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鸿儒论道

中国经济转型升级中的投资机遇

经过三十年的高速发展,中国经济结构不断蜕变,发展前景不断拓宽,国际环境也日趋复杂。“十九大”明确提出,要把中国经济“由大变强”作为今后一段时期经济转型升级的目标,着力提升中国经济发展的质量和效率,转变经济增长的动力与源泉。对企业家、投资者而言,未来五年、十年、乃至二十年的机遇在哪里、挑战在哪里?如何选择相应的发展战略与投资策略?

2017年11月10日,鸿儒金融教育基金会和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联合主办的第115期“鸿儒论道”论坛在上海举行,论坛邀请到了博海资本有限公司董事长、投资总监兼首席经济学家孙明春先生,深入解读与分析了目前中国经济发展的现状、挑战及发展与投资策略。


孙明春首先分析了中国经济发展现状,中国的GDP增长率于2007年见顶,GDP增量于2011年见顶,工业企业的盈利能力于2010/11年见顶,投资刺激已不可持续,投资高增长难以维系,杠杆率增长过快,资产价格面临泡沫风险等,从历史上来讲,经济再难维持以前的高增长了。

他认为短期来看,中国经济转型的挑战是防范系统性经济与金融风险,这也是从去年六中全会到今年5月的金融工作会议包括到“十九大”报告里面专门讲的“底线”。金融风险已上升到不得不认真对待的地步,决策者必须小心谨慎地采取预防性措施,主动、有隔离、有序地挤压泡沫。决策者防患于未然的政策措施(如主动去杠杆)有可能导致经济与金融体系出现阵痛,但系统性风险可控。

中长期来看,中国经济转型的挑战是如何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快速的经济增长和收入增长导致劳动力成本迅速上升,快速侵蚀掉中国在劳动密集型制造业的竞争力。2020年,中国的人均GDP将超过10,000美元,届时中国将失去“世界工厂”的地位。很多证据表明,产业转移已经开始,并正在加速。

经过这一系列诸如反腐倡廉、军队体制改革与重组、户籍制度改革等,中国经济从上层建筑到最下面的经济基础的稳定性变强了,我们的社会可以接受更低的经济增长率,不会因为经济出现了波动,引起社会的波动。由于在经济稳定与社会稳定之间构筑了更坚固的“防火墙”,决策者可以承受更大的短期阵痛,更专注于实现中长期的目标。

孙明春认为经济的转型升级是实现中长期目标的唯一出路,主要有以下几个层面:一是经济增速从以往的10%左右逐渐下降至5%左右;二是经济结构转型,新兴行业不断崛起,传统行业逐渐衰落;三是经济体制将更加市场化、私有化和更高层次的对外开放;四是增长动力从投资驱动转向消费驱动;五是增长潜力从要素投入转向创新驱动。

中国经济转型将给投资带来巨大机遇(包括实业投资、兼并收购、股票投资、股权投资等)。产业升级、消费升级、技术/模式升级、美丽中国等都会成为中国经济升级中的投资主题。

最后他指出今后5-10年是中国经济“由大变强”的关键历史时期,只要不影响社会稳定,经济的周期性波动和市场出清对中国经济的长期可持续发展非常必要。汇率贬值、行业整合、优胜劣汰都会提升中国企业的国际竞争力,经过多年的大规模投资,中国企业目前比世界上绝大多数经济体的企业都享受更好的基础设施服务,因此更有可能在接下来一轮的全球产业竞争中占据优势。经济调整会提供绝佳的兼并收购和“抄底”的机会,因此要保存实力、囤积“弹药”,培养穿越周期的能力,争取抓住经济调整的历史机遇大举扩张,兼并收购,抄底建仓。抓住转型升级的机会开拓新领域和新能力,增强核心竞争力。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高利民先生、长安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健先生也参与了本次讲座,并对孙明春发表的演讲做出了评议。

高利民补充道,中国劳动密集型制造业的衰落,不是说劳动密集的产业不行,他认为中国的劳动密集型的产业现在是方兴未艾,尤其劳动密集型的服务业。随着城市化的发展和互联网平台的兴起,中国初期劳动力的效率大幅提高,尤其是餐饮行业和快递行业。另外依托互联网平台(如直播、微博、头条号些非教育的人力资本也得到大量的释放。

王健站在证券市场角度,分析了未来证券市场的发展趋势,他认为“十九大”报告让大家对国家充满信心,在国务院成立了金融稳定委员会之后,而且在去杠杆的情况下,中国债券市场不会波动特别大,随着国内企业的增强,可能会形成一个以基本面为主导的慢牛的行情。未来市场可能只选择强的公司,二八、三七现象越来越明显。

本次【鸿儒论道】由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执行院长傅蔚冈主持。几位专家还与现场参会者就债务、房地产、人民币汇率、资产配置等问题进行了探讨和交流。

【鸿儒论道】是由鸿儒金融教育基金会与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联合发起,并获得香港东英金融集团和上海淳大集团的支持,双周定期举行。论坛关注中国金融与宏观经济中的各种问题,致力于为学者、监管者和业界专家搭建跨界交流的平台,为中国经济和金融提供专业意见。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陶然: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及其挑战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
  • 李步云法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