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兴趣专业化”催生“中国式文艺复兴”

高利民 / 2017-8-27 14:01:04

工作专业化、职业专业化是常态。比较有意思的是,“兴趣”,也出现了专业化趋势。“兴趣专业化”?这不就是“发烧友”嘛,用得着说得这么神乎其神吗,估计许多人会这么说。

这确是个好问题。传统的“发烧友”主要集中在烧碟、烧机,或者说音乐、摄影两个传统品类中,黑胶唱片、HiFi音响、单反相机是传统发烧的“三人组”。

而今天的“兴趣专业化”可要广泛的多得多了,出现了许多新型的“三人组”。其中之一是“极限运动三人组”,“攀岩”、“赛车”、“冲浪”,这个三人组,其年均增长率分别是124%103%70%(数据来自波士顿咨询BCG的相关报告)。

更普及的是“网络活动三人组”,包含了“动漫”、“网游”、“美颜”,具有强烈的互联网属性,与“极限运动”的小众性不同,这些网络活动都有着百万量级、千万量级甚至数亿量级的天量族群。

对于快速增长的上中产和富裕阶层,“油画”、“剧院”、“爱滑雪”成为了服务于蓬勃兴起的“身份美妆”需求的“身份美妆三人组”,及时响应了这个身份阶层重定位的时代特征。除了这些三人组之外,还结成了大量的双人对子,比如“健身”与“烹饪”、“阅读”与“美食”、“徒步”与“民宿”等等等等。

相比于传统“发烧”,新时代的“兴趣专业化”,有两个核心差异。

一是活动的成分、体验的成分、自我感动、自我驱动的成分远远大于对装备和器材等实物的执著迷恋。重心继续落在“装备和器材”的行为如今常常被谑称为“装逼”,而不再那么地被“羡慕嫉妒恨”了。这是因为当初昂贵的“装备和器材”所表征的金钱门槛已经不再那么的高了,稀缺和炫耀的功效大为减退。今天构成门槛要素的是“闲暇”、“认知”、“技能”的组合,有时甚至还包括了“自律”(比如健身、马拉松、跑戈壁等)、“自由”等高阶要素。

值得一提的是,与上个世代的“财务第一、健康第二”的理念不同,“审美”、“感动”、“创造”、“自律”、“自由”乃至“永恒”等高阶的精神渴望和触达成为“兴趣专业化”的成分、结果和动力,并且构成了自我驱动的正向加强。正是基于这一点,出现了“这是不是中国式的文艺复兴”的高亮提问。更深层次地看,“兴趣专业化”打破了传统上知识分子对高阶精神生活的垄断,并且这个打破是一种摧枯拉朽式的“降维攻击”。而这个“垄断打破”恐怕也正是正在勃兴的中国式文艺复兴的精髓所在。

二是“不仅达人,而且成名”。对专有技能的持续投资,热衷进阶晋级甚至“渴望成为大师”,这是“经典发烧”与“兴趣专业化”的共同之处,即“达人化”。不同之处在于,新“兴趣专业化”者更进一步,他们还可以成名并且不同程度地追逐这一点,即“名人化”,这是借助于新型的社交媒体如“微博”、“微信”得以实现的。

传统媒体主导的时代,“经典发烧”只能以亚文化的形态存在和表达,从而被贴上非主流,乃至暗黑叛逆的标签。而社交媒体时代,由于社交媒体的去中心化特征,使得社交媒体天然地亲近并追逐这些“达人”。“达人名人化”成了“技能达人化”的自然结果。反过来,也给“技能达人化”注入了动力。两者互相阐发、互相加强,建立了又一组的正向强化,推动并构成了“兴趣专业化”的大爆炸,极大扩展了中国式文艺复兴的参与面和参与度。

往深层次看,以“兴趣专业化”引领的“中国式文艺复兴”现象是中国社会构成由新兴中产向上中产阶层主导快速迁移的产物。

2000年是“上中产元年”,全国共有上中产家庭200万户。2015年,上中产家庭接近5000万户,占全国家庭总数的17%。到2020年,上中产家庭将突破1亿户,达到全国家庭总数的30%,上中产将成为社会的主导性力量。

这个上中产的主导性崛起具有一个标志性特点,即对服务消费的需求远超实物消费的需求,其中自然也包括对体验的追求和对活动的偏好,这赋予了新兴的“兴趣专业化”以体验导向的DNA

正如任何一次大规模阶层构成的变动,都催生了身份重定位的大爆炸一样,本轮的上中产的主导性崛起催生了大规模的身份重定位。“专业化兴趣”作为身份重定位的重要属性,与以往的学历、职业和就职的公司名望等传统属性一起构成了新的身份定位空间,并成为其中更生动、暗示更丰富、更具生活方式含义的一个维度。当“专业化兴趣”上升到身份重定位的道具、成为“身份美妆”的利器,那么“兴趣专业化”的大行其道就是题中应有之义。它所酝酿催生乃至升华出的“中国式文艺复兴”也就正当其时了。

本文首发于2017824日《南方周末》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鸿儒论道】祝宝良:去杠杆背景下的经济政策取向与宏观经济展望
  • 李步云法学奖
  • 年会热点回顾
  • 研究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