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媒体报道:研究员

【法治周末】“无现金日”营销引争议

马云曾经在发表演讲时分享过一个段子——“西湖边上有个乞丐,面前放的不是钵不是碗,而是二维码。”

事实上,近几年,移动支付已经走进了人们的日常生活,“扫一扫”的结账方式正逐步代替现金支付的主流地位。瞄准这一商机,各移动支付软件之间的线下用户争夺战,也一直未停歇。

8月以来,微信支付和支付宝两大“巨头”打响了“无现金日争夺战”,苹果支付、百度钱包等第三方支付机构也纷纷入局参战。

面对支付巨头们给出的丰厚回报,有的线下商家为了达到业绩标准,明确对消费者表示不接收现金,只接受移动支付。一时间,这种强调“无现金”支付的商业营销方式也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据了解,央行武汉分行近期已与蚂蚁金服进行沟通,并提出在宣传活动中删除“无现金”字眼,商户不得拒收人民币现金。对于无现金活动,央行总行的态度是,对于市场推广行为不做干涉,但不应有拒收现金的行为。

现状:监管之下宣传语已做修改

其实,对“无现金”支付活动的推广,监管部门一直在密切关注。据了解,央行副行长范一飞近期在一次央行内部座谈会上就明确提出,“对社会上片面强调非现金支付的行为,要加强宣传引导和规范”。

据媒体报道,7月底,央行武汉分行约谈蚂蚁金服公关部负责人,明确提出三点要求:一是在“无现金城市周”活动中去掉“无现金”字眼;二是撤掉所有含有“无现金”字眼的宣传标语;三是公开告知参与商户不得拒收人民币现金、尊重消费者支付手段的选择权。

记者了解到,在监管和舆论的压力下,目前,蚂蚁金服已将“无现金周”的说法转为移动支付“黄金周”;微信活动页面上的文字表述,也将“无现金生活”改为“微信支付智慧新生活”。

蚂蚁金服集团CEO井贤栋向商家发出公开信强调,“无现金城市周”主旨是希望让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感受到移动支付的便捷,同时,也让商家收获移动红利,促进打造智能化与绿色低碳的现代化城市;微信支付也公开表示,用户需求和商业规律决定了完全的“无现金社会”永远不会出现,但一个新的智慧生活时代已经到来。

记者注意到,此前,阿里巴巴旗下的盒马鲜生门店,因被曝只接受移动支付、不接受现金,就引发过热议。不过,近日盒马鲜生相关工作人员对媒体表示,盒马鲜生并未“拒收现金”,目前13家门店均有“现金代付”通道,顾客可将钱给店员,店员用手机App代为消费者结账。

中国互联网金融创新研究院院长、中央财经大学金融法研究所所长黄震向法治周末记者表示,目前一些支付机构提出的“无现金社会”“无现金城市”等口号,顺应了时代的潮流,但这种民间行为和市场营销口号,引起了一些不良反应,例如,部分商家拒收现金的情况,给一些消费者带来了不便,也违反了国家关于人民币的管理规定。

争议:是否等同于拒收人民币

上海达晨律师事务所主任高级合伙人高兴发指出,根据人民币管理条例和中国人民银行法的相关规定,央行依法发行的货币,包括纸币和硬币;中国的法定货币是人民币;以人民币支付中国境内的一切公共的和私人的债务,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拒收;任何单位和个人都应当爱护人民币,禁止损害人民币和妨碍人民币流通。

“据此,人民币作为国家的法定货币,是我国境内清算支付的载体,任何人都不得拒绝接收人民币。因此,线下商家拒收纸币、硬币,妨碍了人民币的自由流通,违反了上述相关规定,系违法行为。”高兴发说。

记者注意到,2016年7月,据《羊城晚报》报道,珠海地区一家面馆因只接受手机支付而“谢绝现金”,就被中国人民银行珠海支行认定为是“拒收人民币”的违法行为。

一位研究央行政策的资深分析人士向媒体解释,通过微信和支付宝支付,实际是用人民币存款来支付,而存款是一种金融工具,虽然作为货币来统计,但是本身并不是法定货币。

不过,在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执行院长傅蔚冈看来,将拒收现钞等同于拒收人民币的思路有待商榷。“移动支付只是作为一种支付手段,但移动支付的货币还是人民币。如果把只用支付宝而拒收现钞视为违法,那么,很多商家只收现钞而拒绝银行卡和支票的行为、网络购物网站不支持现金支付的做法,是不是也都违反了法律规定?”傅蔚冈反问道。

