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研究

8万亿财政收入的诞生

聂日明 / 2010-12-21 17:14:25

苏辙曾言,“财者,为国之命而万事之本。国之所以存亡,事之所以成败,常必由之”,因此,历朝历代,国库丰盈都被看作国家昌盛的标志,而且现阶段,发达国家主权债务危机阴影未散,政府财政赤字之困仍在肆虐各国经济,如何增加财政收入可谓是多国政府需直面的一大难题。

然而,近十几年间,中国的财政增收不曾是问题,承接着倍于GDP的增速,中国已在2006年步入世界第二财政收入大国之列,但这显然不是我国财政收入的顶峰:2010年1-5月,中国累计的财政收入超过3.5万亿,5个月过后,累计财政收入已超过7万亿之巨,同比增长21.5%,与前年相比增幅达30.6%。以此速度,按照最保守的估计,今年全国财政收入将达到创纪录的8万亿元以上,而如果加上政府基金收入和国有资本收益,社科院财贸所研究员杨志勇认为,2010年中国大口径财政收入实际可达10万亿之巨。

财者,为国之命而万事之本,其重要能力雄居国家诸能力之首,1993年,王绍光和胡鞍钢发表了著名了《中国国家能力报告》,提出国家能力(中央政府)的概念,并认为国家能力包括四种:汲取财政能力、宏观调控能力、合法化能力以及强制能力。其中国家汲取财政能力是最重要的国家能力,也是实现其他国家能力的基础,是摆脱贫困落后,实现经济起飞,缩小与发达国家之间差距的最主要的条件之一。

这一提法,成为其时开展的分税制改革的主要理论依托,所谓的国家能力建设,最终变成如何强化国家动员能力和汲取社会资源的能力,最终的落脚点变成两条:提高财税收入占国民收入的比重;增加中央财政收入占国民收入的比重。这种直接的目标也造就了近二十年以来(尤其是近十年)财政增速以远高于GDP增速的能力,中央财政收入占GDP的比重也越来越高,可以说1993年的分税制改革以及《中国国家能力报告》中的期待完全达到。

然而,财政收入过多并不当然是一件好事,8万亿财政收入的新闻一经披露,舆论一片哗然,哗然背后,一个很直接的逻辑就是“政府之万亿,民众之毫厘”:与财政收入剧增最密切的是公众和企业缴纳税费的增多,而财政支出却对应“中国特色式”孱弱公共财政,纳税人支出与收益割裂,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民众见证了财政天平更大程度的失衡。

分税制改革15年以来,王、胡二人理论中的国家能力是提高了,但这种国家能力的提升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直接后果是什么?这些都是值得我们反思的。例如,如财政收入高启伴随的是维稳费用的迅速攀升,2010年两会中,财政部向全国人大呈交的《09年预算执法情及今年预算草案报告》显示,公共安全财政支出在2009年增加16%的基础上,今年将再增8.9%,增幅超过国防开支预算,实际金额亦与国防开支相差无几。据公开媒体的报道、分析,实际的维稳支出可能已达7000亿之巨。

更让人担忧的是,这种迅速增长的维稳费用造成了严重的后果,大量的正常的生活行为被政府以维稳的名义干扰。己故的查尔斯·梯利曾经讨论过国家能力的增长对一国的政治体制的影响。他认为,高国家能力意味着对民主化和去民主化有更大的敏感性,当政府掌握较少的资源的时候,政府为了资源必须和公民开展广泛协商,这会促进民主化。相反,当政府从强大的和部分自治的中间人那里获取资源,或者统治者控制着他们可用来交换统治手段(金钱、军队、劳动力、信息)的资源的地方时,高国家能力将阻碍政治转型。中国很有可能处于后一种情况,这也给未来的政治体制转型抹上一层阴影。

从表面对比,国家能力的对面是公民(民众)能力。我们要问,两者对立还是可以共赢?显然在王绍光和胡鞍钢那里,两者是替代与对立关系,是你死我亡的对峙。这种论调也并不新鲜,两千年以前的商鞅在《商君书》卷五弱民第二十中指出,“政作民之所恶,民弱;政作民之所乐,民强。民弱国强;民强国弱”。在商鞅的眼里,国与民是对立的,只有国富民贫、国强民弱,才能实现国泰民安。

只是在现代社会,这种国家是否还是人们所需要的国家?

自1840年以来,中国开始了艰难的近现代化进程,在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大会上,国家主席胡锦涛,总结到,“今天,13亿中国人民大踏步赶上了时代潮流,稳定走上了奔向富裕安康的广阔道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充满蓬勃生机,为人类文明进步做出重大贡献的中华民族以前所未有的雄姿巍然屹立在世界东方。”然而,我们要问,中国的现代化转型已经完成了吗?同样的拥有无比权力的国家,中国到达了人们心中期待的那个国家吗?

霍布斯在欧洲早期国家形成的时候,用利维坦和比希莫斯来形容两种国家的形成,利维坦代表了尘世中水上一切危险力量的恐怖形象,它象征着经过人们“深思熟虑和自由选择”的国家,是按约治理的政治国家,而不是以力统治的国家;反观比希莫斯则是陆地行走的恶魔化身,象征着由于不稳固的联合而处于或面临分裂和内战状态的国家,人与人之间、人群与人群之间始终处于你死我活的战争状态及其威胁中。现代国家的形成,正是纳税人以缔约的形式束缚住国家的怪兽,组成了现代国家的代表—利维坦。

今天,中国8万亿财政收入记录的诞生,更应该让我们警醒中国式财政模式所积累的负面效应,而政府则应该实质性地推进相应改革的深化,否则随着财政泡沫越吹越大,日渐偏离支撑点的泡沫终有破灭的时候。财税体制的改革是向现代国家转型中最为重要的要素,其改革的优与劣直接决定着国家的走向,中国的未来是利维坦还是比希莫斯?

……

完整内容,请下载PDF附件。

利维坦or比希莫斯.pdf



  • 李步云法学奖
  • 数字经济时代的城市连接
  • 【鸿儒论道】中美之间是修昔底德陷阱吗?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SIFL年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