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媒体报道:鸿儒论道

【财新网】“体制内”资金充斥私募股权市场 亟需公平公正遴选标准

受益于体制内资金大量流入,近两年私募股权基金规模增长迅速,但2万多家基金管理人中,单体“小乱散”现象突出,私募股权基金是“门口野蛮人”还是实体经济直接融资重要渠道?亟待行业发展验证。

“经济的稳定增长需要增加直接融资。中国经济需要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这也正是中国私募股权基金诞生的土壤和背景。”日前在鸿儒金融教育基金会和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联合主办的鸿儒论道论坛上,盛世景资产管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吴敏文说道。

在过去两年多的时间内,私募股权的增长从1.9万亿增长至6.4万亿。规模呈滚雪球式增长,吴敏文表示,主要原因是政府资金,体制内国有企业的资金以及金融机构的推动。也就是说,私募股权的资金绝大多数仍然掌握在体制之内。

与之相对的是,目前私募股权基金单体规模偏小。根据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公布的最新私募基金备案登记情况显示,截至2017年8月底,在中国基金业协会已登记私募基金管理人2.07万家,管理基金规模10.21万亿元,平均单体规模仅1.68亿。管理规模超过100亿的基金只有169家。

吴敏文认为,体制内资金流入私募股权基金,应当有公平公正的标准选择基金管理人,减少掮客套利空间。两万多家基金管理人要实行分类监管,如果不分类监管,一定是劣币驱逐良币。“必须尽快推出分类监管,将扶优限劣监管政策落地,好的公司、大的公司就应该给予特殊的政策待遇,培养一批行业的标杆。”

影子银行也是私募股权基金募资重要来源。影子银行有近30万亿的规模,部分资金经过多层嵌套绕道进入私募股权基金,穿透困难。“银行的股权配置往往沦为了名股实债,真正意义上的股权投资则不到2%。股权投资能不能走出银行和传统金融机构的思维定式,需要在收益性、风险性、流动性等各方面重新考虑。”

吴敏文称, 私募股权基金通过多种方式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包括支持IPO。据清科数据统计显示,今年上半年,VC/PE支持的上市企业数量为147家,占中企上市总数量的55.1%,渗透率过半。

但投后管理成为制约行业发展因素。“从国际市场的经验来看,美国相当一部分上市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就是基金。而这在中国尚不能落地,一个主要的因素在于基金作为管理人角色,难以确定实际控制人,从而无法确定最终责任人。”

近两年来,监管层严格限制并购重组意在打击忽悠式重组。PE通过并购重组退出渠道也受到阻滞。吴敏文表示,退出通道的受限客观上形成了市场豪赌Pre-IPO的风气。过度依赖IPO扭曲了私募股权投资的投资生态,一家企业的投资前景反而被短视获利替代。由此带来的结果就是投资缺乏创新,成长型投资被套利型投资取而代之。吴敏文表示,常规的PE投资,理想状态能上市约10%,20%左右会失败,70%则靠并购。

吴敏文表示,当前中国的私募基金已经超过十万亿规模,但还没一只私募基金上市。反观美国资本市场,黑石自2007年成功上市已历经十年,从门口的野蛮人转变为公众的、透明的、善意的收购。作为重要的历史性实践,黑石的成功催生最近这十年美国PE快速发展,这与金融危机后美国经济迅速复苏,资本市场屡创新高形成共振。

此前8月30日,国务院法制办发布了《私募投资基金管理暂行条例》(征求意见稿),对于纳入监管的私募基金范围及管理人负面清单管理提出明确规定,并对私募基金行业提出了更高的合规要求及更严格的行政处罚。

财新网 | 见习记者:朱琳娜 | 2017-10-18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孙明春:中国经济转型升级中的投资机遇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
  • 李步云法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