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互联网自行车,不应该承担过多的义务

刘远举 / 2016-12-30 13:39:29

2016年涌现的互联网自行车虽好,但是也随之出现了乱停放的问题。随着推广规模扩大,市民使用车辆不按规则通行、乱停放车辆等不良行为,必将给城市管理带来更大的压力。

鉴于这个情况,近日,深圳推出了全国首个共享自行车的相关规定的征求意见稿。规定对互联网自行车是支持的,给出的定义是:城市慢行交通系统的组成部分,是以互联网技术为依托构建平台,主要服务于市民片区中短距离出行和公共交通接驳换乘的自行车系统。所以,规定在一开头也清楚地表明了自己的目的,即:促进互联网自行车健康有序发展,鼓励引导市民绿色出行,打造安全、便捷、高效的城市慢行交通系统。

基于这个认识,该规定要求深圳各区人民政府、各有关部门按照各自职责鼓励、引导、规范互联网自行车健康有序发展,做好互联网自行车服务的监督管理。这具体体现为,要求交通运输行政管理部门组织编制自行车道规划、完善慢行交通系统、自行车停放区域设置导则、指导停放设施规划建设;要求各区政府依法做好本辖区自行车道、自行车公共停放区等自行车配套设施的建设,以及自行车停放秩序的执法管理。

不过,与此同时,规定也要求在本市提供互联网自行车租赁服务,需要在非公共区域(住宅、商业办公等)自行设置自行车停放区,采取技术、管理等手段,保证车辆按区域和点位规范停放。这个规定似乎有些值得探讨之处。

由于长期缺乏法治、契约、公民权利、政府权力边界等意识,中国人解决问题,特别是政府解决问题,不习惯于以权利、法律为基础,进行严密的逻辑推导,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而是习惯于以成本最小、最方便为导向,找到最容易解决问题的点,以此为突破口,强力解决问题,即便这些突破口并不合理合法。这往往埋下了其他问题的隐患。

解决问题之前,需要搞清楚:共享自行车导致的一些城市管理的问题,从法律角度、契约角度,其本质是什么?

与共享自行车比较接近的行业是汽车租赁行业。消费者租了一辆汽车,自己开出去,路权与普通汽车一样,还车的时候,一般会缴纳违章押金,如有违章,则从中扣取,显然,违章与租赁方也是无关的。至于停车的时候,同其他社会车辆也是一视同仁,并不要求汽车租赁方提供遍布城市的专门停车场。

共享自行车以其便利性,使得市民在短时间内,开始大量地使用租赁自行车,这一点,从法律角度,与市民短时间内突然大量购买自行车并无差别。用户购买自行车并无证明自己有自行车停车位置的义务,而出售自行车的商家,也没有义务提供停车场地。同样的,提供自行车的出租方也没有这个义务。

实际上,非公共区域的自行车停放问题,完全不用操心,市场自会解决大部分问题。非公共区域,通常对应具体的小区物业、写字楼物业,他们是为业主服务的,如果大量的业主使用自行车,这种需求自然会促使物业方提供相应的位置,有序停车。如果实在没有停车位,物业自然会制止,这种禁止会反过来抑制业主使用共享自行车的行为,达成一个均衡。

当然,对于公共区域的停放需求,此次深圳推出的规定也明确了,这是政府应该做好的事。毕竟,这是普遍性的、绿色的市民日常需求。

不难发现,如果互联网自行车发展起来,逐步替代掉政府操办的公共自行车,那么,这就意味着原本由政府支出的一项福利,变为了市民自己支出。这也意味着政府应该在其他方面,诸如设立自行车道、提高自行车道的权威性、禁止机动车侵占自行车道、提供更多的公共停车位置方面做得更多、更好,从而打造一个对自行车更友好的城市,带给市民更好的公共自行车体验,促进社会形成一个更便捷、绿色环保的出行习惯。

刊于《南方都市报》| 2016-12-30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孙明春:中国经济转型升级中的投资机遇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
  • 李步云法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