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直觉性的归咎不能解决春运期间的打车难

刘远举 / 2017-1-25 13:25:08

春节临近,网上突然爆发出一阵对网约车声讨的舆论风波,把打车难,出租车司机故意等待加价归咎于网约车。

出租车司机故意等待,绝非因为所谓的滴滴派单逻辑有了让出租车司机选择的自由。这种说法,让人联想起改革开放初期人们对市场经济的恐惧。那个时候,很多人认为私人经营的肉店、蔬菜店,是资本家,会不顾一切赚取利润,会把价格提得很高。这个情况没有发生,私人经营反而提供了比国营肉店、菜场更丰富的产品与更低的价格。出现这个局面的原因,是市场中有竞争,市场中的任何一个商家都不可能任性提高价格。

出租车领域同样如此。在乘客发出一个需求订单之后,附近所有的司机都能收到这个单子。司机不愿意接,等待顾客加价,单子就可能被其他愿意接的司机抢走。司机分散在街道上,不可能相互商量,更无强制,无法达成共谋,唯一形成默契的情况是他们发现需求变多了。

春运中人们带着行李,会更多使用出租车与网约车;而且今年春节较早,学生流、务工流相互叠加;再加上过年期间人们消费意愿更强,都会更频繁地打车,需求自然增加。以北京为例,滴滴平台的订单需求一直在往上走,且增幅达到30%。与此同时,网约车司机返家,运力下降。供需此消彼长,司机自然会挑单子,一些人就会觉得打车变难了。

其实,春节供应变少、涨价,早已经是一个大众习惯的经济现象了。一些服务行业,如上海洗车甚至涨到80元。显然,这不能抱怨商家,理性地说,是基本的供需情况发生了变化,市场自发调整价格,从情感上讲,他们牺牲了自己与亲人团聚的机会,用更高的价格来补偿是合理的。

那么,为什么人们接受猪肉涨价、蔬菜涨价、飞机票涨价,接受火车票难买,车难洗,但打车难、涨价就要责怪网络约车平台,叫着要回到过去呢?更何况稍微思考一下不难发现,出租车司机在有人敲门的时候不出车,在网上加价有人出车,仍然是同一辆车接单,这里的问题,首先是出租车老生常谈的拒载问题,但却仍然被归咎于网络约车。

《纽约时报》2011年度十大好书《快与慢》的作者丹尼尔·卡尼曼认为,我们的大脑有快与慢两种做决定的方式。常用的无意识的系统1”依赖情感、记忆和经验迅速作出判断,使我们能够迅速对眼前的情况作出反应。但系统1”也很容易上当,它固守眼见即为事实的原则,任由损失厌恶和乐观偏见之类的错觉引导我们作出错误的选择。有意识的系统2”通过调动注意力来分析和解决问题,并作出决定,它比较慢,不容易出错,但它很懒惰,经常走捷径,直接采纳系统1”的直觉型判断结果。

很显然,此次的舆论风波,正是出于系统1”直觉的、感性的判断。系统1”归咎于网约车的判断,首要的原因,恰好因为是网约车平台带来了巨大的改变,打车已经容易了,一旦季节性变差,人们就不再接受,开始抱怨。其次,正如古人对照相机的怀疑,今天流传的关于微波炉的谣言一样,是因为人们对新生事物更加怀疑、进而更加苛刻。

但是,要真正解决问题,还得依靠系统2”来研究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情感的、直觉的抱怨,不但不解决问题,由此而生的呼吁政府来管一管,或者网约车平台干脆死掉的诅咒,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比如,滴滴出于压力,某种形式上取消了出租车的加价机制,这会减少司机的动力,使得打车变得更难。

解决问题的方法不在于抱怨于管制,而在于积极从新事物中寻求解决之道。春运期间的需求与供给是客观存在的,但搜索一下新闻不难发现,同样的春运,不同城市的情况却不一样,此次舆论风波从上海起、北京也有类似情况,但同为一线城市的深圳却相对较好,抱怨较少。其原因或许是深圳不是在责怪新事物,而是积极地从市场的新生事物中寻求改善老问题的解决之道。目前,深圳机场与滴滴合作,设置了国内第一个机场滴滴车站、第一条机场网约车专用上客通道。此前,深圳交警还在平台融合、酒驾干预、推进H O V共乘车道等方面与滴滴合作,共同提升城市交通状况。一个更宽容的政策环境,显然会更大程度地发挥市场作用,激发出更多的运力来应对春节的高峰需求。

刊于《南方都市报》| 2017-1-25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鸿儒论道】祝宝良:去杠杆背景下的经济政策取向与宏观经济展望
  • 李步云法学奖
  • 年会热点回顾
  • 研究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