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医生行业不该出现整体性高薪局面

聂日明 / 2017-8-1 9:52:49

医生到底该不该拿年薪?我觉得在当下,实施起来比较难,这与公立医院的薪酬制度有关,也与公立医院的公益属性息息相关。就目前而言,公立医院的医生享受事业编制,薪酬模式遵循事业单位的薪酬制度,主要由岗位薪酬、薪级工资、绩效薪酬和津贴补贴构成,前两者是基本薪酬,由岗位职责、工龄和职称等决定,绩效薪酬由医院各科室自行决定,主要由科室的经营结余和医生本人的开单量决定。

而现有医生的薪酬体制有两大问题,第一,基本薪酬过于僵化,没有体现科室之间的人力资本投入差异和稀缺性,高技术的临床医生的收入不如检验检查科室的医生。第二,追求绩效薪酬的动机让医生有过度开药、开检查单的冲动,增加了医保和患者的负担;以药养医的体制还为医生贡献了一条灰色收入的渠道,医生开药后,来自药厂的回扣往往是其明面薪酬的数倍。

近些年的医改在多个方面试图解决这些问题,例如,打击药品回扣,取消药品加成,取消挂号费、诊疗费等。数年前,福建三明试点公立医院改制,就探索了年薪制等方案。新近的《意见》则相对全面地回应了医生薪酬体制的问题,进一步明确医生薪酬与药品、检查等业务收入脱钩,严禁给医务人员设定创收指标,允许实施目标年薪制和协议薪酬,既消除医生过度医疗的制度基础,又可以体现岗位差异,调动医务人员的积极性。

然而,医生年薪制虽好,实施起来却有一定的困难。最直接的挑战来自于如何处置当前医生的灰色收入。以药养医使得不少医生收入中的很大部分来自药厂的回扣,对于副主任医师及以上级别的医生来说,这部分违规收入的规模可能远远高于其正规的收入。深圳港大医院的经验显示,年薪60万的收入并不低,但对深圳三甲医院主任医师级别的医生是没有吸引力的。

如果医生的目标年薪仅覆盖灰色收入的一小部分,在以药养医的体制下,医生和医院将仍然无法摆脱多用药的循环,合法薪酬在增长,非法的灰色收入也不减少,这是一个更坏的结果。但如果医生的目标年薪完全覆盖这部分陋习收入,医生明面上的收入可能会提高数倍,这种陋习变明规带来的合法薪酬增长,很难得到社会和患者的认可,社会争议会很大,这也是不合理的。一些高技术、高人力资本投入的医生的薪酬可以高一些,但医生的准入门槛整体并不高,五十万甚至百万级别的年薪只应当是个案,医生行业的收入不应该出现整体性高薪的局面。

医生年薪制要成功,医生的收入就必须要阳光化。要达成这一目标,医院必须放弃以药养医,剥离药品部门使其社会化,让医生专注于诊疗服务。这时,只要医生的供给不降低,医生的平均薪酬也不会高到离谱,患者就能承受得起。

刊于《新京报》 | 2017-08-01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许宪春:十九大与中国政府统计重点领域改革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
  • 李步云法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