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分论坛三B

刘胜军:自贸区改革不要过度乐观

大家下午好,非常高兴有这样机会和大家交流。

说到改革不光中国搞改革,美国也搞改革,而且每个国家改革都很难,欧洲的改革大家看到进展非常缓慢。但是国外搞改革跟中国有很大区别,譬如奥巴马搞医改,那是怎么个搞法呢?就是你可以提出改革方案,但是这个改革放恩在生效前要进行充分的利益博弈,要举行听政会,不同党派可以提出不同的观点,最后再拿到国会表决。为什么这样改革要通过这样充分的利益博弈过程是非常关键呢?因为改革的本质就是利益的冲突,改革就是改变切蛋糕的方法,但是很不幸我们中国的改革基本上都不是他那个方法做的。这个也是为什么我们改革进展比较让你失望的原因。

我们中国改革是什么?看一下我们中国经济学家都在猜,猜三中全会,猜上海自贸区,猜很多其他的政策。那么为什么会猜?就是因为我们政策制定过程基本说是政府主导的,他没有一个和市场和民间进行互动的过程。三中全会也好,自贸区也好这个方案在出台之前就变成了国家机密,这就带来了一个问题。什么问题?你假定制定改革方案他是利益中性的,那么政府是不是利益中性呢?现实告诉我们是不可能的。大家对三中全会也好,对上海自贸区也好可能我们都不要抱有过高的期待。

刚才林总提到说最重要两个改革,一个负面清单,一个金融自由化,我非常赞同。我觉得自贸区改革的成败基本上观察这两个指标。第一个负面清单出来以后基本已经失败了,因为等于没有突破。当然了政府可以许诺,现在是1.0版,将来有2.0版,既然这样为什么不直接做出一些实质性进展呢?我想当然不是因为上海市政府不愿意,可能因为很多北京的部委有很大的阻力。

接下来大家还抱有幻想就是金融自由化,金融自由化如果再不能取得实质性突破,我想自贸区改革是非常难的。金融自由化为什么重要?我觉得他是自贸区灵魂。自贸区虽然说为了实现贸易自由化,投资自由化,但是贸易和投资自由化离开金融自由化是没有办法实现。金融是现代市场运作的基础设施。从这个角度来讲金融改革是决定自贸区成败最关键因素。甚至我觉得比负面清单还重要,当然负面清也很重要。

李克强为什么在上海搞自贸区。我觉得李克强是中国的改革先行者,从邓小平,朱镕基,现在我们又有了一位搞改革的领导人。我非常认同李克强总理改革的诚意,他上台以后很多发言能感觉到他对改革有清晰的理念。应该说他已经提出了改革的愿景,但是改革怎么落地?在中国这样复杂的官僚体系和政治体制下这是非常高难度的挑战。所以我们看到李克强抢在三中全会之前提出上海自贸区的方案,他可能是作为一个试验,或者测试。当然他也可以利用上海自贸区,我刚才说了因为上海自贸区改革核心是金融改革。所以说如果自贸区成功的话对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对人民币国际化可能会带来比较大的推动。

自贸区为什么搞测试?测试什么?第一个它对三中全会的改革方案探路,三中全会的改革应该说和自贸区改革有交集,但是三中全会改革会更大。譬如说三中全会核心之一国企改革,国企改革自贸区就不是一个问题,基本不是一个问题。所以说自贸区改革是小的改革,但是这个又很重要,因为他测试两个重要领域。第一政府放权到底放什么程度,第二我们金融自由化到底能够推进到什么程度。这两个改革对于三中全会来讲也是至关重要的议题。第二测试民众的期望值,有一种说法过去十年是改革失去的十年,中国人民想要改革已经想疯了,所以提到自贸区改革大家想这次是自贸区改革都非常的激动。我觉得对政治家来讲他确实也有这样的目的。一方面测验一下大家期望值,另一方面给大家一些信息,大家一直等,最后没有信心了,就不知道政治家是不是有诚意了,我觉得自贸区是政治家释放诚意一部分。第二更重要不是为了测验你,而是为了测验官僚体系,因为改革能否成功不光取决于总理,还取决于整个官僚体系,这个还是悲观的,官僚体系本能的对改革有一点抵触,这个可能是出于风险顾虑,也可能出于不愿意失去权利的担忧,第二种会更加强烈。第二种力量是不会放到桌面上说的。

