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媒体报道:研究员

【深圳晚报】共享XX的新入局者们,谁能成为下一个滴滴摩拜?

8月18日,浙江摩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摩簦”)创始人贾勇在深圳市福田区繁花酒吧举办了摩簦伞全球发布会暨时代摩簦人物对话活动。随后,贾勇马不停蹄地赶往杭州,并在8月19日举办了第二场摩簦伞全球发布会。

在深圳的发布会上,贾勇与他的搭档,曾在阿里巴巴云计算工作的摩簦CEO易新宇宣布,7天内,摩簦将在深圳投放5万把摩簦共享伞。在未来的18个月内,投放的数量将上升到约200万把。

随着拥有雄厚资本以及顶尖大数据分析技术的摩簦强势进入共享伞市场,共享伞市场的格局即将发生改变,共享伞“战场”硝烟再起。

自2010年优步、爱彼迎等一系列实物共享平台的出现,滴滴打车、摩拜、OFO等企业在共享市场上大放异彩,共享经济迅速成为投资人关注的焦点。

据艾瑞咨询统计,截至今年7月,共享单车行业融资额已超60亿人民币,共享充电宝行业也融资超过12亿元。

在共享经济这个风口上,共享单车、共享汽车仍不断开辟新的市场,共享伞、共享充电宝、共享篮球等新型共享商品不断涌现,想趁市场稳定前抢一杯羹。

然而,在最近的一个多月以来,北京、上海等地陆续叫停部分尚没有获得消防许可、宾旅馆特种行业经营许可的“共享睡眠舱”项目,新出现的“共享马扎”项目也引发了全民“吐槽”。

共享经济入局者们的角逐将持续多久,仍需由市场给出答案。

进入共享市场的“新成员”

下午6点,如往常一样,王静下班回家。从深圳地铁岗厦站出来时,她无意间发现卖鸡蛋仔的店门前多了个圆筒,凑近一看,原来圆筒下围着一圈的是共享伞,圆筒上还摆着一个偌大的二维码牌子。

听过共享单车、共享汽车、共享充电宝,现在还出现了个共享伞?王静饶有兴趣地看了下,押金不贵,扫一扫即可借伞,对于常丢伞的她来说,遇上下雨天,这把共享伞可是“救命稻草”。

其实,在2017年年初,深圳第一批共享伞就已经面世。深圳市街借伞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街借伞公司”)作为这第一批共享伞的推动者,首次试水在深圳市龙华区投放了3000把JJ伞。

初次投放时,为了节省开支,街借伞公司只选取不收取入场费的地方投放。

据街借伞公司后台统计,晴天使用率不到30%,但碰上下雨天,JJ伞使用率达到60%以上。初次投放的3000把共享伞没有给街借伞公司带来太大利润,却像先驱者般为街借伞公司打开了深圳共享伞的市场大门。

尔后,共享e伞、魔力伞等共享伞相继进入深圳共享伞市场。但几个月下来,高丢失率、需求低频、借还不便等问题随着这些共享伞的落地,逐渐暴露在公众面前。

对比起资本对共享单车和共享充电宝的狂热,共享伞显得安静不少。目前共享伞入局者多数还停留在天使轮阶段,且主要投资方是雨伞生产制造商。

但共享伞行业仍源源不断出现入局者。截至目前,已有十余家共享伞公司加入市场竞争,多数停留在“试水”阶段。

而此次摩簦计划在未来18个月内投放200万把共享伞,强势登入共享伞战场,是试图成为共享伞界的“下一个摩拜”。

事实上,摩簦并非一厢情愿。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共享伞用户规模为130万人,预计到2017年,中国共享伞用户规模将突破400万,增长率为269.2%。同时,作为一个占据全国雨伞行业80%市场份额的品牌,天堂伞一年销售额高达20亿元。

