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无现金支付的真正挑战

刘远举 / 2017-3-13 11:47:06

今年的中国“两会”上,推动“无现金社会”建设成为代表委员们热议的一个话题。

当下,无现金化的世界性趋势正在加速。根据凯捷咨询公司与苏格兰皇家银行集团联合发布的《2015年全球支付报告》,2014年非现金支付交易量增速达到8.9%,高于2013年的7.6%,创下3897亿美元的交易量新高。而据TrendForce的预测数据显示,2017年年底全球移动支付市场将达到7800亿美元,将会比2016年增长25.8%。

与移动互联网一样,在这个领域,中国处于世界领先地位。

中国的优势首先来源于先发优势。得益于快速增长的移动互联网用户数和较好的经济增长趋势,网络支付企业大力拓展线上线下渠道,中国的移动支付近年发展迅猛。点外卖、洗衣服、修车、买电影票,一切都可以在手机上完成;加油站、便利店、饭店、甚至一家简陋的水果店,都支持移动支付。虽然今天的中国人觉得这一切稀疏平常,但即使在今天的技术下,也并不是那么理所当然。那是因为从世界范围来看,只有中美两国成功地建立起了由风险资金驱动创业、进而驱动“互联网+”对传统产业改造的模式。正是这个模式,促使了电子支付场景的多样化。

与美国不同的是,中国还具有独特的后发优势。相对于国外的信用卡体系,中国信用卡发展时间不长,虽然发展速度很快,但是普及程度仍然不足。而正是这个不足,使得电子支付没有旧利益体系的阻碍,能够更好地发展。对比网约车的艰难发展,不难明白这个后发优势对中国电子支付迅猛发展的贡献。

这两个优势促成了中国目前在无现金化方面的优势。据艾瑞咨询估计,全国的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规模达到了38万亿人民币。这远远超过了美国等发达国家,是美国的近50倍。毕马威发布的《全球消费与融合调查报告》中的调研数据显示,66%的全球受访者表示愿意使用移动钱包业务,而中国的比率更高达84%。

从目前的趋势看,这一规模还将继续扩大。在中国市场上,微信、支付宝、银联、三星、苹果、华为、小米在支付领域激烈竞争。

无现金的电子支付的好处,首先当然就是方便。只需扫码,滴的一声,输入密码即可完成支付过程。如果说这个过程与刷卡支付差异不大的话,那么,相对于刷卡,以移动互联网为依托的电子支付更方便的地方是,由于对于支付双方的信息更加明确,这就为免密支付开辟了道路。例如,在使用打车软件的时候,乘客只需下车,无需支付动作。有趣的是,这似乎完成了表面上的共产主义。而且,基于中国电子支付的普及程度,电子支付的场景更加草根,例如,有时候忘记带钱包了,也可以通过直接电子支付给老板;还可把周围的人变为提款机,找周边的人借现金,再使用电子支付的方式偿还。

电子化的支付还可以最大化地实现数据的价值。现在是大数据的时代,一切行为都可以数据化、提供数据,然后挖掘其中的价值。人诸多的行为之中,如果说社交具有最大的情感价值,消费和支付则具有最大的商业价值,你决定了你消费什么,而你消费了什么也反过来塑造你。在现金支付中,在很多场景中,这一信息无法被低成本的收集,而在无现金化的过程中,每一笔支付都会被记录在案。这些信息对商业、金融业,乃至宏观层面的经济调控都有巨大的价值。在商业上,更多的消费者行为信息可以支撑精准营销,提升用户体验,甚至促成柔性生产;在金融上,无现金化减少了运输现金的风险,银行清点过程中可能出现错漏的可能也变小;消费行为数据可以使得金融体系覆盖范围变大,很多原本无法进入信用卡体系的人,也可以得到量身定做的金融产品,从而实现了金融的普惠化;在宏观经济管理上,为更精准的经济政策提供了更广泛、更精确的数据支撑。

无现金化还有一个好处是可以抑制犯罪。小额的偷盗抢劫会变得无利可图,而政府对大资金的监管也会因无现金化的趋势而加强。2016年底,为了打击贪污腐败和黑钱交易,印度突然宣布,废除目前市面上流通的500卢比(约合7.5美元)与1000卢比(约合15美元)两款旧版高面值货币。比印度稍早,为了打击欺诈、遏制腐败、对抗恐怖分子等犯罪活动,欧洲央行也考虑废除500欧元面值纸币。一般认为,在实际生活中,大额支付完全可以刷卡或网络支付的形式进行代替,一般人真正能够使用大量大面额纸币的机会非常少。

但正如硬币有两面一样,无现金化的电子支付,也有其弊端。

虽然电子支付方式,减小了偷、抢、意外丢失现金的风险,但同时也使得手机变得极端重要。不过,来自技术的风险相对容易解决。比如,现在已经有蓝牙Ukey,手机支付要链接到蓝牙Ukey后才能进行,如果把蓝牙Ukey做成手环、或者项链的形式,同时丢掉手环与手机的可能性就会非常小。

所以,无现金支付真正的挑战来自于个人隐私方面的考虑。

此次欧盟废除大额欧元之所以从废除变为2018年停止发行,继续无限期进行兑换。就是这一提议在传统上更愿意使用现金,而且注重个人隐私的德国遭到了强烈抵制。一些德国人认为,淘汰大面额纸币就意味着以后将一步步淘汰现金,这会对自由与隐私形成巨大的挑战。

安全与自由,在本质上是一对矛盾的需求,更好的打击犯罪,获得更安全的环境的同时,也意味着公民交出了更多的自由。

现金交易,在交易发生的时候,交易只涉及两个人,政府权威已经凝固在纸币上,无需真正到场。但电子化支付,那怕只是发一分钱的红包,牵动的服务器、信号可能横跨中国甚至环绕地球,这里面涉及无数公司的协同合作,不再是两个人之间的事情。当我们的每一次资金活动都被清晰记录下来之后,是不是等同于自身的隐私被别人牢牢抓在手中呢?而最终,通过细细的光纤与空气中的电磁场,政府的权威是“实时在场”的。显然,公民为了便利与安全,必然付出更多的自由。

目前,中国的无现金化还有较长的道路要走。比如,以及不同年龄群体的接受程度等等。市场能完成渠道问题,解决工具问题,但城乡覆盖、相关立法、安全保障等方面的建设,既需要地方政府部门积极支持,创造环境,更需要中央政府相关监管部门对相关的创新,采取“沙盒监管”政策,包容监管。可以预见的是,基于微妙的原因,中国政府会大力度的支持。当然,无现金化还隐喻给出了另一条道路。无现金化趋势形成对消费者的教育,必然会使得一种去中心化的电子货币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那就是区块链。事情总是这样,新技术总是在任何方面都带来更多的可能性。

刊于FT中文网 | 2017-3-13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许宪春:十九大与中国政府统计重点领域改革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
  • 李步云法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