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媒体报道:鸿儒论道

【中国房地产金融】沈建光:美元已是强弩之末兼论中国经济新周期与旧模式

今年,美联储第四次加息,美元指数却依旧走弱,甚至跌至93以下,一改过去三年的走强态势。反之,欧元持续走高,去年GDP增速超过美元,伴随着欧洲经济的强劲复苏还将呈上升趋势。国内,今年的GDP增长也相当强劲。第一、二季度同比增速均达6.9%,消费、投资、净出口三驾马车同时发力实属罕见。

美元走势左右全球经济市场。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全球经济体的经济前景和政策走向将如何演变?

8月25日,瑞穗证券亚洲公司董事总经理、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在鸿儒金融教育基金会和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联合举办的第110期“鸿儒论道”论坛上,阐述了他对弱势美元背景下全球和中国经济的展望。

同时,沈建光接受了《中国房地产金融》的专访,进一步分析了美元不被看好的原因、欧洲经济的复苏情况,还向我们透露了他对十九大后中国经济将发生变化的期待和预想。

为什么不看好美元走势

“去年我已说美元是强弩之末了。”沈建光表示。

从最新数据上看,美国财政情况的确不容乐观。今年美国经济一季度增速下滑,二季度增长有所回暖,但整体情况依旧低于预期,IMF也随之下调了对美国经济的预测。其次,美国经济地位也在下降,GDP总量占全球的比例从本世纪初的三分之一,下降至如今的22%,整体趋势都决定了美元不会太强。

而为什么美元持续走弱,不被看好,沈建光提到了主要三个原因。

首先,美联储加息,但美元未必升值。从理论分析,美联储加息,通过息差的变化影响资金流入,从而推高美元,这一逻辑是支持美元升值的。但沈建光认为,理论往往和实际不一样。“我做过一个研究,把美联储从上世纪70年代以来的七次加息周期都进行了统计。这个阶段内,美联储的加息幅度总是特别大,甚至有一次性加15个基点的情况。但是,加息之后,美元没有一次是增值的,都在贬值。”加息之后美元必须升值,只是大家根深蒂固的一个观点,未必准确。

“包括今年,美联储四次加息后,美元还是跌,从100降到93。在过去的统计中,只有两次短期加息,带来美元升值了。但这两次例外地短暂走强,反而使得经济难以承受,让美国陷入危机,最后美联储不得不扭转政策,转为降息。所以这次,如果超预期进行加息,美元大幅度升值,还将面临经济衰退和崩溃的结果。”

第二点是美元的周期性规律预示其见顶。“我发现,每次美元走强或走弱阶段,都是五六年的时间。第一次是五年多,第二次美元周期六年多。而这次周期,从2009年美元开始反转的低点起算,已经有八个年头,所以从周期的角度来看,强势美元也已经快到达尽头。”同时,根据沈建光的统计,每轮周期,美元的涨幅都在逐步收窄,峰值在逐步下滑。

最后一点,“去年大家对美国、对特朗普过分乐观。”然而,特朗普的医改提案失败,税改推迟,基建投资面临高涨的债务堆积的制衡,以及接二连三的政治丑闻都使债台高筑的美国经济雪上加霜。国共两党之间的内斗也在呈现日趋紧张的状态,这些不确定性都会对美元形成冲击。

市场对美国普遍乐观,对欧洲比较悲观,是国内大部分人的观点。而沈建光却不这么认为,非美元货币的积极表现,尤其是欧元的复苏走强,也是他不看好美元的一个重要原因。

欧洲经济复苏超预期

“这段时间我对欧洲比较看好。”今年六七月,沈建光到访了欧洲,跑了17个城市,与近50家欧洲大型企业的投资总监、财务总监进行了会面。过去,他也曾在欧洲待了十几年,坦言可能有对欧洲的倾向性。但是根据其前不久的亲身所见所闻,沈建光表示依旧对欧洲市场持有乐观态度。

“去年欧元区GDP增速是超过美国的,今年上半年还超过美国,从GDP角度来看还在往上走。这是我为什么看好欧洲,我认为这是一个美元长周期,而不是短周期。你看IMF今年只调低了美国增速。”

的确,从数据来看,今年欧洲大陆PMI指数反弹,失业率整体下降,一季度GDP季率终值为0.5%,年率终值为1.7%,都高于美国同期表现。作为美元指数的最重要权重,欧元的积极表现制约美元。

以经济形势最为乐观的德国为例,去年德国财政收支全年盈余高达237亿欧元,创1990年两德统一以来的最高值。另一方面,德国6月份失业率为5.7%,继续保持在历史低位。加之其工业和地产业也都十分强劲,房价上涨,财富效应慢慢产生,国家财政拥有着巨大的财富空间。

