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媒体报道:研究员

【金融界网站】曹远征:中国宏观经济基本见底了

312日晚,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CCWE在北京举行,本次论坛主题为《实干兴邦》。

中银国际研究公司董事长、中银国际原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对中国经济表达了乐观,他认为中国宏观经济基本见底了。

主要理由有二。第一,去年四个季度的GDP增长几乎都是平稳的。经济周期最大的问题是企业如何盈利,去年有两个指标值得关注,一个是PPIPPI经过54个月转正,意味着销售收入在增长。中国过去最大的问题是去产能,去杠杆,不相互交织,会带来很大的问题。如果企业销售收入增长,企业的净利润在上升,企业的库存在少,杠杆就有可能稳住,观察银行的数字,你发现坏账率尽管同比在上升,环比在下降,这是杠杆开始稳住的一个标准,跟企业的销售收入是有关系的。

第二个跟指标更密切的是工业企业,无论是国有和民营的,经过12个月以后开始盈利,意味着还本能力在提高,杠杆也可能在降低,这是宏观经济见底最终的信号。美国为什么有宽松的货币政策,就是经济不见底,不断的注水,杠杆率又很高,最后还不见底,就担心会不会出现金融风险。现在如果宏观经济能把杠杆稳住,就是进入底部,不仅仅是宏观经济是否到了6.6或者是6.5%,我们认为还有下的可能性,见底的核心是在微观上给你巩固。

以下为部分文字实录:

李稻葵:大庆说得很有道理,也让我们辛勤非常沉重。曹远征是中国宏观经济分析的大家,历次都说得非常准,此时此刻他的观点是相对比较乐观,他认为中国经济的底部已经形成了,为什么?尽管毛大庆这么悲观,你还很乐观,为什么呢?

曹远征:我们认为中国宏观经济基本见底的理由是这样的?第一,我们看到去年四个季度的GDP增长几乎都是平稳的,这很重要,但这不是最重要的。经济周期最大的问题是企业如何盈利,去年有两个指标值得关注,一个是PPIPPI经过54个月转正,意味着销售收入在增长。中国过去最大的问题是去产能,去杠杆,不相互交织,会带来很大的问题。如果企业销售收入增长,企业的净利润在上升,企业的库存在少,杠杆就有可能稳住,你观察银行的数字,你发现坏账率尽管同比在上升,环比在下降,这是杠杆开始稳住的一个标准,跟企业的销售收入是有关系的。

第二个跟指标更密切的是工业企业,无论是国有和民营的,经过12个月以后开始盈利,意味着还本能力在提高,杠杆也可能在降低,这是宏观经济见底最终的信号。美国为什么有宽松的货币政策,就是经济不见底,不断的注水,杠杆率又很高,最后还不见底,就担心会不会出现金融风险。现在如果宏观经济能把杠杆稳住,就是进入底部,不仅仅是宏观经济是否到了6.6或者是6.5%,我们认为还有下的可能性,见底的核心是在微观上给你巩固。

李稻葵:你刚刚说宏观的数字,利润上升,是因为15年、16年房地产非常火爆,拉动的这些产业,现在房地产不行了,你的判断不能延续,会不会有这么一个因素?

曹远征:有这个因素,但不是最重要的因素。中国的房地产销售面积,大概一二线城市占到了销售额的6070%,销售面积只有3040%,三四线城市是倒过来的,占销售面积的6070%,销售额的3040%。去年三四线城市在去库存还没有真正的展开,一二线城市房子开始暴涨,销售收入增加,但是在销售量上并没有明显的提高,实物资产包括钢铁、水泥跟建筑面积相关,建筑面积并没有得到多大的销售,实体经济的拉动也是有限的。城市化不是人跟地走,而是地跟人走,一定是人家要去的地方,然后盖房子。

第二,我们看到了去年的好转是去产能,中国的钢铁工业我想告诉大家一个指标,中国钢铁工业出来生产性成本都高于全球的,其他的成本都低于全球的成本,是有竞争力,只不过产能过多,大家互相打,最后谁都不赚钱。有人说中国产能过剩,过剩的是欧洲,欧洲的钢铁成本太贵了。如果去产能去掉一部分,竞争力的恢复就更加稳明显。

我们看到2015年中国钢铁产能是11.3亿吨,16年产能8亿吨,2016年一季度钢铁价格开始稳定,四亿吨产能要退出生产,企业就可以持续。但是不幸的是产能是去了,但是没有真正的去掉,只是退出生产,关了,停了,然后价格一回升,二季度开始价格又下去了,所以要实质性的去产能。去产能在我们意味着是两件事,第一件事是物理性去产能,第二个是资产一定要重组,这两个加在一块就是僵尸企业,把僵尸企业,让剩下的产能可维持,可盈利,这才叫可持续发展。今年如果做到这些,不是靠短期的周期因素来获得短期的利润,最后是发挥它的竞争力。

同学们研究一下中国水利工业,曾经是产能最多的,但是去的是最快的,其中很重要的一点中国水利工业大多数是民营的,最终的一个标志就是前十大集中了产能的60%,发改委2020年要达到的目标,去年就达到了。中国去产能最头疼的就是钢铁,市场机制和企业改革真正是利用市场机制来去产能,来进行调节,可能是更有效的,更有益的。

李稻葵:国际投资者此时此刻对中国经济是不是比一年多前乐观一点了?

曹远征:讲一个故事,我去年这个时候在法兰克福参加欧央行的会议,等我上台演讲,主持人提了一个问题,说等一等,全球经济有几个风险因素,大家投票表决一下,列了四个因素,第一个是美元加息,第二个是欧洲难民问题严重化,导致欧洲经济下行,第三是大宗原材料价格继续波动,第四个是中国经济硬着陆,35%的结果选了第四,道理很简单,中国经济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你一感冒,全球都要打喷嚏。

从年后来看,当年所认为的事情并没有发生,都有发表过中国债务的崩溃,IMF都发表了对中国债务问题的研究,但是这个事情没有发生,于是市场担心程度在下降。再加上中国的经济表现,特别是微观基础在筑底的情况下。我们认为中国经济如果不考虑国际因素,考虑国内因素,中国经济是在见底,但是加上国际因素,不确定性在大大的提高,第一个是出口,特朗普政府向中国征收反倾销税,贸易战打开,出口不知道会下降多少。第二,现在宏观政策缺少协调,美元一味的加息,资金流动会变得像无头苍蝇,我们很担心会不会新兴经济体出现像98年的亚洲金融(4.33 -0.23%)危机,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覆巢之下,安有完卵,这是最中国经济最大的威胁。所以可能捍卫全球化可能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则。

金融界网站  | 2017-3-15


  • SIFL年会2017报名
  • 【鸿儒论道】陆挺:从新周期之争窥探中国经济波动与趋势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李步云法学奖
  • 年会热点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