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鸿儒论道

中国经济转型加减法

2016年3月25日,由鸿儒金融教育基金会和上海法律与金融研究院联合主办的2016年第4期鸿儒论道在上海如期举行。本期主讲嘉宾,莫尼塔研究董事长、财新智库董事总经理沈明高博士以《中国经济转型加减法》为题,深入分析中国经济现状,提出中国经济转型的四个加减法,并对十三五期间的经济发展趋势做出预测。

沈明高博士首先分析了当前经济总体趋势:部分衰退,部分稳健。他认为中国经济发展可以总结为四个发展阶段:高经济增长的第一阶段已成为中国的过去;低质量放慢的阶段是中国正在经历的阶段,其中,消费和服务业占比的提高是投资增速放慢的结果;第三阶段,沈博士预测在未来3-5年,中国将会处于质量存在改善的慢经济;最终,中国经济将会达到高质量,稳增长的新阶段。

沈明高还提出中国经济转型的四个加减法则:(1)减旧经济,加新经济;(2)减资产,加股权融资;(3)杠杆调整中的加减;(4)低利率,强货币。

沈明高着重强调了当前应该对旧经济做减法,对新经济做加法。他指出,占整个经济比重的三分之一的旧经济,包括制造业上游的大宗商品原材料资源类行业、房地产和出口,处于衰退中;三分之一的新经济维持在两位数的增速;还有三分之一的经济处于个位数的增长。他认为,总体经济处于下行的主要原因是构成新经济的九大产业的增长暂未抵消旧经济的衰退。

其次,沈明高预测了中国十三五期间的五大发展趋势。他认为,中国未来五年经济增长或前低后高:前半期,以旧经济调整为主,增长质量有所改进但增速较低;后半期,旧经济稳企,新经济重要提升,较高质量的经济复苏。

未来五年经济的五大趋势可归纳为:“一低四化”。第一,低名义利率。旧经济下行快于新经济增长,通缩压力加大,逼低名义利率;高实际利率和高风险溢价压低企业利润率和居民收入增速。第二,城镇化。应对旧经济下行压力,城镇化可以短期释放消费需求,长期维稳投资增长。第三,资产轻化。“高杠杆、重资产”市场主体,将在高实际利率的环境中遭遇生存挑战,资产轻化是转型的必经途径,对轻资产主体融资是金融市场发展的新方向。第四,债务国有化。“中药疗法”去杠杆化需经历两个阶段,先杠杆转移后通过发展去杠杆。第五,人民币国际化。人民币自主定价是国际化的应有之义,相对强势的人民币是实施“一带一路”战略和发展“人民币区”的前提条件。未来五年,人民币国际化先退后进,其功力在于内而非外。

他认为,过去30多年里,中国企业和政府都是高杠杆重资产。随着未来实际资金成本提高,资产价格上升空间有限,将被迫去资产,即通过资产证券化等形式将一部分国有资产转化为市场资产,转为企业、个人的资产。去杠杆在未来五年内要实现,困难非常大,最大的可能是杠杆转移,从地方政府转移到中央政府,从企业转移到政府,还有一部分会转移到居民部门。

他还指出,“三去”(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的关键在于去资产。去资产可以帮助企业和政府实施资产轻化战略,是去产能、去库存和去杠杆的前提。未来五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内,重资产压力最大的是国有资产和政府部门,也包括一部分私有企业。

最后,沈明高博士认为,人民币可持续的国际化是“一带一路”得以落实的前提条件。很难想象,“一带一路”是以美元或者其他非人民币货币为中心,一个非国际化的人民币也难以独撑大局。沈博士指出,从天时来看,在美元区和欧元区之外,日元的衰落为人民币的崛起提供了难得的机遇。从地缘政治的角度看,“一带一路”恰好坐落在美元区和欧元区的相对空白地带,是TPP短期内难以企及的,为人民币区的发展提供了足够宽阔的空间。从人和的角度看,“一带一路”已经绘就了一幅人民币国际化的蓝图,能否利用关键的机遇期在于未来五年能否顺利落地。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高利民,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总裁助理邵宇以及大华继显经济学家朱超平分别就沈明高的观点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邵宇认为,美国海外净负债是40000亿美元,但其每年投资收益达3000亿美元,而我国的海外投资收益却为-10%。原因在于,美国的负债均为低息国债,且其在海外资产均为FDI,每年所获分红可观。因此美国在大量外债的情况下,仍然有盈利空间。中国人民币国际化的其中一个原因是想学习美国模式,获得净投资收益,用以养老支出,实现中国梦。

高利民认为,杠杆转移的最终接受者必然为中央财政。尽管杠杆转移初期,居民部门杠杆逐渐上升,在居民部门加杠杆至最大化时,最后仍需由中央财政接棒。中央财政加杠杆的最终结果会推动制度改革,加强法制建设,最终产生制度红利。

朱超平认为:在完全中央主导的体制下解决降杠杆和去产能问题,可能造成进一步的扭曲。政府的干预和指导损害了民营企业的自有产权,民营企业继续加杠杆,或者继续参与经济的积极性会受到损害。作为经济主体很难再去积极响应政府号召参与投资,最终可能导致资本外流,从而产生人民币贬值压力。

本次【鸿儒论道】由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执行院长傅蔚冈博士主持,现场近百位听众与会。在互动环节,各位嘉宾还与参会听众就货币政策实施的变化、今后债券市场产品的表现形式、政府获得相关资产的途径等话题展开了探讨。

鸿儒论道”是由鸿儒金融教育基金会与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联合发起,并获得香港东英金融集团和上海淳大集团的支持,双周定期举行。论坛关注中国金融与宏观经济中的各种问题,致力于为学者、监管者和业界专家搭建跨界交流的平台,为中国经济和金融提供专业意见。


  • 李步云法学奖
  • 数字经济时代的城市连接
  • 【鸿儒论道】中美之间是修昔底德陷阱吗?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SIFL年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