础设施方面的优势,比如高铁、物流、移动支付等方面,让中国企业在下一轮全球产业竞争中占据优势。“现在全世界都在发展新能源汽车,目前来看,中国在充电桩上面具有优势。假如美国说要在全国建充电桩,特朗普可能执行不下来。”

“十九大”之前,经过一系列改革建立起来的防火墙,为“十九大”之后中国经济迎接新一轮全球竞争做好了准备。虽然金融风险不容忽视,且市场出清和转型升级会让周期波动更大,但是底线是可以守住的,而且局部的阵痛是为了更宏观、更长期的目标。

这样的时代,如孙明春所言,让信仰市场的经济学家们兴奋不已,也让企业家和投资者兴奋不已。

《中国房地产金融》 | 记者:刘本迪 | 2017-12-28


  • 李步云法学奖
  • 平台城市•城市峰会
  • 【鸿儒论道】乔永远:杠杆之辩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SIFL年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