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媒体报道:鸿儒论道

【新民周刊】互联网准备在征信上大干一场

林志玲在电影《幸福额度》里有句名言,挑选男人最好的方法是看他的信用卡额度,因为你会搞错一个男人的身价,但银行不会。现在拜金女们有了更便捷的手段,直接查他支付宝账户里的芝麻信用分,低于600分就“呵呵”吧。

神仙打架

芝麻分是蚂蚁金服旗下芝麻信用对用户的信用资质判断,这是阿里系在个人征信领域出的新招,已经有多家P2P对芝麻分伸出橄榄枝。从2015128日公测至今,在支付宝的3亿实名认证用户中,已经有几千万用户开通了芝麻分,据说仅66日一天之内,就增加了180万用户。

虽然不是每个人都要拿自己的芝麻分去借钱,但它确实有一些实际用处。除了供你在朋友圈得瑟之外,芝麻分能帮你方便办签证。芝麻分在750分以上的用户,可以在线申请卢森堡签证,并减免办签资料;芝麻分高于700分申请新加坡签证,无须提供在职证明、个人信息表、户口本、身份证复印件等资料。当然,这两个国家签证难度系数本来也不算高,芝麻分只是省去你抱着一堆材料去领馆排队的折腾。

除了办签证,芝麻分的另一个用处是住酒店。600分以上的支付宝实名用户,可以在阿里旅游平台预订“信用住”酒店,不用刷信用卡预付,不用现金押金,离店把房卡放到前台,系统自动从支付宝账户扣除房费。

这些正是互联网征信最擅长做的事——寻找消费场景,把自己植入进去。芝麻信用接入租车、酒店等日常生活化的场景,让用户以信用记录取代繁琐的证明担保手续。而阿里系庞大的用户交易数据正是征信的支撑。

阿里体系内的数据包括淘宝的网购数据,支付宝的各种金融数据,涵盖了信用卡还款、网购、转账、理财、水电煤缴费、租房信息、住址搬迁历史、社交关系等方方面面。网购消费的偏好和支付习惯等蛛丝马迹都将成为芝麻信用打分的依据。

如果芝麻分能体现信用,QQ上有几个太阳是不是也能体现信用资质?很多人的目光望向腾讯。

阿里系最大的软肋在于社交关系,“来往”上的交流密度远不及微信,反过来说,这也构成了腾讯征信的最大卖点。

“一个借钱的客户还不还钱,一是还款能力决定的,二是还款意愿决定的。传统征信数据可以判断一个人的还款能力,但不能判断他的还款意愿。社交数据就可以。”在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举办的一场“鸿儒论道”中,前海微众银行副行长黄黎明如是说。他点出了社交数据和征信之间的逻辑联系,也就是挖掘社交数据金矿的方向。试想如果一个人在微信上经常和别人讨论怎么打爆电话卡玩失踪,难道还会乖乖还钱?

腾讯在征信上的脚步不比阿里慢。在很多人忙着查看支付宝账户里的芝麻分时,一小批人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微信钱包中多了个新玩意儿。

520日,腾讯旗下的前海微众银行首款产品“微粒贷”开始内测。这款产品定位为互联网小额信贷产品,贷款额度在500-20万元,纯信用分期,贷款日利率在万分之五,这个利率水平与银行信用卡取现相当,高于银行消费贷款利率。

内测期间用户主要以微众和腾讯内部员工为主。“有2万多个用户注册,放出去6000多笔借款。”黄黎明表示目前运转良好,“放出去5.8亿贷款,现在贷款余额4亿多,也就是说已经还了1亿多。”

事实上,与其说腾讯在做互联网银行,不如说在做互联网征信。微众银行的模式是和传统银行合作,后者提供借贷资金,前者提供客户、风控模型和贷后。“从目前的业务模式来看,前海微众银行不能说是一个金融机构,应该说是金融服务机构,为金融机构服务,承担风控和信息中介的角色。”国泰君安首席经济学家林采宜说。

“微粒贷”比芝麻信用低调得多,因为它是通过“白名单”机制筛选出首批最符合定位的用户,“微粒贷”已经出现在受邀者的QQ钱包和微信钱包中,而大部分人对此闻所未闻。

“我们一共放了20多万个白名单,大致是18-45岁财付通绑卡用户,使用QQ钱包或微信钱包。”以QQ用户为例,受邀者用手机进入QQ钱包,在“金融理财”中找到“微粒贷”,输入支付密码后便可查看个人的可借额度。

