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外卖骑手的焦虑从哪里来

傅蔚冈 / 2017-8-29 16:42:04

一个骑手一年最多能送多少单外卖?今年4月份,看看新闻网以视频的形式展示了一位骑手的一天生活。这位名叫何文妹的骑手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共送了12214单外卖,跑了22412公里,到目前为止她是上海的外卖王。为什么她要送这么多的外卖?原因无非生活。

我记得视频里有这样的对话,当何文妹说她最好的一个月能挣一万块时,记者问她,“这笔钱对你来说满意吗?”何文妹的回答很坚定“肯定满意”,随后还发出了满意的笑声。

今天之所以旧事重提这位外卖王的故事,是因为有越来越多的媒体关注到了外卖行业存在的问题,甚至有人在反省:为了自己的一顿饭而让外卖骑手辛苦奔波是否合适?甚至会有道德上的内疚。那么,我们到底该如何看这个行业?看看新闻网里的微博评论区提供了一个绝好的样本:对这样每天要送近40单外卖挣320元的外卖单王,微博评论区里的意见还真是让人打开眼界。

排在第一位的是一个叫@Schapi_Erika 的网友,他的评论是“2000公里0违章的话才配得上荣誉和赞美”,这个评论收获了5793个赞和496条回复。

排在第二位的是@51特色购 的网友,他的评论是:“都不容易,送外卖的也辛苦,不顾请以后路上稍微遵守点交通规则吧,不为别人也为等你们回家的家人。”获得了6830个赞和62条回复。

排在第三位的是一个叫@兔儿紫 的评论,“现在这个时代肯努力肯定能赚到钱,至少养活家人不是问题。所以不能接受有些人混着日子却嫌社会不公平。”这条评论收获了4328个赞和230条回复。

这三条最热的评论基本上代表了对外卖骑手的三种不同态度。第一是厌恶,讨厌骑手们在送外卖过程中的各种交通违章。据市公安局交警总队统计,今年上半年,涉及到全市送餐外卖行业的伤亡道路交通事故共76起,其中“饿了么”和“美团外卖”各占26%。在这76起交通事故中,还发生了多起送餐员不幸身亡的事故。据交警部门的统计,送餐外卖骑手被撞身亡的事故中,骑手的交通违法行为是事故发生的重要原因之一。

为什么外卖骑手违章会这么多?是他们不爱惜自己生命吗?显然不是。那是因为目前的外卖的激励机制上存在问题。到目前为止,外卖骑手的工资都是按件计酬,因此要获得更多的收入就是需要在更短的时间内完成更多的单子,但是送餐员的交通违法行为并不和收入挂钩。在这样的激励机制下,骑手为了多挣更多的钱就不惜违反交通规则了,包括但不限于逆行、超速和闯红灯。有位腾讯网友在“半年76位外卖小哥因交通事故死亡 上海警方约谈8家企业”的新闻后留言:

“我是美团骑手,要解决这种(问题)是,就是要把每单的时间加长就可以。举个例子,以现在我所在的地区来说,中午多单的时候才30多分钟的时间,商家出餐就用了25分钟以上,最远要送3.5公里,还有多少时间给骑手?怎么送?只能拿命换钱。去晚了客户一个差评,扣50,打个客服电话扣500,这样怎么送?只能拿命送啊。”

第二种态度是赞赏。就像@兔儿紫 的评论那样“现在这个时代肯努力肯定能赚到钱”,何文妹并没有受过太多的教育,在上海这个城市生活显然要面对不少的挑战,但是她并不气氖,而是选择了外卖骑手这个行业。外卖骑手并不需要太多的知识和技能,他们只需要对工作的高度责任心和不怕吃苦的精神,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受得了在各种恶劣天气里穿行和上下爬楼梯。

外卖业的蓬勃发展不只是解决了很多人的吃饭问题,更是解决了很多人的就业问题。有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餐饮O2O在线用户规模超过2亿人,2015年在线餐饮收入1389亿元。如此巨大的外卖服务市场,吸引了大量从业人员加入“骑手”队伍。仅上海一地,外卖骑手就超过6万名。一个骑手的就业成为不少家庭的收入支柱,在看看新闻网的那个视频中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话就是:“她是外卖界的单王,更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如果所有人都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为家人某得更好的生活,那么中国梦的实现也是指日可待。

当然,更多人的态度是在厌恶和赞赏之间,就像@51特色购所说的那样:“都不容易,送外卖的也辛苦,不顾请以后路上稍微遵守点交通规则吧,不为别人也为等你们回家的家人。”难怪获得了6830个赞,是所有评论中最多的。

那么,如何让外卖骑手更快又更安全的把食物送达到我们的手中?看起来这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因为鱼与熊掌往往不可得兼,为了速度就会损失安全。不过,已经有企业作了类似的尝试。

早在2016云计算战略大会上,李彦宏就表达过要把百度人工智能运用于外卖业的考虑,他说:“比如同样的商家订单,先配送后配送、时间路线规划等等,都是人工智能的技术,涉及机器学习的问题。”是的,对我们用户来说,外卖只是一个简单的下单收单的行为,但是在平台来看却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流程,必须要借助于非常好的算法才能将流程优化。今年年初,《品途商业评论》曾经在一篇文章中如此描述外卖业的工作流程:

让我们以一座城为单位,想象一下每天中午高峰送餐时段的情况吧,那可真能吓死人:订餐用户在城市的任何一个角落用食指轻触手机屏幕便下了单;各餐厅忙着接单、做饭;在附近待命的送餐员迅速响应、一拥而上……庞大的订单量,短暂而集中的送餐时段,用户又在饿着肚子翘首以待,你说哪一方不紧张?仅靠人力根本无法处理如此庞大的数据,即使人海战术也不能,尤其是在这视时间为金钱、为效率的外卖行业。

当然,对于用户而言,3公里以外的美食资源和我没有一毛钱的关系,因为在现有的约束条件下,它不可能是我的菜。于是,对平台而言,它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做好半径是3公里内的配送,将骑手、用户和餐厅之间进行更好的排列组合,从而让三者受益。但是,这样的排列组合优化是非常困难的,因为骑手和每个用户之间的联系并不是平面的,而是立体的联系:很多骑手不仅要把外卖送到用户的手中,必须爬楼梯;有些则是搭电梯。这样都使得计算会异常困难,我们希望各平台能在算法提升后能够优化流程,这不仅对消费者有利,更是有利于骑手的安全。

在人工智能暂时无法实现之前,那就只能靠外部的强力推进了。以上海为例,从今年5月份开始上海浦东交警支队给近1500位外卖骑手发放了“交通文明记分卡”,从7月份开始这个做法已经在全市范围内普及了。该记分卡以一个季度为一个记分周期,一周期内满12分,该名骑手就会面临交通安全“实践”教育。如记满24分,该骑手将停岗3天,并参加在线交通安全教育培训,通过在线考试后方可复岗。如有外卖骑手记满36分,其将直接被企业清退,同时身份信息还被纳入行业负面清单。

在某种程度上,外卖骑手所面临的是当下每个中国人都在焦虑的事:如何在更短的时间内更安全的达到目标?只不过我们的目标各不相同而已。外卖骑手只是想又快又安全的送餐,而我们其他人可能想要的更多。

刊于腾讯《大家》专栏 | 2017-08-31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许宪春:十九大与中国政府统计重点领域改革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
  • 李步云法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