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共享经济,如何出海?

傅蔚冈 / 2017-8-7 10:00:47

中国的共享经济已经不仅仅安于在国内竞争了,而是将视野瞄准了国际市场。以共享单车为例,他们纷纷试水海外市场。摩拜继日本和新加坡之后,开始进军英国、意大利等欧洲市场。但非常有意思的是,同为欧盟国的德国却有媒体直指摩拜是“白痴经济”,更认为共享单车的繁荣终将破灭。

那么,共享经济该如何出海?

我把企业出海分为两种。一种是客户到哪里,企业的服务就到哪里。这一类的出海主要是以服务业为主——尤其是金融服务业,因为使用者和商家经过了多年的接触,他们已经熟悉了彼此的风格,我们的四大行之所以要在境外设立分支机构,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要服务于它们境内客户的需要,客户到哪里,那么银行的服务也就到哪里。到现在为止,很多海外中资银行的主要客户就是他们境内客户的海外分支机构。

当然,对我们普通消费者而言更为典型的例子可能是中国银联。如果在20年前,甚至在15年前,我们出国旅游时不得不换汇并携带现金,由此带来了很多的风险——比如说很多地方的窃贼就专门针对中国的游客下手,因为身上携带现金较多。但是现在这种风险大大降低,原因就在于我们能在海外获得银联的服务:我们在绝大多数的场合都能够看到中国银联的标识,银联的网络延伸到了海外市场。

为什么银联的服务会延伸到世界各地?除了银联自己要拓展外,我想最为重要的原因就是国内客户的需要,银联在国内积累的海量客户使得它有激励在海外也提供类似的服务。如果能把中国的境外游客户服务好,那就是一个巨大的商机。

还有一种是制造业或者说工业品的出海。如果说服务业的出海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国内服务的延伸,那么制造业的出口,则是直接让世界各地的消费者都能获得来自中国的产品。

到目前为止,世界各国几乎都可以见到中国制造的产品,不过这些“中国制造”的产品,绝大部分都只是在中国生产而已,产品的品牌用的是国外的。换句话说,中国只是在整个产品链条中较为前端的一环,尽管这一环很重要,但是在产品的价值链中,附加值最高的是设计和销售环节。此类产品的出海,最为典型的就是iPhone手机,“Designated by Apple in California,Assembled in China”。

也正是意识到了这一点,近年来很多中国公司出海,已经开始用自己的品牌来获得国外市场。最为典型的当如华为,来自海外的营收已经占到公司收入近六成以上,而这些收入不仅仅是来自于传统的电信部门——全球已建成4G基站中的一半来自于华为,同时还有消费品终端的收入——华为智能手机。

一般而言,面向普通消费者的产品更考验厂家的水平,因为它要面对千差万别的消费者,不仅仅是出售产品,同时还有服务、营销等一系列的内容。华为手机在海外市场的成功,也在某种程度上给很多国产品牌壮胆。

那么,中国的共享经济该如何出海?

绝大多数的共享经济都是属于服务业,无论是滴滴出行、共享单车还是小猪短租等提供各种不同服务的行业。作为服务业,如前所述,最基本的路径就是如前面所提到的中国银联的服务出海,顾客走到哪里,那么服务就跟随到哪里。事实上,这几年来中国共享经济的执牛耳者滴滴出行已经在这么做了。

7月24日,滴滴出行联合领投20亿美元给东南亚按需出行和移动支付平台Grab。此轮融资预计总额达25亿美元,是东南亚地区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单轮融资。而在此之前的2015年,滴滴已经投资了Grab,这次的投资只不过是滴滴对东南亚市场的再次肯定。从媒体的报道来看,“自2015年首次投资Grab以来,滴滴已经和Lyft, Ola, Uber, 99等地区移动出行领袖搭建起跨境合作网络,触达了北美、东南亚、南亚、南美1000多个城市超过50%的世界人口。通过输出资金、技术、运营能力,滴滴在全球建立连接,复制“滴滴经验”,其服务半径已经在覆盖了半个地球。”

为什么滴滴要在世界各个主要区域都找合作伙伴?固然有在国际市场和Uber一争高下的意思,但是在很大程度上也是看到了中国公民海外旅行的出行需求,很大程度上这和中国银联出海的需求有异曲同工之妙。

但是与中国银联相比,滴滴出行要面对的环境更加复杂,原因就在于复杂的监管环境。在现代各主要国家中,无论采取什么样的政体,但是金融监管机构往往是单一的,监管机构设在国家层面,因此银联面对的是一国的一个集中的监管机构打交道。

但是出行市场的监管当局就实在是过于复杂:不仅有国家层面的,而且还有地方层面的,甚至不同地区的监管规则都不尽一致,也正是如此,滴滴走了一条与中国银联并不一样的道路,那就是通过股权投资的方式进入当地市场,既为中国消费者提供服务,同时产品也直接服务于当地市场。

从目前来看,滴滴出行的出海方式是成功的,但是必须指出的是,不同行业所面对的情况是不一样的,因此需要采取不同的策略。比如像摩拜单车,毫无疑问它是服务业,但是由于单车都是由自己提供的,某种程度上它又和制造业的出海有点像。

而且,摩拜不可能像银联一样是因为国内客户的延伸,它的服务必须是依靠当地消费者的日常服务,而且每个城市的出行政策又不尽一致,这意味着它要面对着比滴滴出行更多的挑战。它到底是该自己直接出海,还是像滴滴一样找当地的合作伙伴?显然,这是一个非常艰难的问题。

就在几天前,一则有关星巴克中国的股权并购消息,获得了媒体的关注:美国星巴克咖啡公司(纳斯达克:SBUX)宣布,与其长期合资企业伙伴统一企业股份有限公司和统一超商股份有限公司正式达成协议,将以约1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87.59亿元)现金收购星巴克华东市场合资企业(上海统一星巴克咖啡有限公司)的剩余50%股份。透过这个消息,我们才知道,原来星巴克在中国大陆的运营是由台湾的统一超商股份有限公司在负责。为什么星巴克进入中国不是由美国团队自己来做,而是要寻找统一超商这个合作伙伴?

或许,这个问题可以给那些急于出海的企业参考:把自己的服务铺向海外的时候,是不是应该找一个合作伙伴?

刊于UC头条 | 2017-08-04

  • SIFL年会2017报名
  • 【鸿儒论道】陆挺:从新周期之争窥探中国经济波动与趋势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李步云法学奖
  • 年会热点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