借贷和审批都发生在纯线上,据说最快的人用45秒就能完成贷款操作。45秒内风控能做什么?互联网征信在摸索答案。

除了人行征信,以及包含学历评分模型、基本特征和社会特征在内的“基础画像”,腾讯征信数据主要来自客户在财付通平台的交易信息,还有社交圈信息,也就是微信和QQ上的数据。基于这些社交信息,平台能够判断用户的行为特征,比如生活轨迹、兴趣爱好,以及小善小恶。

和银行相比,无论是芝麻信用还是腾讯征信,在传统征信系统都不占优势,不得不选择剑走偏锋。虽然公安、学历等数据也被纳入风控模型,但它们更倚重于互联网数据,从用户的社交、关系链、兴趣爱好和生活轨迹等入手。

互联网征信逐渐形成了芝麻信用和腾讯征信对峙之势,拨开发生在打车软件、支付平台上的竞争硝烟,阿里系和腾讯系真正的角力是在征信。

刷分有意思吗?

“为了刷高自己的芝麻信用分,这几天我一直在用‘花呗’买东西,以前都是刷信用卡的。”一个支付宝用户说。银行信用卡业务显然又多了个劲敌。事实上,很多人都在做类似的事。

互联网信用和传统金融机构征信最大的不同在于,用户可以通过不断试错,找出评分规律,并且用一些方式刷高自己的信用分。

如果你在网上搜索一下“如何提高自己的芝麻信用分”,能找到N多“招数”,教你从身份特质、信用历史、行为偏好、履约能力和人脉关系几个方面入手。

比如经常在网上消费购物可以提升芝麻信用分,消费金额、退换货记录、与店家的交谈次数与时间,都会影响芝麻信用。经常购买支付宝推出的各种金融投资产品,投入的钱越多,芝麻信用越高。如果想低成本“刷分”,可以和几个同学朋友之间转账玩,金额累计越大,金额流转频繁,芝麻信用分也会提高,因为丰富了人脉关系。当然,用支付宝还信用卡账,付水电煤,充话费,打车,买电影票都有效果。

相对而言,企鹅家的信用评分不大好猜。腾讯没有公布用户的信用分,但也确实存在分值。黄黎明表示,他们从用户的各种微信行为特征中找出几万个变量,用现有的数据在系统上进行比对,最终提取了二三十个和用户信用关系比较大的变量。

他举了一个例子,比如用户60天内在微信上的群聊和单聊频次,可以反映一个人的经济实力。如果一个人60天内没有群聊记录,只有单聊,可能他就没有一个归属的组织,是失学或失业状态。因为一般人经常会在微信上的同事群、同学群交流。当然,这只是一个影响微小的变量。

虽然企鹅家显著影响信用评分的核心变量隐藏比较深,但多用几次财付通肯定有效果。

传统金融机构的信用评分模型,就像一个不透明的黑箱子,客户的各种信息被扔进箱子里,得出一个信用评分结果,但客户并不知道自己的分数是什么,也不知道哪些信息左右评分结果,更不知道这些信息在黑箱子里发生了什么化学反应。他知道的只是机构最终有没有对这笔贷款say yes

虽然大家都知道,信用历史记录、学历、收入、工作等数据对征信评分影响很大,但这些传统征信看重的条件很难去“刷”。而在互联网征信领域,社交行为如果会影响自己的信用分,用户很容易把它刷高。毕竟,改学历难,但打车别放司机鸽子、收货付款主动一些、多发几个红包,这些总能做到吧。

那么,我的信用我做主,这样真的好么?“用户的信用分不应该被公布。因为用户知道了自己的信用分,可以不断尝试,摸索出评分规律,然后通过一些操作去刷高自己的信用分,这就会影响整个信用评分的客观性和公正性。”林采宜说。

说白了,没有增加消费,而是把原来的消费放到支付宝或财付通上,就能提高信用分。也就是说,同一个人还款能力和还款意愿都没有改变的情况下,信用评级可以被刷高,那么征信模型的稳定性就存在问题,最终影响贷款审核结果的可靠性。这样的话,以后刷信用分会像淘宝卖家刷分一样,价值越来越稀薄么?

新民周刊 | 记者:任蕙兰;实习生:宋元清 | 2015-7-1


  • 李步云法学奖
  • 数字经济时代的城市连接
  • 【鸿儒论道】抵押品框架:中国货币政策框架的重构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SIFL年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