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鸿儒论道

理想与现实之间的中国经济

次贷危机之后,中国经济挣扎于理想和现实之间。一方面,经济结构失衡,传统竞争优势弱化,金融扭曲持续等现实因素给中国经济带来沉重压力。另一方面,为了追求长期健康可持续发展的理想,消费转型,产业升级,金融自由化等改革举措持续推出。但理想化的举措并未取得预想的成效,经济结构问题依旧,金融乱象频出。分析中国经济需要在理想与现实中找到平衡,方能给出接地气、可操作的结论和政策建议。过于理想化,脱离现实的分析没什么意义。但一味强调现实约束而无所作为也是不能接受的。中国需要理想主义与现实主义结合的分析和政策。

2017年3月23日,鸿儒金融教育基金会和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联合主办的第101期“鸿儒论道”论坛在上海举行,论坛邀请到了光大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兼职研究员徐高博士,从理论与实践两个角度来分析产能过剩、消费不足、利率市场化等中国经济的热点问题,揭示了中国经济背后深层次决定性的因素,金融背后运行的逻辑并从中梳理出对中国经济不同层次的认识,指出中国经济未来的出路和方向。


一、中国经济金融运行的逻辑

徐博士认为,中国是一个转型经济体,到目前为止,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的因素还相互纠缠在一起,所以要理解中国经济,就必须懂得市场经济运行的规律,同时要看到约束市场的条件。

次贷危机终结了美国的加杠杆,导致全球失衡剧烈收缩,从而打击了全球总需求和经济增速。后危机时代,全球资本回报率大不如前,但全球储蓄率仍然处在高位。全球储蓄过剩的重要原因在于中国的高储蓄。储蓄过剩就意味着总产出(= 储蓄+消费)会大于总需求(=投资+消费),也就意味着投资过剩,投资过剩意味着产能过剩。储蓄在金融体系会形成可贷资金,而如果实际投资意愿很低,投资者不愿意借钱投资项目,就出现了可贷资金(来自储蓄)大于资金需求(来自投资项目)的资产荒现象。

中国消费不足的症结在居民财产性收入低下以及企业部门和居民部门之间的财富联系被割裂。中国经济结构失衡的根源在于收入分配。在这样的起点下,中国经济“走老路”有合理性和必然性。中国经济增长仍然靠投资拉动。基建与地产投资是后危机时代中国经济增长的两大引擎。国内储蓄在向投资转化时,必然就源源不断地产生增量地债务,形成债权型融资所主导的中国融资结构。也必然形成债务的累积,虽然债务上升很快,但是近些年各个部门的资产负债率,相对稳定。

再向金融引申,货币金融和实体经济是密切联系的,这个联系的路径就是货币政策的传导路径。货币的数量以及货币的价格,货币价格的利率最终是由实体经济投资回报率所决定的。我国金融市场近些年之所以乱象频出,关键在于未能抓住金融扭曲的源头,金融政策只是头疼医头,反而造成了更多的扭曲。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对市场化融资主体的挤出,以及清理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所造成的货币政策传导路径不畅,是近年来政策引发的两大扭曲。经济结构扭曲不消除的情况下,我们试图用金融来倒逼实体转型的政策是无法见效的,反而会加大金融的扭曲。

二、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否定之否定

徐高博士总结出了理解中国经济的五层思维:

u   第一层:唯GDP论

u   第二层:空想主义市场化

u   第三层:现实主义(对第一层思维的否定之否定)

u   第四层:现实主义市场化(对第二层思维的否定之否定)

u   第五层:总设计师思维(中国改革开放成功的精髓)

第一层思维是“唯GDP论”:“发展是硬道理”明确了工作方向,确立了“发展”的地位,永远要发展,在发展中解决问题。这是我们经济增长几十年快速增长的重要原因。实践中,发展往往落脚在GDP上,形成“唯GDP论”。

第二层思维是“空想主义市场化”:改革开放以来,发展是目标,市场化是手段,二者并无矛盾,随着后危机时代经济增长下行压力加大,发展越发依赖政府主导型的稳增长政策,与市场化导向之间出现矛盾,有人认为当前问题主要缘于市场化程度不够,认为“走老路”式的稳增长延缓(甚至阻碍)了市场化的推进,认为需要通过市场出清来调整经济结构,将市场视为目标。我认为这只是一种空想,所预期的让经济自动出新的结果是不可能发生的。

第三层思维是“现实主义(次优理论视角)”:市场经济的最优需要一系列前提条件来保证,在前提条件不能同时具备时,并不是实现的前提条件数目越多,结果越好,寻找次优往往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中国经济结构的失衡根植于收入分配,收入结构未能调整之前,放任“市场出清”的企图只能导致经济硬着陆,“走老路”来稳增长是次优选择。第三层思维是对第一层“唯GDP论”的否定之否定。

第四层思维是“现实主义的市场化”:把市场化改革视为不断发现现实约束的过程,在不断的改革中发现问题,从问题中找寻做法。现实主义的市场化是将改革阵痛视为发现关键约束的信号。空想主义的市场化是无视阵痛所释放的信号,一厢情愿地认为只要改革持续推进下去,阵痛就会消失,结果却是阵痛的长期化。现实主义市场化是空想主义市场化的否定之否定。

第五层思维是“总设计师思维”,就是邓小平理论在经济方面的精髓。“发展是硬道理”,“摸着石头过河”,过去的几十年中,中国有非常明确的目标,有系统性的找寻出路的工程,这是中国经济成功的精髓。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海通众投CEO高利民先生,复旦大学管理学院副教授李治国先生,大华继显证券中国经济学家朱超平先生,出席了本次讲座,并分别针对徐高教授的讲座内容发表评议。

李治国认为,按照市场逻辑,回报率较低的投资项目或者企业,或者市场经济运行的载体,应该不断萎缩或者慢慢退出的。如果按照次优理论,从阶段性角度出发,估计目前来讲想把经济增长稳住,而收入分配失衡问题短期没有办法解决的话,可能次优企业的作用还是存在的。反过来,如果让它短期存在的话,可能必须要接受回报率不高,反而下降的事实。

朱超平指出,金融危机以前,中国和世界资本市场的联系是比较强的,能看到大量地外汇流入到市场,央行根据外汇的流入进行了大量地购入操作,进行了大量流动性地输入,现在外汇的储备开始下降,央行似乎重新主导货币政策,这个货币政策是和我们财政政策是联动的,央行利用货币政策来支持我们政府的债权发行,支持低利率基建投资。我想这样一个联动的瓶颈,可能是未来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主导方向。

高利民认为,消费升级这个行业的潜力是非常大的,并且已经进入很多新阶段了。现在中国经济的发展,未来GDP、收入分配这些类型的问题,都面临着这样的一个很好的机会,上亿人用美图软件,上千万的人要用直播软件,这个就是消费升级,这是新一代的东西,和传统我们理解的经济核心组成可能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这种类型的升级,也是对我们下一步做进一步的开放,进一步地摸着石头过河,可能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新基础。

本次【鸿儒论道】由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执行院长傅蔚冈博士主持,现场百余位听众与会。几位专家还与现场参会者就个人投资选择、负债率,收入分配公平与效率,资金转型以及重庆的发展模式等问题进行了探讨和交流。

【鸿儒论道】是由鸿儒金融教育基金会与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联合发起,并获得香港东英金融集团和上海淳大集团的支持,双周定期举行。论坛关注中国金融与宏观经济中的各种问题,致力于为学者、监管者和业界专家搭建跨界交流的平台,为中国经济和金融提供专业意见。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孙明春:中国经济转型升级中的投资机遇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
  • 李步云法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