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鸿儒论道

资本与财富管理

随着中国近几年经济的高速增长和市场化的持续推进,中国社会在迅速积累财富的同时,也面临越来越多的债务问题。如何创造资本,并让资本发挥更有效的作用成为时下的热点话题。2016629日,由鸿儒金融教育基金会和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联合主办的2016年第11期、总第87期“鸿儒论道”在上海举行。银河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刘立达以《资本•财富管理》为题,分享了他对中国的资本不足、资本运用不当以及如何认识资本、服务资本等话题的思考与理解。


刘立达首先通过对比2015年中国与其他国家的企业杠杆率,指出企业部门的高负债直接影响中国全社会负债率。依托现有研究数据,他指出整体债券市场年内的到期规模总量或将达到4.44万亿元人民币,尤其是煤炭、钢铁、有色这三大产能严重过剩的行业累计债券到期规模将创历史新高,并于8月开始出现债券到期高峰,行业的债务问题令人忧虑。通过国内外学者对中国利息支出规模的数据研究,刘立达指出2012年开始,中国的利息支出已经高于GDP增长。通过这些数据,刘立达指出目前主要问题有两个,一是资本不足,二是资本作用发挥不当。这两个问题又将导致一系列其他问题。

就资本不足而言,刘立达认为,人类社会进步使民众获得了追求富裕的平等权利,而高收入者的剩余财富就是最好的资本,因为私人资本的损失将由投资者自己承担。但高杠杆率的负债投资则具有传导效应,会影响此后一系列社会关系。刘立达强调了培育民间资本的重要性,

指出应该呵护民间资本,并努力为民间资本寻求更具专业技能的服务。套用米塞斯的话来说,在市场经济中,没有人会因为别人的富裕而变穷,富人的富裕不是任何人贫穷的根源;相反,富裕正是不断满足多数人需求的必然结果。

就资本作用发挥不当而言,刘立达认为应当以资本密集、高机械化的生产代替劳动密集、低资本的生产方式,这也是过去世界各国经济发展的大趋势。他指出,真正的资本家应该是那些通过市场条件和市场手段积累财富的人,他们最了解市场,并根据条件的变化,不断调整生产规模和产品。刘立达强调了提升生产力水平的重要性,指出生产力水平的提高虽然不能在短期内获得丰厚的投资回报,但能使企业更具有竞争力,产品更有价格优势,有助于未来的资本积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与在此之前的经济形态有着本质的不同,原先的财富大多是自然财富,其规模和作用都相当有限。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兴起之后,财富得以在彼此竞争的环境中迅速增长。因此,提高生产力水平,完善市场化环境,对加快资本积累速度是非常重要的。

市场竞争就意味着丛林法则,由于消费者在使用资本上拥有最终的选择权,一旦资本家和企业家对市场判断失误,采取了错误的生产和经营行为,他们就会被淘汰,消费者是不会有任何怜惜的。可见,在资本逻辑发挥作用的情况下,必然有一些企业会面临倒闭资本的逻辑和中国传统文化之间存在着一定的冲突。资本逻辑是非人格化的、不讲远近亲疏,最重要的是平等,但中国的传统文化恰恰是要分远近亲疏的。这意味着如果中国未来实行进一步的市场化改革,原来的一些不完全遵循市场规则的交易行为,可能要更被规范化。

最后,刘立达阐述了对未来中国资本市场发展的思考。他认为要让市场的逻辑更好地发挥作用,切实提高资本的效率,就必须营造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之间、国有资本和民间资本之间公平的竞争环境,未来,私人银行和私人投资管理对服务资本的作用将会愈发重要。同时,政府也应明确自身的角色定位,必须允许无效、低效的企业及时退出市场,避免大规模债务违约导致的一系列连锁反应,这将成为未来供给侧改革的一个重要信号。

中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洪浩先生、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海通众投CEO高利民先生、上海古韵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刘兆洋先生分别就主讲人的演讲内容发表了自己的评论。

洪浩先生认同私人银行是一个好的资本的来源,他指出无论企业、租赁公司还是小贷公司,都应该关注资产证券化,把手上的资产转出来,通过风险隔离和内部的征信,让资本去选择所能接受的风险。

高利民先生认为,在我们的制度底下,国有资本是长期受到扭曲的,中国的市场化如果继续往前推进的话,资本的质量要提高,制度变革刻不容缓。

刘兆洋先生认为,如果当前的经济环境能够充分发挥资本的效率,财富管理的系统性风险或许会变得更小,相对来说投资的意愿可能就更强。作为二级市场的投资者,他也提出了自己对国企最大权利不对等问题的担心,希望激励机制能够充分发挥作用。

本次【鸿儒论道】由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执行院长傅蔚冈博士主持,现场五十余位听众与会。在互动环节,各位嘉宾还就政府加杠杆、国企市场化、资产风险、国有资产代理人等话题展开了探讨。

【鸿儒论道】是由鸿儒金融教育基金会与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联合发起,并获得香港东英金融集团和上海淳大集团的支持,双周定期举行。论坛关注中国金融与宏观经济中的各种问题,致力于为学者、监管者和业界专家搭建跨界交流的平台,为中国经济和金融提供专业意见。

(撰写:何莹莹,沈大伟)




  • 李步云法学奖
  • 数字经济时代的城市连接
  • 【鸿儒论道】中美之间是修昔底德陷阱吗?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SIFL年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