针对德国,沈建光还分享了他的个人经验。“德国经济情况其实不错,我在德国待了几年,之前那几年德国房价都不涨,现在翻了一倍。以前我发现德国人不买房,德国人说,德国房子永远涨不起来,我们又不能加租,管理又很严,为什么要买房子。现在过了两三年,发现欧央行德国同事全都买了房子。大家发现买房可以赚钱,就开始买房,所以现在德国房地产非常强劲,而且才刚刚开始涨,市中心房子最好地段也就 8 万一平方米,上海也要 20 多万。”

不仅德国,连数年前曾深陷危机的部分欧洲国家也在呈现反弹增长的态势,如西班牙今年经济增速也将可能超过 3%。

同时,欧洲政治风险也在降低,黑天鹅事件并未出现,火车头德法两国的领导人很可能进一步推动欧盟一体化进程。相反,英国脱欧后遇到一系列问题,经济情况并不理想,恐怖袭击事件的接连发生,也让欧盟内部“疑欧”情绪有所缓释。

中国经济的新周期与旧模式

谈到国内经济,2017年上半年,中国GDP增长结束了自2014年底以来的逐步下滑态势,消费、投资、净出口三驾马车一起发力,经济表现超出预期。不同学者对此持有两种态度,乐观派称此为新周期的开始,而悲观派认为这主要得益于以投资拉动的旧模式。

沈建光的观点是,新周期固然亮眼,旧模式依旧凸显。

“高科技行业、互联网行业有很多新领域崛起,中国产业升级换代,对国内经济贡献很大。我们抓住了全球经济复苏的机遇,基建产品出口大幅度反弹,净出口对GDP拉动时隔两年转向正数。出口升级的发生,资本密集型出口的增长,让出口成为了今年经济增长的新亮点。中国的产品在美国劳动力密集型产品的市场占有率之大,能够消除中美贸易战全面打响的威胁。”

“新旧转化过于强调形式的差异,我们并没有看到新周期中靓丽的龙头能引领经济,反而旧模式中的传统行业并没有消失。”沈建光接受《中国房地产金融》采访时表示。

房地产、机械设备业作为旧模式,其贡献依旧是非常巨大的。“投资仍是本轮经济增长的最重要推力。房地产投资方面虽略有回落,但得益于核心城市周边的三四线城市房地产销售向好,且与投资相关的高频数据实现V形反弹。”

当然,国内整体形势良好,但不代表没有风险。“灰犀牛”是近来经济学家的热门词,和黑天鹅类似,比喻大概率且影响巨大的潜在危机。沈建光也提到,中国经济正在面临着“灰犀牛”的威胁,金融风险需要谨慎防范。

“今年开了两次会议就是防范金融风险,说明中央对金融风险多重视。金融风险主要是债务高,你说债务低怕什么金融风险?”而一旦降杠杆,降债务,像房地产这样的旧模式肯定要下降。

怎么去防范?“今年的货币政策比去年有所收紧,更需要我们保证金融安全,守住金融底线,防范影子银行的风险。在财政上,中国财政赤字的真实值比实际要大,债务风险加大,需要谨慎防范。同时,人民币贬值和资本外流的压力,时刻提醒中国需谨记亚洲金融危机、日本泡沫危机破灭和美国次贷危机的教训:避免一次性大幅贬值与重新审视资本项目开放;避免政府强势刺破泡沫;不放弃雷曼式救助。”

至于八部委发文针对金融空转问题,沈建光认为设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进一步坐实监管决策机构,是中国面对时代发展应尽早完成的挑战。“过去所有金融会议都在谈如何发展中国金融市场,如何让中国金融机构发展壮大。然而这次没有提到这个,只围绕两点。第一,防范金融危险;第二,金融要服务实体经济。这说明了什么,金融已经过度膨胀了,你要回归本原,服务实体。这两点在今后五年,也会对国内金融、证券空转造成很大的影响。”

最后,谈及国内经济的未来展望,离不开十九大,沈建光表示,中国经济可能会开启一个全新的模式。

“如何解决扶贫、社会公平问题,房地产是核心的一环,我觉得这是今后五年内变化的重点。”中国房地产对租赁市场的重视和对租售同权的追求,在近期开始已经有所体现。

另外,“一带一路”策略也充满潜力。“这次到欧洲去听到一个非常好的消息,在西班牙港口当时私有化的时候中国人买下来,当时都不看好,中国人买下来的,现在情况非常好,这也是‘一带一路’成功的地方。”

中国房地产金融 | 记者:卢宝宜 | 2017-09-13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陶然: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及其挑战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
  • 李步云法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