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包头网约车困局从何而来?

傅蔚冈 / 2017-5-8 11:20:22

包头的网约车用户估计从没有预料到,它们一直使用的网约车服务会被地方政府一纸明令禁止。53日,包头市交通运输局在官方微信上发表公开信称,滴滴出行、易到等平台未取得包头市的网约车经营许可证,要立即停止在包头城区范围内的经营行为,关闭网约车服务平台。

如果单看包头市交通运输局单方面的表态,要求相关网约车平台停止在包头城区范围内的经营行为也不算错,毕竟这两家公司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取得包头市的网约车经营许可证。根据《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暂行办法》”)第四条的规定,“直辖市、设区的市级或者县级交通运输主管部门或人民政府指定的其他出租汽车行政主管部门(以下称出租汽车行政主管部门)在本级人民政府领导下,负责具体实施网约车管理。”包头市交通运输局作为法定的网约车监管机构,停止相关网约车平台的运营也算是有法可依。

但问题的蹊跷之处在于,包头市交通运输局作为法定的主管部门,自2016727日国家7部委公布《暂行办法》,并在同年111日施行之后7月有余的时间里,并没有履行其法定职责,像很多城市一样推出具体管理办法,即按照《暂行办法》第四条规定的那样“具体实施网约车管理”。在很多城市都以地方性法规或者政府规章等形式出台实施细则时,包头市的网约车实施新规还是犹抱琵琶半遮面。在这种情况下,网约车平台到底该如何向包头市交通运输局申请牌照?

或许很多人会说,《暂行办法》第六条已经对申请网约车牌照的条件作了规定,地方政府也没有必要出台当地的细则。这话是没错,如果网约车只需要平台有牌照就能运营,那么就活该这些公司倒霉,谁让你不去申请牌照?不过事实并不是这样,网约车要能运营,除了平台之外,还需要驾驶员和车辆,而这两个标准的决定权恰恰是处在地方政府手里。比如说对车辆的标准,《暂行办法》第十二条规定:“车辆的具体标准和营运要求,由相应的出租汽车行政主管部门,按照高品质服务、差异化经营的发展原则,结合本地实际情况确定。”包头市交通运输局作为包头市的出租汽车行政主管部门,它负有确定“车辆具体标准和营运要求”的法定职责,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它并没有履行。因此,从这个意义而言,当前包头市之所以会出现网约车无证运营的现状,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包头市交通运输局怠于履行行政职责所致。

那么,该如何解决当前网约车无证运营的状况?显然,包头交通运输局勒令相关网约车平台停止营业是一个选择,至少解决了无牌运营的问题。但是一纸停止营业的命令并不能解决真正的障碍,因为广大市民的需求在那里。很显然,这么多人选择网约车,那是因为目前的出租车无法满足市场的需求,那么包头交通运输局的正确做法应当是按照《暂行办法》的规定,尽快出台网约车的相关服务标准。

其实,包头市交通运输的相关部门也承认并不是平台的问题。禁令发布之后,有媒体就此事采访了包头市交通运输管理处宣传科副科长赵江,而对方表示责令“网约车”停止经营,并不是网约平台有问题,而是因为目前接入网约车平台的车辆并未在包头取得网约车经营许可。为此,包头交通运输局还在公开信中说:“……正在着手制定统筹发展出租车和网约车。下一步将面向社会广泛征求意见,并严格履行合法性审查、听证会等法定程序,制定出台包头市网约车经营服务管理相关配套措施。”

不过有意思的是,包头交通运输局在表示要出台网约车的标准时,它还提到在近期将加大执法力度,集中开展“打击非法从事道路旅客运输和客运出租车非法经营行为专项整治行动”,切实规范道路客运市场运营秩序。这么做无非是两个原因,第一是前面所说的平台、车辆和驾驶员都是在无证运营;第二就是现有出租车从业者的反对。

但一禁了之能解决问题吗?显然不是。正如前所述,之所以包头会有网约车无证运营等现象,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包头管理当局怠于履行法定职责,使得网约车平台和司机无法通过合法方式运营。但如今面对这种局面,相关部门却将大棒挥向平台和司机,这多少有点滑稽。而从其他城市的经验来看,即便出台了网约车的实施细则,但是考虑到消费者的需求一直还在,这些城市也没有一刀切的禁止网约车,像北京、苏州、南昌等城市还通过设立过渡期,让平台对所注册的车辆和驾驶员进行调整,使其符合当地的规定。

当然,我们也不能说包头市禁止网约车的行为是违法,因为在现有的法律框架性下,消费者和网约车从业者并没有权利要求当地政府履行行政职责,而且利益受损之后也没有相应的救济途径,因为现有的《行政诉讼法》只是规定只有当在“行政机关和行政机关工作人员的行政行为侵犯”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才有权依照本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尽管从业者的利益被侵犯,消费者的合法权益被漠视,但是包头市交通运输局的不作为,是永远不可能在法律层面上被问责。

那么,包头网约车的困局从何而来?尽管表面上是包头市交通运输局怠于履行行政职责,但是《暂行办法》将车辆、驾驶员等条件交由地方政府的规定也是导致困局发生的原因。由于《暂行办法》没有规定政府不承担责任的后果,这意味着地方政府一日不制定实施细则,那么网约车就永远会处在“非法经营”的困境之中,而广大消费者就无法“合法的”获得这种服务。交通部在制定《暂行办法》时,估计也没有想到地方政府会有不制定实施细则这个选项。

刊于财经网 |2017-5-8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鸿儒论道】伍戈:货币看经济
  • 李步云法学奖
  • 年会热点回顾
  • 研究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