但摩簦知道,“模仿者”容易淹没在市场竞争中,新的模式才是取胜关键。

融入城市是共享的第二条路

从5月23日确定摩簦共享伞项目,到8月18日投放第一批5万把摩簦伞,仅仅过去55天。

对于创始人贾勇而言,多年前的心愿才刚刚开始实现。

4年前,贾勇所在的浙江天玮雨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玮公司”)在湖北武汉大学尝试运营共享伞项目。贾勇把这个项目定义为“免费的共享经济模式”,他的策略是“羊毛出在狗身上”。

“我让用共享伞的人出资买我伞面的广告,让用共享伞的人免费体验共享的乐趣。”贾勇说。

从结果上看,贾勇是成功的。他的共享伞项目得到了广告商的支持,广告所得资金作为投放1万把共享伞的成本。在共享伞投放的第一天,贾勇的项目在当地引起了轰动。

但是,当时的贾勇对共享伞项目充满忧虑。为了满足广告商的利益,共享伞的伞面只能被印上广告商的标志。同时,盈利的压力也让他不得不追求更低的造伞成本。另外,当时云计算和大数据分析等技术仍不成熟,贾勇无法听到用户的反馈。

对于被称为“伞魔”的贾勇而言,“漏洞百出”的共享伞是不被允许的。考虑再三,他决定暂停这一共享伞项目。

此后4年,贾勇看到了各种共享商品的诞生与消亡。共享市场愈演愈烈,在贾勇意料之内,共享伞同样登上了“舞台”。

大部分共享伞企业的商业模式,就如同他所熟悉的一样,也许能产生盈利,但他并不看好。贾勇认为,与其他共享商品不同,只以功能驱动消费的雨伞,最终都会被消费者淘汰。

直到今年5月23日,贾勇结识了曾在阿里巴巴云计算工作,也就是他现在的搭档,摩簦CEO易新宇。在双方深入交流后,贾勇与易新宇决定开展摩簦伞项目。

在未来55天的设计过程中,贾勇与易新宇打造了新的商业模式。除了在造伞环节中使用成本远远超过同行的原材料,摩簦团队还研发出共享伞的多个功能。“我们追求极致的体验,颠覆现状,用户能够在3秒内极速借还摩簦伞。未来,我们希望伞不仅是伞,而是可以变成自拍杆,变成音乐播放器,变成WIFI,变成导航。”贾勇说。

在可持续发展方面,摩簦伞在借还过程产生的盈利只是其中一部分。摩簦APP上商家与消费者间的高频互动、零售伞的推广、摩簦伞的定制、设计开放和后台的大数据,都将成为摩簦的盈利模式。

贾勇告诉记者,共享只能是摩簦的驱动内核,摩簦不希望像其他共享商品一样,在社会“野蛮生长”。“我认为共享模式的第二条路就是,我们不以入侵者的姿态进入这座城市,而是真正地融入城市。”

“再也不用存钱买宝马”

共享经济,从经济学角度讲,是一种平台、机构将闲置资源有偿暂时性让渡给他人,并且使得双方互利互惠的新型商业模式。近两年来,共享经济已经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7-2022年中国共享经济市场深度调查及未来前景预测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共享经济”规模达39450亿元,增长率为76.4%。预计2020年,“共享经济”规模将突破10万亿元,市场规模占GDP比重将达到10%以上。

摩簦CEO易新宇认为,共享商品出现的三个特征是模式道德、可规模化、可商业化。他相信共享经济是一种对这个世界更友好的经济形式。

2016年5月2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贵阳出席中国大数据产业峰会暨中国电子商务创新发展峰会时表示,共享经济不仅是在做加法,更是在做乘法,以此有效降低创业创新门槛,实现闲置资源充分利用,形成新的增长点,为经济注入强劲动力。

