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鸿儒论道

弱势美元的全球和中国经济展望

美元自美联储7次加息周期后大概率呈现走弱态势,2017年美元指数跌至93以下,美元已成为强弩之末;2016年欧元GDP增速超过美元,欧元的持续走高和欧洲经济的强劲复苏加之英国脱欧,这样的国际形势会给未来中国的发展模式和经济水平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呢?

2017年8月25日,鸿儒金融教育基金会和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联合主办的第110期“鸿儒论道”论坛在上海举行,论坛邀请到了现任瑞穗证券亚洲公司董事总经理,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博士给我们做演讲。

沈建光博士回顾了一年以来市场对美元的态度,分析了美元已是强弩之末的原因,并从欧洲经济尤其是德国经济的复苏情况反观中国经济,从出口、消费、房价和投资等方面分析了中国经济发展模式,并针对中国经济正在面临的“灰犀牛”问题提出了建议,吸取三次金融危机的经验教训,在十九大的背景下对中国经济和中美关系做出了展望。

沈建光博士指出,从最新数据上来看,美元持续走弱,今年美国经济一季度增速下滑,二季度经济增长有所回暖。美国经济情况总体上低于预期,IMF也下调了对美国经济的预测。而特朗普医改提案失败,税改推迟,基建投资面临高涨的债务堆积的制衡和其接二连三的政治丑闻都使债台高筑的美国经济雪上加霜。

而与此同时的欧洲大陆,PMI指数明显反弹,失业率整体下降,经济正在强劲复苏。以经济形势最为乐观的德国为例,2016年德国财政收支盈余高达237亿欧元,创1990年两德统一以来最高值。加之其工业和地产业也都十分强劲,房价上涨,财富效应慢慢产生,国家财政拥有着巨大的财富空间。

反观2017年的中国经济,上半年GDP增长结束了自2014年底以来的季度逐步下滑态势,消费、投资、净出口三驾马车一起发力,经济表现超出预期。不同学者对此持有两种态度,乐观派称此为新周期的开始,而悲观派认为这主要得益于以投资拉动的旧模式。

新周期的观点是认为中国劳动的提高,高科技行业、互联网行业有很多新领域崛起,中国产业升级换代,对中国经济贡献很大。我们抓住了全球经济复苏的机遇,基建产品出口大幅度反弹,净出口对GDP拉动时隔两年转向正数。出口升级的发生,资本密集型出口的增长,让出口成为了今年经济增长的新亮点。中国的产品在美国劳动力密集型产品的市场占有率之大,能够解除中美贸易战全面打响的威胁。

而另一方面,房地产、机械是旧模式,中国经济从硬着陆到过热,旧模式的贡献也非常之巨大。投资仍是本轮经济增长的最重要推力。房地产投资方面虽略有回落,但得益于核心城市周边的三四线城市房地产销售火爆,上半年房地产数据并未由于严厉的调控政策而受到明显冲击,且与投资相关的高频数据实现V型反弹。

当然,我们的经济也面临风险,中国经济面临着“灰犀牛”的威胁。截至2016年末,银行业金融机构表外业务余额253.52万亿元(含托管资产表外部分),广义的表外业务总额甚至超过存贷款余额。今年的货币政策比去年有所收紧,更需要我们保证金融安全,守住金融底线,防范影子银行的风险。在财政上,中国财政赤字的真实值比实际要大,债务风险加大,需要谨慎防范。同时,人民币贬值和资本外流的压力,时刻提醒中国需谨记亚洲金融危机,日本泡沫危机破灭和美国次贷危机的教训:避免一次性大幅贬值与重新审视资本项目开放;避免政府强势刺破泡沫;不放弃雷曼式救助。

沈建光博士最后指出,十九大之后,中国经济可能会开启一个全新的模式。雄安不单单是基建,最重要是房地产新模式,中国房地产未来五年对租赁市场的重视和对租售同权的追求,可能能对贫富悬殊做根本性解决。另外,“一带一路”这一策略潜藏巨大潜力;八部委发文针对金融空转问题,设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进一步坐实监管决策机构,都是中国发展的时代机遇。当然,地方政府的关系和地方债务等问题,以及中美关系的博弈都将成为相应的关键挑战。

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管的潘英丽教授,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国际金融系教授杨长江教授和美国春山蓝基金执行合伙人,春山浦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辛威廉先生也参与了本次讲座,并对沈建光博士发表的演讲做出了评议:

(从左到右:傅蔚冈,杨长江,沈建光,潘英丽,辛威廉)

潘英丽教授认同了沈建光博士关于美元已是强弩之末的观点,并进一步分析了美元走弱的原因。一是美国的财政情况不容乐观,2016年联邦政府债务已达到20万亿;二是美国的经济地位的下降,美国的GDP总量从本世纪初占世界三分之一下降至现在的22%。整体的趋势决定了美元不会太强。潘英丽教授还指出,我国出口全球占比持续上升的空间不大,因此未来贸易保护主义的压力仍然存在;产能过剩会带来债务风险,消化刚性泡沫还十分困难;未来金融的发展趋势在于缩短金融链条、发展与新兴产业相适应的金融业态,为保证市场的透明度和资源配置的优化,要做好对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的监管,强化公司治理;培育有效率的企业组织;另外可对未来现金流确定的项目进行资产证券化,大力推进证券化资产的直接投资基金的发展。

杨长江教授补充道虽然欧元目前走强,但欧元区各国加强协调后还存在着财政领域、外来人口和移民等问题的矛盾,要解决这些问题则需要主权的让步。人民币汇率受到实体经济和金融操控的双重影响,目前人民币的走弱对经济总体是有益处的,未来还是以人民币稳定为好,增加弹性。近年来经济健康的力量和令人担忧的力量并行,在改革推进的问题上,我们做得比较缓慢,金融领域里的创新形式上的花样较多,而在实体领域内的改革反而由于空转杠杆率上升却举步维艰,因此抱着谨慎乐观的态度期待十九大后的进一步改革。

辛威廉谈到了应该为对未来经济情况预测的问题设置一个时间线。不同周期下分析的权重不同,所能得到的经济学上的解释和预测也不同,因此会拉开预测结果的差距。而站在不同立场和角度看待经济问题,所得到的利弊分析也大相径庭。美国在推广全球化的时候,希望享受全球化带来的低成本消费。而现在,美国需要把自己本土企业增强,推出了各种各样的政策,吸引外汇来到美国投资,增强它的竞争力,此时再保持美元强劲对其不利。因此美元的减弱,是一个相对短期的现象,而不尽然是强弩之末。再看中国,中国企业的健康状况堪忧,国企负债率较高、资产价格膨胀、原材料涨价较猛造成财富贬值,最终也会导致消费的下降、汇率严重失真、价格指数高于实际价值等问题。原材料猛涨会导致下游商品价格上涨,从而推高通货膨胀率,导致人们财富缩水。

本次【鸿儒论道】由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执行院长傅蔚冈博士主持。几位专家和现场观众还就经济预测及其限制和条件,民营经济的发展,企业改革和政府职能等问题进行了探讨和交流。

【鸿儒论道】是由鸿儒金融教育基金会与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联合发起,并获得香港东英金融集团和上海淳大集团的支持,双周定期举行。论坛关注中国金融与宏观经济中的各种问题,致力于为学者、监管者和业界专家搭建跨界交流的平台,为中国经济和金融提供专业意见。


  • SIFL年会2017报名
  • 【鸿儒论道】陆挺:从新周期之争窥探中国经济波动与趋势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李步云法学奖
  • 年会热点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