黄震认为,“现金”的概念有待进一步澄清,目前我们现行法律法规认为现金就是纸币和硬币,实际上我们通过电子支付电子货币其本质也是现金,但是还没有上升成为法定形态的“现金”,今后法律要及时进行修订,以便跟上时代潮流和现实生活。

挑战:如何权衡便利和隐私

傅蔚冈认为,用移动支付取代传统的现金交易具有降低安全风险、减少交易成本等优势,但却可能意味着用户需要放弃自己的隐私。

“现金交易之所以受很多人青睐,就在于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之后,双方都无法掌握对方的信息;而若无现金交易,每一笔交易都被记录在案,则意味着每个人都毫无隐私可言。”傅蔚冈说。

业内人士也指出,随着大数据和云计算等科技能力的成熟,以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为代表的移动支付企业在线下市场不断下沉,用户的线下数据每时每刻都在被生产、收集和分析,通过用户的支付频次、支付时间、支付地点、支付金额等,可以拼接出完整的用户画像。

“现在以第三方支付为主导的无现金交易,实际上是建立了一个消费者和商家之间联系的闭环,如何让这种闭环更加便利人们的生活,却又不至于让商家过多地知悉消费者的身份信息,这可能是在今后所需要考虑的问题。”傅蔚冈谈道,如果这个问题处理不当,本应利于消费者的“无现金社会”,也可能会成为侵犯消费者权益的温床。

傅蔚冈的这种担忧并非空穴来风。中国银联发布《2016移动支付安全调查报告》显示,2016年不仅遭受支付欺诈的用户比例有所上升,受损金额也持续走高,主要的欺诈方式就有支付敏感信息泄露等。

未来:走向“无现金”需循序渐进

今年2月,支付宝对外称,希望用5年时间,推动中国率先进入“无现金社会”。今年两会期间,“无现金社会”也曾受到热议,多位代表、委员都对此提出了积极推进的建议、提案。

黄震表示,从历史进程和反洗钱、反恐怖融资等角度出发,减少现金的使用是趋势所在,国家也希望有序推进这一进程;此外,在新的网络技术的支持下,商家也更倾向于电子支付,因为电子支付不仅完成资金的转移交付,还沉淀积累了交易数据,这些数据在未来可能会成为服务的金矿。

“‘无现金社会’或是未来趋势,但现在还不完全具备消灭现金的条件,还应该尊重和照顾到一部分群体使用现金的习惯,可以逐步引导人们更多使用网络支付等方式,但不得拒收纸币和硬币。”黄震谈到,参照国外现状,西方一些国家已经做了尝试,但也做不到完全不用现金。

北京盈科(杭州)律师事务所方超强律师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支付方式的变革应当是潜移默化、润物无声地进行,随着消费者习惯的改变而最终完成变革,主动强迫消费者使用一种支付方式,无疑涉嫌侵害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据了解,中国的“无现金社会”实现方式,目前主要有两股力量在推进,除了第三方支付的兴起之外,还有就是央行推进的数字货币。2016年11月,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筹备组组长、科技司副司长姚前公开表示,央行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原型方案已完成两轮修订,至于何时推出现在尚无时间表。

那么,数字货币与人们常用的支付宝、微信支付有何不同?姚前在《中国金融》撰文指出:“目前,我国基于电子账户实现的支付已经十分普遍,然而这种方式本质上还只是一种现有法定货币的信息化过程。数字货币作为法定货币必须由央行来发行,其本身就是货币而不仅仅是支付工具。”

法治周末 | 见习记者:罗聪冉| 2017-08-15

  • SIFL年会2017报名
  • 【鸿儒论道】陆挺:从新周期之争窥探中国经济波动与趋势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李步云法学奖
  • 年会热点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