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研讨

中国民间借贷专题研讨会

1124日,由浙江大学民商法研究所、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社交金融研究院联合举办的“中国民间借贷专题研讨会”在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召开。研讨会汇聚了全国10多位来自金融、法律等领域的专家、学者和行业领袖,共同探讨网络时代中国民间借贷的现状和未来发展。

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正在从资本穷国变为资本大国,民间借贷规模和影响迅速扩大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问题。然而民间资金的大量流入,一方面缓解了资金需求方,尤其是中小企业的融资压力;另一方面也使得在市场供需两旺的情况下,利率容易在受不到有效管制时不断攀升,以致达到一个各方都承受不了的高度。饱受争议的民间借贷,我们究竟应该用什么样的眼光来审视呢?


上海财经大学商学院钟鸿钧博士表示,小微企业和家庭的信贷活动都是可以创造财富的,民间借贷在其中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但是,民间借贷本身的风险也不容忽视,例如超高利息的贷款、高风险的贷款人和高风险的项目。对于这些问题,钟鸿钧认为社交金融是一种可供借鉴的解决方式。“借贷双方的强社交关系有助于减少信贷配给问题,通过社交关系进行的信贷活动弱化了信贷违约动机,降低了风险甄别成本。”钟鸿钧说道。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助理教授熊丙万十分关心民间借贷的催收问题。他在发言中表示,网络借贷和小额民间借贷出现违约的问题,债权人很少会通过法律的途径来解决,因此市场上也就产生了大量的催收公司。熊丙万通过对借贷宝等网络借贷平台催收模式的调研后表示,标准化的催收协议、职业的催收人、合法化的催收方式、规范化的收费等才能造就一个合法化的催收行业。

不止是民间借贷,P2P网贷也是当下十分热门的话题,但是民间借贷与P2P网贷之间的关系该如何来界定呢?上海财经大学投资系讲师、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郭峰认为,不应该简单地将P2P网贷等同于民间借贷,“民间借贷是基于社会网络的人格化交易,只有偶发性的民间借贷才属于真正意义的民间借贷”,而中国的P2P网贷是已经产业化的借贷行为,应该从正规金融的角度来进行审慎监管。

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副教授黄韬则关心P2P网贷平台存在的法律依据问题。他表示,中国的金融监管很多是采用牌照管理,银行可以获得牌照,但是民间金融机构要想获得一个牌照就是十分困难。很多平台是没有银行的牌照,却做了银行的事情。黄韬还指出,从直接融资到间接融资有一个庞大的金融谱系,但由于国内的金融法规并不是一个闭合体系,无法覆盖到所有的金融产品方面,这种结构性欠缺亟待修补。

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副教授、民商法研究所执行所长陆青结合个人的实地研究表示,互联网金融自身也走过了一段漫长的道路,从最开始的个别企业铤而走险行成资金池,到现在一步步规范,来保障投资者的资金安全,互联网金融监管也是在摸索中前进。会议上,陆青还特别强调,对民间借贷规范问题的思考必须具体落实到交易结构和各种合同法律关系中具体判断和回应。

规范化的借贷关系应该得到法律保护,与会专家最后把焦点集中到了民间借贷的监管方面。

上海市人民检察院金融检察处处长、上海交通大学“双千计划”教授肖凯提出,应该从消费者保护的角度考虑消费借贷的监管方向。他指出,中国传统上是高储蓄国家,现在50岁以上的人仍然习惯储蓄而厌恶借贷,但30岁以下群体已经逐渐形成借贷习惯,年轻人超前消费、预支未来成为新的消费趋势。因此,避免“过度负债”将是中国未来消费信贷监管的一个重要考量。作为对弱势消费者的保护,防止其受到不负责任放贷的损害,甚至“高利贷入罪”也有可能成为立法的一个选项。

作为实务界的一线人员,借贷宝副总裁曾军认为,刚性兑付仍是行业主流,平台不断做大规模,用今年的风险准备金填去年的坏账,把不良债权匹配给新进来的理财用户,击鼓传花,这实质就是影子银行。而借贷宝是纯粹信息中介,不提供担保,用户自担风险。曾军认为,刚性兑付是系统性风险之源,应该鼓励暴露风险,并且容忍风险,可以天天出小事,只有这样才不会出大事。

在总结发言中,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院长傅蔚冈表示,面对网络借贷,监管机构需要做的是通过精准化的监管手段和网络借贷的特点相匹配,将私人借贷透明化,而不是将其驱赶到地下。傅蔚冈认为,借贷宝为代表的网络借贷平台作为一个信息中介,把线下分散化的熟人借贷通过网络平台标准化,降低了交易成本,也体现了信用的价值。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陶然: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及其挑战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
  • 李步云法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