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媒体报道:研究员

【南方日报】滴滴优步合并后乘客被涨价 消委会接多宗投诉

国家《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以及《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7月底出台后,预示着中国网约车合法化正式进入国家规范管理范畴,随后各地进入细则研究阶段。

8月1日,滴滴出行宣布与优步全球达成战略合作协议。9月2日,商务部表示目前已对滴滴、优步合并案开展反垄断调查。紧接着的9月9日,深圳市消费者委员会也介绍,最近一段时间,该会已经接到多宗消费者针对滴滴、优步费用上涨的投诉。

记者日前采访深圳的滴滴、优步司机和乘客,均反映此前的价格战已经熄火,两大平台给用户和司机的补贴也大打折扣,一些乘客开始流失。一些数据公司看到了滴滴、优步月活跃用户下降的情况。但了解出租车行情的人士介绍,业内依然持下牌观望态度,等待政府网约车、出租车改革细则出台。

现状:补贴锐减,乘客不满司机叫苦

记者使用优步一年有余,可以看到同路同时的补贴力度确实在逐步减少。9月19日晚8时31分,记者从香年广场打人民优步专车至园岭新村,时长24:45分钟,行程19.89公里,费用为34.86元。而在6月13日下午8时许,接近类似路程和时间,费用约为33.29元,但当时有优惠补贴,一次优惠为7元,而更多时候优惠可达5-7折。

滴滴出行也是如此。杨女士从罗湖区委附近的家到位于万科大厦旁的公司,约十公里,需时20多分钟。此前滴滴快车要花费22元,但从8月初开始涨到32-35元。而同样的行程,乘坐出租车的价格也在35元左右。

值得注意的是,这两个月在深圳,滴滴对乘客端的收费标准并没有改变,一直是1.8元/公里加0.5元/分钟。记者查阅杨女士的行程记录发现,造成她车费上涨的原因,并非收费标准提高,而是补贴力度大大降低——每单行程所使用的快车券从此前的7到8折,变成了现在的最多98折甚至不打折。

不单止乘客,司机得到的补贴也在减少。优步司机陈师傅9月20日晚告诉记者,优步给司机的补贴减少。以25单一天的冲单奖为例,8月上旬有300元补贴,后降为100元,现在只有40元。而以前,给司机补贴是翻倍的。

滴滴快车司机易师傅向记者表示,以往在深圳跑滴滴“轻松月入两万”,如今每天从早7点跑到晚9点,才能跑够25单,拿到60元奖励。而在今年7月,滴滴在深圳对司机的奖励标准,依然为每天15单奖励60元、25单奖励100元。

此外,自8月18日起,滴滴取消了直接从司机收入中扣除20%的抽成,代以司机、乘客分开计价的方式。包括易师傅在内的多名滴滴司机向记者反映,平台调整计价方式之后,虽然计算方法明晰了,但实际收入却下降不少。易师傅告诉记者,将调整前后的收入对比,5公里左右的快车单每单会少拿到一元到两元。

影响:用户活跃度连续两月下降

滴滴、优步改换低于成本价的价格运营策略之后,对习惯了享受低价出行服务的用户而言,涨价后他们会否选择“逃离”?

例如杨女士告诉记者,在同样的价格水准下,她更愿意乘坐出租车,因为“出租车司机对路况更加熟悉”,也省去了快车经常派单过远的麻烦。

许多滴滴司机认为,平台并没有妥善履行自己的责任,却拿走了过高的分成。“一个做信息中介服务的,却想赚取作为经营者那么高的利润,事实上经营成本和风险全部在司机这边”。微博名为“深圳白勺”的司机评论,网约车分成太高。

有评论认为,优步与滴滴的合并,标志着中国出行市场从“补贴大战”吸附用户的模式回归到以服务为本位、以用户体验为旨归的阶段。但目前的问题是,优步与滴滴的服务并没有提升。

国内第三方数据机构易观最新发布的8月移动出行市场数据显示,月度活跃用户数方面,滴滴已经连续两个月下跌,连续5个月增长的优步中国也首次出现下跌。该数据是否具有参考性,还有待滴滴出行官方确认。

行业:的哥等待网约车细则出台

滴滴与优步的一举一动也影响到网约车和出租车行业。

记者了解到,除了优步、滴滴,神州专车也开始减少补贴。一名伍姓司机介绍,四五月份时可以拿到上万元收入(含车费和奖励),现在则不到4000元。有多名司机向神州深圳公司反映车费过高,导致乘客使用量减少,但公司并没有提出较有针对的解决方案。

深新出租车公司郭师傅介绍,即使网约车涨价,但对出租车行业没有特别明显的影响。“的哥该下牌的下牌,该等的还在等。”所谓的下牌,是的哥把承包的车推给出租车公司,只保留了承包的车牌,先不干活;而所谓的等,则是等深圳监管部门有关网约车和出租车的改革情况。

“网约车涨价也难以改变现状,大家从心态观念上,都形成了新的消费模式了。”郭师傅称,深新算是出租车公司中的较为知名公司,但已有1/3的师傅下牌。

专家观点:“网约车涨价应理性看待”

“一家饭店开张,打出开业五折酬宾的广告,老板和消费者心里都清楚,这样的价格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深圳市政协委员、深圳职业技术学院物流系副教授王雪认为,滴滴等平台的情况也是一样,价格一定要回归理性。如果滴滴制定的价格超出标准,这个市场是开放的,它将面临很多的竞争,也会面临政府的干预及调查。

“网约车价格上涨是大家应该理性看待的问题,公众要有心理准备。”中国政法大学公共决策研究中心研究员吴飞称。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傅蔚冈分析,近期用户普遍感受到的滴滴价格上涨并不是真的定价上涨,而是红包减少。滴滴目前的用户基数已经很大,如果说发红包是一种收获新用户的营销手段,那么在用户基数已经相当庞大的前提下,它的边际收益已经在递减。

傅蔚冈还表示,滴滴的竞争对手并不只是平台,它最大的对手实际上是出租车司机:只要网约车的价格比出租车高,那么就会有很多人转而选用出租车。而且作为一家在网约车市场占据绝大部分份额的公司,它越早涨价,就会最先丧失这个市场份额,因此它一定会对涨价异常谨慎。因此,滴滴必须把价格主要是快车的价格,维持在不高于出租车的价格,否则就会导致客源减少。但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政府可能不愿意网约车的价格比出租车还低。

商务部正在调查滴滴的垄断问题,王雪认为市场份额高低并不是判断垄断的标准,不然说微信算不算垄断,关键是市场是否足够开放。事实上,滴滴等平台正是靠打破出租车行业的长期垄断而崛起的。

“我最担心的是,如果地方细则都像某些城市那样过于严苛,市场是否足够开放就要打一个问号了。同时,网约车的供给也会因为准入制度趋紧而大幅减少,那样的话网约车才会面临大幅度的涨价,最后对消费者造成伤害。”王雪称。

南方日报 | 2016-9-21 | 记者:李荣华、张光岩

  • 李步云法学奖
  • 平台城市•城市峰会
  • 【鸿儒论道】乔永远:杠杆之辩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SIFL年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