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行政、执法不可一味抓大放小

刘远举 / 2015-2-9 11:12:27

2月2日,全国总工会批富士康违法加班等行为,称超时加班问题严重,导致富士康部分员工过劳死或自杀。对此,富士康公司公开回应称,“我们不完美,但请关注我们的进步”。富士康在公开声明中表示,全总对于员工加班与部分员工过劳死或自杀之间因果关系的结论草率,难以服人。

对于全总提出的问题,富士康认为,一方面员工希望通过加班最大程度地提高自己的收入水平,另一方面,企业又要确保员工加班符合法律法规的规定,维护员工的合法权益。这一直以来都是“所有制造企业”面临的挑战。富士康的这个说法,稍微对经济常识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并非虚言。

富士康的加班问题非常复杂,究其根子还是在于工资。流水线上的工人工资不高,依靠加班能够获得更多收入,所以工人们也愿意加班,甚至于加班不够反而会抗议。重庆富士康工人月基本工资在2000元左右,通过加班可以拿到三四千,所以,尽管辛苦,可是他们却仍然希望加班。但工资问题却受众多因素牵制,不是富士康所能独力决定的,甚至也不是中国工人乃至总工会能决定的。中国流水线上的工人,也面临着其他国家价格低廉的同行的严酷竞争。

所以,不管是自杀问题,还是加班的根源即工资问题,都不容易解决,在不短的一段时期内将一直存在。平心而论,在这个大前提下,富士康做得已经不错了,执行“六休一”制度,不断致力于提升工业自动化水平,在企业内部成立了“员工关爱中心”,聘请专业的心理咨询师,为员工提供全天24小时不间断的精神关怀;每年拨出超过亿元的“相亲相爱”经费。富士康的这些所作所为,肯定已经远远超出中国绝大多数其他劳动密集型企业。

富士康相比其他企业已经做得很好,为什么还会在没有任何兆头、没有任何具体事件的情况下遭到一个不是政府部门的“政府部门”点名批评呢?更何况,并没有确定的研究结论表明,这个批评中的主要指控“自杀与加班之间的因果关系”是存在的。

树大招风是常态,作为国内首屈一指的劳动密集性大型企业,富士康被放置在聚光灯下,是一个典型的大户。其次,不管富士康怎么做,只要它雇佣着几十上百万的蓝领工人,公共关系形象就不可能好。毕竟,在中国大多数人从小被潜移默化形成的观念中,雇佣工人的另一个涵义就是剥削。

正是因为如此,富士康牢牢地与“血汗工厂”四个字联系起来,成为一个可以敲打以显示政绩与立场的大户。执法影响大,成本小,仅仅几句话,一次行动,一次抽样结果,就能引起舆论的传播,并引来叫好之声。相比之下,一个个地去纠察更严重、更普遍的中小企业违规现象,行政成本高,罚款、政绩收益却低。

但是,不管是作为舆论热点,还是本身具有负面的意识形态形象,甚至行政、执法中的性价比,这都不是有关部门对富士康更严厉的执法甚至不时敲打的理由。政府机构行政、执法,或官员关键性的发言,每一句话都应该有依据,每一个行动都应该符合程序,即使目的崇高,也不能脱离依据与程序,否则反而会破坏行政部门的公信力与权威。

随着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人们的意识水平也在不断提高,形势总走在一些人的前面。全总的指责遭到了富士康的反驳。大户虽然在聚光灯下,但公关能力也强,社会资源也多,而社会的发展也给了大户们辩驳的言论空间,行政部门行政与执法,还需在具体案件中实地调查,依法办事。

刊于《南方都市报》 | 2015-2-6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陶然: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及其挑战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
  • 李步云法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