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微信红包改变了中国传统的人情形式

刘远举 / 2017-2-12 15:13:11

除夕12点的鞭炮是最密集的,而在这一刻,遍布中国大地的光纤、铜线、4G、wifi信号中,也充满了浓浓的节日气氛,根据相关数据,在晚上12点这一刻,微信红包送祝福达到峰值,每秒收发76万个。可以说,从短信到微信,一个OTT过程已经完全完成了。OTT(OverThe Top)这个词来源于篮球运动,是“过顶传球”的意思。在通信行业,OTT通常指互联网公司越过运营商,发展基于开放互联网的各种视频及数据服务业务,强调服务与物理网络的无关性。

不管是机器取代人,还是微信取代短信,先进的东西取代落后的东西,在毁灭的同时,总会带来更大的好处。从过年祝福这件事来看,微信消灭了短信,但也带来了巨大的流量,各种图片、祝福语,都需要流量。

更重要的是,微信带来了红包。

2017鸡年春节除夕至初五,微信红包收发总量达到了惊人的460亿个,较去年增长了43.3%。算下来,每个中国人发了33.5个,如果考虑到还有老人小孩不会发,实际平均数还会增加。在这段时间中,发红包最密集的是除夕这一天,达到了142亿个。

微信红包早已在中国普及。网上流行这样一句话:“没有什么事情不是一个红包搞不定的,如果一个不行,那么就再发一个。”微信红包的流行,甚至导致了卖纸质红包的生意受到了影响。有卖红包的老板,今年的销售仅仅只有去年的五分之一。为什么红包的电子化、互联网化得到了中国人认可,中国人为什么会喜欢微信中发红包?

首先,可以借用一个经济学中交易成本的概念“交易成本”来解释。交易成本,简单的说,就是除了价格之外的一切成本,具体到红包,指除了红包里面的钱之外的一切成本。

首先是传送成本。以前的红包只能面对面给,而现在,那怕远隔重洋,只需轻轻点击,即可给亲朋好友发一个红包。

其次,微信红包也降低了接受成本。所谓红包,就是红纸包上钱。为什么不能直接给现金,一定要用红色的纸包装起来,才叫做红包,才能名正言顺的给,大大方方的接?钱是“阿堵物”,直接谈钱不符合中国人的习惯,红包的形式是为了降低接受者的心理成本。而在微信中发红包,发者与接收者不用见面,接受者只需轻轻点击,心理成本进一步降低。

对于至亲之人,钱并不是浪漫之物,男朋友送给女朋友200块,显然是不可接受的,但20个十块的红包,则是男女之间的调情游戏之举,带上了几分游戏浪漫色彩。最近网上流传着一组图片,女朋友生气,不愿意回复微信,男朋友就不断的发红包,在红包留言中“讲道理”,女孩点击接受红包,最终和好如初。人们把这种办法调侃为:“和女朋友讲道理的正确方式”。

对于不那么熟悉的人,有了微信红包,不用再虚假的推辞与强塞,很多原本不方便接受的红包也变得可以接受。这就使得红包一定程度上具有了支付、社交润滑等作用,也使得熟人间的小额报酬变得可行。亲友、朋友、同事之间,一些小事情的帮忙,如果不给报酬,往往用一些小礼品来回馈,现在有了微信红包,不管是18.88还是88.88,都是一份心意的表示。而如果没有红包,这份钱显然不可能给得出手,只能采取其他形式,但对于接受者而言,现金的效用是最大的。更何况,红包的出现,即便在给出一定小额报酬之后,仍然充满温情,没有金钱味道。

有趣的是,微信红包扩展了金额的下限,也使得微信红包更加流行。在微信群中,发一个拼手气红包,往往平均下来,一个红包可能才一块多钱,甚至几毛、几分。但在群里面,其实重要的不是钱的多少,而是一个乐趣。本来无法出手的一分钱,也变为了“一分也是爱”,甚至还出现了专用的表情。

微信红包为什么会带来乐趣?其原因肯定不在于钱,正如有人调侃,地上有一块硬币,很多人都不会弯下腰去捡起来,但在微信群里,为了抢几毛钱的红包却大呼小叫。微信红包的乐趣,有其生理原因。

收过礼物的人都知道,在拆开礼物包装前,有一种未确定之前的期待、紧张,会让人愉悦。这也是礼物令人着迷之处。有科学研究,这个时刻,人的大脑内会产生一种叫做内啡肽的物质,正是这种物质会让人产生愉悦感。同样的,两人之间的红包,一般不会告诉金额,会让人产生期待,至于微信群里的拼手气包,则更让人猜测、期待自己有个好运气。于是,拼手气红包这种规则,演变、衍生出各种规则的红包游戏,每逢节假日在微信群中都非常流行。

电子化的红包对中国人来说,有了需求,有好处,但最终还得有土壤来培育。红包产生于社交,服务于社交,微信上有着最庞大的人际社交网络。作为两者的结合,微信红包的发展、壮大,就是顺理成章的了。

但是,红包能直接替代面对面时候的红包吗?同样用交易成本的逻辑来看,这个可能很难。

某种程度上,春节期间,微信推出的“面对面红包”,就是一种取代真正的纸质红包的尝试。这种新的玩法,同样是可以选择拼手气红包或普通红包,包好之后,就会生成一个二维码,身边的人可以扫码领取红包,也可以在朋友圈发送二维码截图,让不是面对面的朋友也可以领取。

红包的作用就是为了降低交易成本,方便人们接受,话说得更直白一点,方便人们拒绝的时候,给红包的人好“硬塞”进去。两个人,面对面,拿着手机,一人去扫另一人手机上的二维码,得到一个五毛或者五十的红包,多少会显得有些尴尬。也许,红包扩展到朋友圈,会是非常有用的功能,它可以把红包的对象从群扩展到自己的整个朋友圈。

不管二维码红包是否会流行,无论如何,可以肯定的是,微信红包,这种电子化的红包已经改变了中国人的人情传统形式。

刊于腾讯《大家》专栏 | 2017-2-10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鸿儒论道】张斌:中国经济会更好么?
  • 李步云法学奖
  • 年会热点回顾
  • 研究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