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曹远征:今年中国最大的危险在国际形势

曹远征 / 2017-2-13 9:57:20

我们认为今年中国最大的危险是国际形势,就是出口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如果说特朗普政策执行下去,中国的出口不要有很高的期望,这会造成很大的下行压力。

我想讲更短期的问题。我认为今年的宏观经济如果不考虑国际因素,中国经济基本稳定。理由是从去年开始除了GDP连续四个季度6.7%以外,还要观察两个指标,是微观情况下非常重要的指标。第一PPI54个月以后转正,而且上涨速度比较快,它意味着企业的销售数在扩大,销售在增长,现金流变好,竞争力在提高。第二就是企业的利润,工业企业无论是国有的还是民营的,在去年下半年都出现了正增长。加上PMI的指数,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基本上在50%以上。

也就是说,企业的利润上升,还本能力在提高,杠杆在这方面开始稳定。因为此前人们最关心的宏观经济问题是什么问题?是去杠杆和去产能相互交织,如果去产能经济就下行,产能过剩就去杠杆,风险就进行暴露。两个在一块,会使宏观经济更加复杂。

在这一点上来说,从去年下半年的表现来看,中国经济至少是稳定了,从而为去杠杆创造了新的条件。我们认为今年是已经到了L形的不敢说是底部,最起码非常接近于底部,而且将来会是持平的。

从去年宏观经济来看,去年宏观经济稳定跟去产能有很大的关系。但是2015年、2016年的去产能基本上还是关停并转,就是退出生产环节,但是并没有退出市场。以钢厂为例可以看得很明显,钢铁在2015年的产能是11.3亿吨,产量8亿吨,钢价就稳住了,钢铁企业开始盈利。但是钢价一上涨,一盈利,富余产能重新投入生产,钢价又下来了。这意味着,如果把富余产能真正从市场肃清,在资产负债表上重组,把僵尸企业去掉,钢价才能稳定,剩余的产能才有持续的可能性。

中国过剩产能不是因为这个行业不行了,中国的钢工业也是有竞争力的,只是产能过大导致了大家的不赚钱。中国过去是出口导向型的工业,全球经济不行,出口不行了,那么中国的产能是面向全世界的产能,当然会储能过剩。所以今年的宏观任务很重要的一点,是通过去产能来去杠杆的,今年的宏观政策已经提出这一点了,包括金融风险,特别是实质性的去杠杆被提出来了,这是从国内形势来看。

我们认为今年中国最大的危险是国际形势,就是出口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如果说特朗普政策执行下去,中国的出口不要有很高的期望,这会造成很大的下行压力。尽管过去几年中国出口贡献已经是负增长了,但是比较还是很重要的因素。如果今年继续更大的负增长,那对中国经济下行会产生更大的压力。关注中国经济风险点核心问题是这样新的形势下,怎么安排这样一个很重要的一个问题。

过去说去全球化是一个思潮,以特朗普上台为标志,去全球化成了建制化的一个安排,这可能是开启了新时代。而过去的时代我们叫和平发展的时代,由此我们进入了一个竞争冲突的时代,这是重大的变革,对此企业家朋友一定要严加观测,严加重视,这个时代正在发生变化,你的策略和安排可能会发生变化。

二战以后全球是有体制安排的,联合国体系这是一个政治制度安排,第二个是关税贸易总协定后来变成WTO,投资贸易自由化,第三个就是国际货币体系,以美元为主的体系。特朗普上台,第一他反对自由贸易,现在不仅仅说是不做TPP了,而且扬言要退出WTO,甚至说要退出联合国。在这样一种情况下,过去建制下的体制安排全部都在倒退,这是二战以后的成果,有这么一个建制安排。二战以前是竞争性的世界,而竞争的结果大家也很清楚。我只是提醒一句,很可能进入一个竞争冲突的时代,从过去所谓和平发展的情况来看,可能跟过去不太一样。

刊于《新浪财经》| 2017-2-13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鸿儒论道】伍戈:货币看经济
  • 李步云法学奖
  • 年会热点回顾
  • 研究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