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分论坛二B

高利民:大规模消费升级将利好中国经济

我跟前面几位老师相比,我是比较乐观,可能是整个会场里头最乐观的,在地方债问题上,我可能跟我们王老师一脉相承。我觉得从大的宏观层面来看,我们现在可能面临一根中国最大的阳线,比前面三十年加在一起还要大很多的阳线

理论是一个方面,最主要我这几年跑了几百个底下的县,在县级城市里头,我有一个阶段主要是投医疗行业,医疗行业大量的跨国公司现在的增长速度跟不上医疗行业的增长速度。在十年前,跨国公司只要覆盖50个城市500多家三甲医院解决问题了,但现在如果要覆盖整个市场的80%,它得到600个城市里头,中国的城市化增速很快,十年时间,同样的市场占有率,医药公司需要从进驻50个城市变成进驻600个城市,以这种速度再过十年,同样的占有率医药公司需要进驻1500个城市,这个什么概念!

这是在其它国家从来没有发生过的现象,因为其它国家大城市人口集中程度非常之高的。我非常赞同李迅雷老师的一个说法,你看东京占整个日本人口41%,首尔占整个韩国的25%,包括像美国那么大的地方,一个纽约占整个人口的6.5%,到了中国,上海2400万占总人口的比重却非常低。从这个角度看城市化,会发现中国的机会很多,其中一个机会在上海,上海本身非常大的阳线。现在上海2400万人,再过10年变成5千万人正常吗?完全正常。从这个角度,我们说点题外话,你应该买房,因为上海房子还要涨,我提一点建议,大家在上海可以考虑买目前10万块钱的房子,这些是价值洼地,远远没有达到应有的价格。

我们说地方债或者基础设施建设也好,谈中国未来的情况,我们比较关心居民的资产负债表,这块可能最健康的,企业部门和政府部门可能有这样那样的问题,而这些问题没有爆发的核心就是因为有非常健康的居民部门的资产负债表,而且还在连续改善的过程,这个过程体现在下面几个方面:

最主要的是中国不仅仅有大量中产阶级在诞生,而且中产阶级的升级过程比预想快得多,换言之你是中产阶级,中产阶级变成富裕阶层,富裕阶层变成非常富裕阶层,这个速度从什么也不是变成中产阶级,这个速度还要快的多。我们看数据知道,中产阶层20101.45亿,20204.15亿,净增是2.7亿,算200%的增长。从富裕人群角度看,从7千万增长到2.8亿,这是400%的增长,从非常富裕阶层,从3千万到1.6个亿,500%的增长。说明什么?中国从你什么也不是到中产阶级,中产阶级上升流动速度非常之快。有一个推论,大家说中国社会出问题,什么问题?一点问题不会出,大量人向上流动,这个速度加速过程里头,你说出什么社会矛盾,这个矛盾想出都困难。这是居民部门升级第一个特点,不仅仅是中产的大量诞生,而且中产向上的进阶的速度在加快。

第二大特点,中产富裕阶层分布在哪里?并不是在集中在大城市,而主要集中在三线城市,未来新增75%的中产富裕阶层将来自三线城市。这个特点是非常有意思的,把中国的中产阶级和富裕人群分解成三个不同阶层,或者说我们有三个不同类型的中产人群:一个最广大中产阶级是在三线以下城市,不管资产量还是人口总量占比,都有75%;而在一、二线城市里头,中产人群和富裕阶层分成两块,一块消费升级类,一块消费降级类的。像刚毕业大学生过了5年还在上海,两口子不说养孩子,买房子很困难,绝对是典型的消费降级。

假设2020年我们有4个亿的中产,什么概念?整个日本2个亿多一点的人口,德国8200万,韩国5千万,我们却有比这些国家加起来还要多的中产,所以,从这个角度,如果你对中国没有信心,那对于什么还有信心?中国这个大阳线,主要在居民部门有非常大的改进。

居民部门资产负债表升级意义在很多方面有很多的体现,基础设施建设也不例外。居民部门的变化对于基础设施,对于城市化需求程度提出一些新的需求。什么意思?我原来是一个三线城市的同志,资产负债表没有升级之前,原来只能住在当地,但如果资产负债表一半升级以后,居民对于基础设施的需求会从一站式到组合式,什么意思?不仅仅在当地买房,我还要到上海买房,把孩子老人送到这个地方来,老同志看病送到上海,小朋友念书送到上海念书。他的资产负债表升级,使得当地的基础设施不可能满足他的需求,像引资一样到上海采购一部分,变成组合式的结构。中国现在有1234线城市的分级,但在今后十年有一个非常大的打乱的过程,像上海有可能今后十年当中最大的受益者,我建议大家在明年上半年或者今年买上海的龙头概念股,今后3年,上海一定出现比现在上涨10倍的股票。

也就是说,居民部门消费升级可能还会带动新一轮大移民,以前说移民,都是在东部搞一个工厂,把中西部剩余的劳动力往东部转移,今后的移民实质是往资产负债表倾斜,把大城市组合在资产里头,对一线城市的基础设施有需求,未来城市化呈现非常复杂的现象,时间关系不再多展开说这个事情。

以前谈到基础设施,讲到底它们的服务重心是为产业服务,而下一轮基础建设会有所不同,而且不同级别的城市基建升级的内容也不一样,比如上海,未来基建不再是服务于企业,而是更多服务于居民消费升级的需求,所以这些基础设施可能从地面往下走,搞水和电能源这些东西。

最后再强调,我们对于上海更要充满信心,在座各位在今后几年将享受到上海最大上升的机会。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孙明春:中国经济转型升级中的投资机遇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
  • 李步云法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