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网约车合法化一年,各地细则需“迭代”

刘远举 / 2017-7-27 9:31:09

去年的今天,也就是2016年7月26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两天之后的7月28日,交通部发布《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这意味着网约车正式取得合法地位,随后各地纷纷根据交通的暂行办法出台落地细则。

时间过去一年,包括滴滴、神州专车、首汽约车等网约车平台都已经拿到网约车牌照。某种程度上,顾名思义,暂行二字,本身就意味着根据实际情况进行调整。在此网约车合法化一年之际,各方对现行的暂行办法有何期待呢?

公民对于改变的期待是明确的。

不管是什么经济形式,还是设立行政许可,其目标导向都应是提升公民的利益,与全社会的福祉。然而,遗憾的是,网约车的各地落地细则设立了太多的许可与管制。有媒体统计了73个地区与城市的落地细则,超过八成要求网约车驾驶员有本地户籍或居住证,九成要求网约车为本地号牌或本地登记注册,40多个城市对网约车轴距提出标准,并给出了网约车“指导价”。而即便通过了这些层层筛选,接下来的网约车司机资格考试,通过率也相当低,广州、宁波仅为两成,高一些的上海通过率也仅一半。

各地严苛的细则的影响随即显现出来,随着相关执法的开展,不满足资质的车辆、司机的退出,网约车供给大幅减少,一度被极大缓解的供需重新失衡。人们发现重回“打车难”时代。

实际上,相比之前,此时的打车难,仍有效率进步。即便加价最高29元,这个价格也不是天文数字,那就意味着,更需要车的人是一定能打得到车的,而不必像以前那样,因为遇不到车而耽误大事。虽然在绝对意义上,这仍然是市场带来的效率提升,但消费者的情绪却未必能如此理性的分析,甚至由此怪上滴滴平台。

面对这种情绪,面对各地细则的限制,虽然各个平台也通过优化匹配算法、呼吁拼车、提高司机出车率来更多的满足需求,但本质上车辆数量的减少,并不是这些枝节性手段所能解决的。所以,重回打车难的问题,需重新审视各地细则,乃至作为各地细则的依据的交通部的暂行办法,并进行一步改进。

高层政策设计者对于改变的要求也是明确的。

网约车属于中国分享经济浪潮中的典型与先行者。分享经济是一种通过大规模盘活经济剩余而激发经济效益的经济形态,网约车、分享单车、分享房屋、分享充电宝等是这个领域的实例。近年来,中国的分享经济领域,创新创业活跃,发展迅速,利用“互联网+”,创造出众多新业态,既满足了消费者需求,又化解了过剩产能,还带动大量就业,显示出巨大发展活力与潜力,已成为推动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方面。

在分享经济中,网约车则具有最大的规模,也最与民生相关。实际上,国务院《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中,就有“牢固树立和贯彻落实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分享的发展理念”,可以说,网约车是分享经济的重中之重。

2017年6月21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促进分享经济健康发展,李克强总理以微信举例,要求政府部门对待各类新业态、新模式要有“包容审慎”态度。

举微信的例子,是为了说明为什么对待蓬勃发展的“分享经济”,以及各式新业态要秉持“鼓励创新、包容审慎”的态度,顺势而为。

梳理一下相关新闻,不难发现包容审慎这四个字绝非兴致所致,而是有着严格的政策脉络。

在今年两会上,《政府工作报告》就明确提出,加快培育壮大新兴产业,本着鼓励创新、包容审慎的原则,制定新兴产业监管规则。其后,4月18日,在“贯彻新发展理念,培育发展新动能”座谈会上,“包容审慎”再次被提及:探索既有必要的“安全阀”和“红线”、又能包容创新发展的审慎监管体制机制,使新动能健康成长。

7月3日,国家发改委等八部门联合印发《关于促进分享经济发展的指导性意见》。《意见》提出要在合理界定的基础上分类、细化管理,加强部门与地方制定出台准入政策、开展行业指导的衔接协调,避免用旧办法管制新业态,破除行业壁垒和地域限制。清理规范制约分享经济发展的行政许可、商事登记等事项,进一步取消或放宽资源提供者市场准入条件限制,审慎出台新的市场准入政策。

所以,不管是这一年来的具体实践,还是中国改革的大趋势,都对现行的网约车管理暂行办法,提出了明确的要求。换言之,网约车管理暂行办法也需“迭代”。不过值得强调的是,包容审慎,包容在前,慎重在后,且不能用审慎压倒了包容。

刊于凤凰评论·政能亮 |2017-07-27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许宪春:十九大与中国政府统计重点领域改革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
  • 李步云法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