今年8月10日,辽宁沈阳街头出现全新共享宝马汽车。只要抵押999元,每公里支付1.5元,每天200元封顶,人们就能开上宝马汽车。

“再也不用存钱买宝马了”。一时之间,这个新奇的共享商品吸引了大量的关注。

除了共享宝马,共享+商品的形式正在以各种方式组合。其中这大多数的共享商品都以小打小闹的姿态出现,又以昙花一现的速度消失在共享经济这片战场上。

但不可否认的是,在共享经济的战场上留来了的共享商品,成为了人们生活中的“常客”。

2010年,共享出行才开始起步,滴滴打车等企业获得巨额融资。随后几年,滴滴出行、神州出行、易到等网约车平台改变了传统打车方式,建立培养出大移动互联网时代下引领的用户现代化出行方式。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在北京发布的第39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12月,网络预约出租车用户规模达2.25亿,网络预约出租车用户在网民中的占比为30.7%。

与此类似的还有共享单车。近日,国内权威第三方数据机构易观千帆发布的数据报告显示,2017年7月,摩拜单车月活跃用户量稳步上升,达到了3673万,日均活跃用户量为738万,APP启动次数为6.48亿次。

包括摩簦在内的共享伞企业、共享充电宝企业、共享健身房企业,甚至是共享马扎企业,正希望改变传统的消费模式,成为各行业内的“滴滴”或“摩拜”。

“3年内,共享雨伞的市场也许会归于平静。未来可能只能剩下一家共享雨伞企业,我们希望做这一家。”贾勇说。

共享热潮下的冷思考

著名经济学家林毅夫教授曾在密歇根大学的谈话会上表示,共享经济的商业模式,不仅满足了中产阶级人群对品质生活的需求,更有效推进消费升级,持续促进经济增长。

然而,在一些人眼中,如今社会上的许多共享商品就像一个伪命题,不属于共享经济。他们认为,真正的共享并不是通过再制造的方式来实现。

摩簦CEO易新宇有着不同的看法。他认为租赁是依赖于租用这个产品本身来实现商业目的,它的关注本身在于产品。而共享则看得更长远、更宏观,无论是赢利模式还是想象空间,所有的共享都是依赖于规模化、大数据,为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它的关注本身在于用户。

对此,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所研究员刘远举也持宽容态度。他认为“共享经济”这个词重要的是“经济”,能有利润,给社会带来福利的经济,是不是真正的共享,并不需要深究。

今年4月,拿到IDG和欣旺达亿元A轮融资的街电科技CEO王哲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放出豪言,准备在3个月内烧掉1亿元的融资来抢占共享充电宝市场。然而,某小型共享充电宝公司却于近日宣布解散,投资方建议团队停止项目,项目方将剩余未用完的钱交还。

在硝烟弥漫的共享战场里,许多刚诞生的共享商品还未来得及创造出价值,就已经耗尽力气了。

但也有人认为,不能“以成败论英雄”。

在刘远举看来,共享经济有着试错的意义。“市场是需要试错的。在Facebook出现之前,有很多类似的社交软件是失败的。阿里巴巴能取得这样的成绩,也是吸收之前失败的电商平台的教训,这同样适用于共享经济。”

这话不是没有道理。2009年,顾泰来曾试过运营共享单车,然而在当时的环境下共享单车项目以失败告终。尽管项目失败了,但他的设计,却激发了后来者研究共享单车新的商业模式。

正如现在部分投资人认为有些“不靠谱”的共享伞,刘远举认为这也是市场经济的一种选择。

“不要用‘某种共享模式才是一种正确的态度’来限制共享经济,条条款款并不能创造价值。”他说。

市场仍会不断考验着共享经济的新入局者们,新的共享商品也许都需要在质疑声中前进。

未来,在刘远举看来,还会有更多的商品进入共享经济中。只有当这个共享商品给消费者带来的好处足够大,让消费者转变的成本足够低时,这个共享商品才能在众多竞争者中脱颖而出。

深圳晚报 | 2017-08-20 | 见习记者:林炳权、唐文隽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鸿儒论道】祝宝良:去杠杆背景下的经济政策取向与宏观经济展望
  • 李步云法学奖
  • 年会热点回顾
  • 研究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