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别对富豪榜太认真,那不过是场游戏

傅蔚冈 / 2017-10-18 10:08:06

胡润富豪榜的数据再一次遭到公众质疑。近日,胡润研究院公布了2017年的《胡润百富榜》,名为百富榜,但是这个榜单一共统计了近2000人。这个榜单一经发布就引发了公众的高度关注,一是因为此前的排行榜从未对这么多的富豪进行过排名;二是这个榜单出来后有大批的上榜富豪纷纷现身批评榜单数据失当——在这份排行榜单中出现了43位阿里系股东,而其中多位都发表了对这份榜单数据的质疑。

富豪榜榜单数据没那么真实

尽管遭受这么多人的质疑,但榜单发布方还是说自己的数据是经得起质疑的。那么,这么多的数据都是从哪里来?最简单的当然是查询各大上市公司股东名录,但并不是每一家公司都像上市公司一般有这么完备的财务数据。那么,这些数据又是如何统计出来的?

此前曾有媒体报道了这些排行榜的工作,大约每个排行榜都有近100名工作人员来整理相关的数据,他们的日常工作包括查询、获取公开的上市公司的股权报告、财务报告以及收集媒体对上榜候选人、候选公司的公开报道。对于那些已经上市的公司来说,排名会相对简单,因为在上市公司的大股东名单中都可以找到其股份份额,然后再作简单的加减乘除就可以计算出财富总量。但是对于那些未上市公司的股东财富,就没那么简单了。

首先,公司的估值难以确定。对于上市公司,确定其市值的办法很简单,那就是根据每天股票交易的价格来确定其价值。但是,对于那些非公众公司而言,因为其股票不是在公开市场交易,因此其价值就难以确定。通行的办法是选取其所在行业的已上市公司作为对标,从而确认其估值。比如彭博亿万富翁排行榜通过参照同类上市公司的企业价值、利润比率、股价或盈利比率(即市盈率)等,对未上市公司进行估值。当所有权或未上市公司的资产无法核实时,这部分资产将不会被纳入计算。比如说这一届的宗庆后,他一手缔造了娃哈哈这个中国最大的食品饮料企业,但是该公司却一直没有上市,因此对他身家的估计就只能按照公司的利润数再结合行业的情况予以估值。

尽管公司的估值难以确定,但是与个人拥有的财富相比,公司估值还是较为简单——毕竟一个公司的利润都有现成的财务数据。但是具体到个人,这些排行榜又该如何确定其财富?上市公司会公布其大股东名单,但是对于隐藏在其中的小股东名单,第三方也很难知悉;更有甚者,很多人为了防止自己的财富数额不被第三方知晓或者其他方面的考虑,还通过代持等方式来控制其公司。

这次胡润财富榜之所以引发一些当事人的集体非议,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即在于此。对于一个非上市公司,它的股东名单是有人数限制的——即不能超过200人,尽管各个公司都会有相应的股权激励措施,但这些措施大都是高度保密,外部很难知道其具体的份额,甚至内部员工也不知道其他员工的股份份额——就像员工的工资高度保密一样。

财富榜排榜就是一个生意

从这个意义而言,对非公众公司的估值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一个游戏,而对非公众公司股东的财富估量就更是游戏。既然如此,为什么榜单的发布者却对此津津乐道?而市场上的榜单也越来越多?很大程度上,排榜就是一个生意。

当然,我们说榜单是个生意,并不是说将谁排进榜单或者从榜单中除名需要付费,而是说榜单会吸引公众的注意,而这个注意就是生意。对于公众而言,谁进榜了,谁又出来了,就是一个谈资而已;但是对于榜单的发布者而言,它可以通过此获得更大的收益。福布斯杂志如果没有了排行榜,估计杂志的销量和广告会少很多;如果不是因为富豪排行榜,我们怎么会知道英国人胡润?

也正是如此,有越来越多的机构加入了富豪排行榜的发布行列。比如从2013年开始,彭博社也推出彭博全球亿万富豪榜,而它的特点就是实时更新,而其他的榜单大都是以年为单位,一时间它在富豪榜大战中后来居上。

同样的富豪,但是在各家榜单上的财富并不一致,其位次也不一。我们无法简单说谁计算错了,谁才是对的,因为各家的方法和数据来源并不一致。但是,各种各样榜单的存在,会减少一些各种离谱的排名,毕竟要做到权威还是得靠事实说话。

刊于《新京报》 | 2017-10-18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孙明春:中国经济转型升级中的投资机遇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
  • 李步云法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