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共享单车乱停车的“公地悲剧”如何解决

聂日明 / 2017-8-24 10:13:23

共享单车自诞生以来,发展迅速,一二线城市的街头小巷都可以看到颜色各异的单车。快速增长的单车,给城市的管理带来新的问题,随处可见的违章停车,坏的自行车聚集,有限的道路和停车点被单车占领,影响了城市的正常秩序。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政府的城管部门想了很多办法,比如上海约谈共享单车企业,禁止新增共享单车,否则将企业列入失信名单;有些政府将特定地段列为禁停区;也有人提出电子围栏,用户停在围栏外将无法关锁。更多的做法是将违停的单车清理拖走,网上到处可见在清拖场所停的那些天量的、五颜六色的共享单车。有意思的是,共享单车企业并不愿意去领回这些车,因为要领回来,需要签署承诺书,承诺今后及时清理违停的车,而这些车值不了多少钱,承诺却需要耗费人力物力,他们做不到。

要解决这一问题,我们需要进一步看,为什么企业没有动力去解决用户违停单车、清理坏车?一辆自行车的使用成本有二:第一,购车、修车、丢失与保管的成本;第二,停车场地的租金。对于企业来说,他负担的成本只有第一项,他们不需要为停车场地付租金。

停车场地是一块公地,虽然管理权归政府,但没有直接利益人,停了车,也不会有人来追讨费用,所以使用不需要付钱。对于共享单车企业来说,停车的是收益是自己的,成本是市政府,这就会出现过度使用的现象,车满为患的本质是“公地的悲剧”。

所以违停单车泛滥的本质是产权不清的结果。要治理单车违停,部分地方政府现有的做法可能并不妥当。例如禁止新增单车投放,这意味着早期以扩张为导向的企业得利(他们的市场份额高,并且被政策加持),而一开始就精细化管理的企业的单车投放量必然会少,这是典型的逆向选择,鼓励坏孩子而惩罚好孩子。将违停单车清拖再让单车企业来领取也解决不了多少问题,既增加了城管的工作,又造成重复劳动,单车企业领回来还要再摆放在市区内。

要治理单车违停应该回到清晰产权的路径上,让共享单车企业承担停车的费用与治理违章停车的费用。试举一个粗糙的方案,政府应当先明确单车的禁止停车区(或者明确可以停车的区域),由政府公开招标一家或多家公司,专门处理一个区域或城市的违停单车挪车(至可以停车的区域)与清理等,并计算服务费用,向单车企业收费或罚款,消除无主停车区域的公地的悲剧。

这样做可以将违停的成本由企业内化,这时规模扩张的成本可能会远大于收益,企业为了降低这部分收费或罚款,将不得不致力于精细化管理,这样也变相奖励了精细化做的好的企业,他们违停控制的更好,成本更低,更容易胜出。

要明确的是,我前述试举的方案过于粗糙,无法直接用于城市管理,只是提供一个思路。事实上,单车违停治理并非易事,治理的难度也反映了中国多数城市治理的缺陷:能打赢世博、奥运这样的大仗,但在日常精细化管理中落败。

前述方案要成生效,需要有多个细节的配套才能完成。首先,单车的禁停点(或者可停点)的设计要合理,城市的主体是人,美观、整洁也是为了人,多设置禁停区、叫停共享单车、强制有桩单车,都可以达到降低违停、让城市整洁的目标,但这样做是否方便了市民?公共政策需要在市民方便和城市整洁之间取一个平衡,更需要提高管理的效率,让两者同步提升。回过头来看,如果地铁口可以直通到办公楼内、住宅小区门、政府办公楼下,共享单车是否就不需要这么多了,自然也就不会有违停了?

其次,产权清晰是一个复杂而持久的工作,但对于提高城市治理效率非常重要。这并不单纯是把某块地的产权划给谁那么简单,现实中往往会出现产权归私人但需要满足政府的规制要求,产权归市政,但私人有义务维修。在曼哈顿、芝加哥、华盛顿等城市步行时,可以看到干净、平整的sidewalk,街边墙上光洁、崭新的消防水龙头,很多sidewalk可能是归市政所有,但街边的门店、公寓有义务保持其对应那段sidewalk的清洁,避免让路人绊倒、滑倒。

中国的城市为了便于管理,将人行道、道路等的管理权都交由政府管理,方便其拆迁、修建,但政府之手有限,很难照应到方方面面,政府精力用的多,这块地方就是花园街道,精力用的少,这个区域必然要脏乱差。没有共享单车的时代,违停并不少,只不过私人担忧自行车被偷,违停乱停的个人成本较高,停车相对谨慎,所以没有引发违停灾难,政府也没有重视,这方面责任缺位的成本在共享单车时代就充分的显现出来。

城市治理是一个细致活。无论停车点的设计、人行道管理责任的界定,还是停车骑车规则的制定抑或停车费用标准设计与费用收取,都需要让各利益相关方充分的讨论,听取各方的意见,梳理成本与收益,在此基础上形成的方案,容易凝聚共识,虽然可能会有利益受损方,但最起码可以得到受益方的支持,在公议之下,利益受损方也很难弃共识而肥私利。

相较其它行业,共享单车问世以来,政府相关管理部门已有很大进步,没有一棒子打死新生事物。政府应该以共享单车为契机,着力制定规则(如停车点的划定标准、违停管理费用产生的标准),而非直接干预企业的经营行为(叫停新增投放等),将之前忽视的人行道、自行车行车与停车管理等制度梳理清楚,也引导市民文明行车停车,提高城市的文明程度,这才是治本之道。

刊于《凤凰评论》 | 2017-08-23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孙明春:中国经济转型升级中的投资机遇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
  • 李步云法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