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鸿儒论道

中国经济没有进入新周期

2017年上半年,我国经济呈现“缓中趋稳,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但仍存在不少经济风险和问题。伴随去库存、去杠杆等宏观政策调整,经济动力新旧迭代,下半年宏观经济将迎来发展新起点。那么,如何评价和判断当前经济形势及未来宏观经济走向?

2017年9月22日,在鸿儒金融教育基金会和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联合主办的第112期【鸿儒论道】论坛上,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学家、经济预测部主任祝宝良,首先对当前经济形势做出了评价。他认为,2017开年以来的经济发展延续了2016年下半年以来稳中有进、稳中向好的态势,供给侧渐企稳。在需求侧,内需有所减慢、外需明显改善,投资增速有所下降。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结构调整取得进展。

祝宝良认为,今年以来的经济延续2016年下半年以来“供给企稳回升,内需相对乏力”的特点,经济企稳是企业增加库存和出口增长的结果。世界经济复苏好于预期,政治周期、设备投资周期、房地产周期对投资有一定支撑作用,价格上涨反映在房地产上,但没有新周期,即没有通货紧缩,也没有通货膨胀,供求关系基本平衡,内需减慢是我国进入经济发展新常态后,需求结构变动的结果。就业基本处于自然失业率水平上,实际经济增长水平接近潜在增长水平。经济的核心问题是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高全要素生产率。

他指出当前经济发展仍存在的几大突出问题:第一,结构性矛盾依然严峻突出,产能过剩与供给不足并存。供给不足主要在于高端产品和服务部门,去产能更多靠行政手段,导致进口增加和价格大涨,僵尸企业难以淘汰,国企改革停滞不前。第二,房地产问题没有有效解决办法,长效机制还没有建立起来,包括土地制度、税收制度等。房地产去库存过程中,销售量、价格、投资增长速度出乎意料,价格上涨是活还是土地供给错配原因不清;第三,企业经营困难,内生动力不足,企业生产经营成本居高不下,企业杠杆率高达160%,投资意愿不强,M1增速再次提高;第四,金融领域风险加大,监管与保持流动性有矛盾;第五,需求管理政策效应减弱,增量资本产出率大幅度提高,社会融资总量增速快于经济增速;第六,国际经济和宏观政策前景仍不确定。

针对经济新周期的争论,祝宝良认为总的来看,中国经济没有一个新周期,可能现在叫做新平台、新阶段更为合适。产能还没完全除清,真正要除清还是要供给侧改革,要把杠杆去到一定水平。但即使去杠杆也万万不可着急,去杠杆的过程就是新旧动能转换的过程,同时要把大量的低效基础设施建设的增长速度压下来。


在人工智能暗涌的时代幕布下,祝宝良认为,下一步的政策取向应当坚持供给侧改革。过去行政手段副作用大、市场手段推而不进,今年新启的法律手段、环保手段等,都是有利于促进产业转型和结构调整的有效措施。特别是在人工智能暗涌的时代,应当放宽文化、旅游产业等现代服务业的准入门槛,配合张弛有度的财政政策、货币政策,但关键还是要靠深化改革、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作用。

麦格理集团首席中国经济学家、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胡伟俊、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副教授钱军辉出席了此次活动,并分别针对祝宝良的演讲内容做出评议。

胡伟俊认为,从2016年到现在,经济的复苏供给侧改革固然是重要因素,但最重要的因素还是出口和房地产。所以预判接下来2018年的经济走势,最重要还是要看下游这两个大的驱动力和房地产、出口是否能持续。供给侧改革简单来说更多来说是分饼,而把饼做大则关键在房地产和出口这两个上下游。中国的去杠杆问题主要集中在政部门或国企内部,民营企业其实杠杆率并不高。去杠杆实质上是要解决一个资本错配的问题。

钱军辉对祝宝良提出的“转型忌急”的观点表示赞同。他认为,暴风骤雨式的政策实则会伤害到中国一贯比较支持商业的态度,而这是一种非常宝贵的吸引外资的法宝。中国经济的优势是具有非常完整的产业链,大国经济发展的目标应当是多元化的,既要有环保,也要有经济增长,还要有就业,所以应当避免这种过于急猛的政策。

本次【鸿儒论道】由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执行院长傅蔚冈主持。几位专家还与现场参会者就技术创新、税制改革、地方政府债务等问题进行了探讨和交流。

【鸿儒论道】是由鸿儒金融教育基金会与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联合发起,并获得香港东英金融集团和上海淳大集团的支持,双周定期举行。论坛关注中国金融与宏观经济中的各种问题,致力于为学者、监管者和业界专家搭建跨界交流的平台,为中国经济和金融提供专业意见。

(文字编辑:Tina)


  • SIFL年会2017报名
  • 【鸿儒论道】陆挺:从新周期之争窥探中国经济波动与趋势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李步云法学奖
  • 年会热点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