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鄙视链缠绕新中产

高利民 / 2017-9-25 16:39:00

苗条鄙视肥胖,法棍鄙视包子,苹果鄙视安卓,马拉松鄙视广场舞,矿泉水鄙视甜可乐,星巴克鄙视保温杯……尽管并不常见于正式媒体,鄙视却实际上无处不在。

传统的鄙视,源自“出身”,所谓“老子英雄儿好汉”,主要表现为上位阶层对下位阶层的等级优越,多半是外部赋予的、世代继承的、相对固化的,与自身努力与否关系不大。知识阶层兴起后,出现了学术、艺术等需要投入大量时间、训练等人力资本的新领域,一方面挑战传统的基于出身的鄙视体系,所谓“肉食者鄙”,一方面将鄙视版图扩张到精神领域,“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鄙视可以美学化、哲学化。进入现代社会后,鄙视变成了消费需求,也变成了市场供应,鄙视变成了可以交易的消费品如LV、Prada,变成了可以交易的服务如七星宾馆三星米其林,变成了生活方式如去拉萨跑全马。

随着时代的发展,鄙视也相应地不断与时俱进。

在当前的消费升级大潮中,鄙视也呈现出新的变化、新的诉求、新的特点,这里列举——

“反污染”。作为世界工厂的另一面,水、空气、食物成了污染的三大重灾区,这些污染因着中产阶层的大量出现及其消费升级而变得异常敏感,对此有人评价说消费升级就是敏感放大。这个敏感不仅成就了矿泉水、进口奶粉、多肉植物、衣物消毒液等等卫生相关品类的爆发;还造就了高度防御性的深层心理机制。其中,对不讲卫生的鄙视成为最为鲜明、最为突出的一点,几乎成了中产身份的标配。

“小白蔑视”。“发烧”,是消费升级中发展最快的若干分支之一,对于兴趣或偶像投入大量的时间、金钱、资源,有人称之为“信徒经济”。这个信徒经济的一个核心机制是“等级晋阶”,信徒不仅从“皈依”中得到满足,还同时从对“小白”的蔑视中得到优越满足,并获得晋阶动力。

“痛苦对价”。减肥、节食、素食、马拉松、百词斩、“断舍离”,“自我管理”是消费升级中长盛不衰且不断进化的大宗,这是含有“痛苦对价”的“痛并快乐着”。作为痛苦对价的奖励,一方面是超越的喜悦,对自身的超越、对过去的超越,另一方是对外部世界的优越、对庸常的鄙视、对凡俗的鄙视。在这里,鄙视成了一种成就,鄙视能力的达成成了一种成就等级的标志。

总结起来,消费升级赋予鄙视以新特点,鄙视成就了消费升级的新变化。鄙视可以扛着反污染与环保的大旗;可以是发烧晋阶的动力;也可以是痛苦对价的成果和成就。

从鄙视的角度观察消费升级,有助于我们更全面地理解消费升级、更接地气,也有助于廓清萦绕在消费升级诸多观点周围的甜俗的雾霾。

本文首发于2017年9月21日《南方周末》

  • SIFL年会2017报名
  • 【鸿儒论道】陆挺:从新周期之争窥探中国经济波动与趋势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李步云法学奖
  • 年会热点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