自贸区的原则其实这些都是方案内容了都写的很清楚了,是先行先试,上海自贸区肯定会走在全国前面,风险可控,分布推进,逐步完善,后面这些话很重要,我们自贸区的改革他和伦敦1987BIG BANG不一样,伦敦的BIG BANG一夜之间说我们什么都不管了,都自由了,上海自贸区不是这样的,我们会是一个分布渐进式的改革。改革的核心内容当然是说利率市场化,人民币可兑换,人民币的跨镜使用,也包括一些金融业进一步的开放等等。那么他的目的当然是希望实现跨镜融资的自由化,促进跨国公司能够到上海设立总部,推动金融业的开放等等这是它的一些核心的问题。

那么对于银行业开放这个方案提到说允许符合条件的外资机构设立银行,这个没有太大的意义。允许符合条件的民营资本与外资金融机构共同设立中外合资银行,我觉得外资金融机构压根没有兴趣和中国的民营资本合作设立合资银行,他对中国民营资本合作没有什么意义,所以等于没说。有限牌照银行有的说法是说不允许吸入存款,如果不允许系如存款我想这样的银行对中国的民营资本没有多大意义的。中国民营资本要的就是能够吸收存款,能够和大银行公平竞争的银行。当然离岸银行业务上这个应该是比较容易做的,也应该推动的。现在很多民营银行申请,从05年就开始了,一直做这个中国梦,我觉得大家期望也不要太高。现在虽然有很多得到工商总局的核准,但是这个对是否得到批准设立银行没有什么关系,工商银行总觉得核准没有什么意义。当然了我现在倒不是说希望批准阿里巴巴搞银行,或者谁搞银行,这个不对,我们不能搞成审批制,这不叫改革,真正的改革是什么?我要设立一个透明的标准,只要符合这个标准的民营资本都可以设立银行,但是一定要保持公平的游戏规则。而且这里面很重要说民营银行肯定有严厉的监管,银行毕竟是特殊的行业。所以民营资本千万不要抱着说我办一个银行可以解决我集团公司的困难,我觉得这是一种幻想。

对于自贸区推进当然有很多说法,有的说全国各地现在都在申请自贸区。我个人认为没有必要,不是说因为我在上海工作,我也不是上海的官员。不是说因为利益认为没有必要,而是说从自贸区使命和李克强当初设计自贸区理念出发没有必要批更多自贸区。我们现在要做是集中精力把上海自贸区改革真正实质性推动,推动之后尽快的在全国范围内去推动全国范围改革,这个才是上海自贸区使命。上海自贸区设立不是为了上海自贸区搞成功了,天津复制一下,重庆复制一个,这个不是自贸区初衷,自贸区是为了推动全国全方位改革,特别是与三中全会结合在一起的这种转型。

大家看到中国的改革饥渴症在自贸区体现的特别明显,我们不讨论这个,至少说大家对于自贸区有点过度乐观。已经有一些信号,第一揭牌仪式,不提倡干部自由商务会上出席,我觉得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国家,这样一个注重仪式感的国家这样的信号其实是值得我们思考的。

第二负面清单,大家已经提到了大大低于市场预期,第三金融管理的细则出台现在也是非常缓慢。大家还记得不记得温州金融改革,当时说了好几个时间表,一拖再拖,就是因为官僚体系里面遇到的阻力非常大。所以拖到最后温州金融改革失败了。

王新奎说自贸区改革的核心是监管长一寸,审批减一寸,就是说政府希望能够取消审批,但是前提条件是我们监管能够跟的上,特别金融领域更是这样。第二非常明确的信号资金,从自贸区流到海外是可以的,但是从自贸区流入到境内是要严格控制的,就是说二线还要管住。换句话说如果你是内地企业,希望到自贸区搞一个平台,然后去融资,融资以后转移到内地解决资金困难,我认为没有那么容易,这个会受到严格的限制。央行副行长强调自贸区的金融改革必须以渐进方式进行。周小川说引导民营银行立足小微金融,换言之民营银行要想要和国有银行一样的地位是很难的。自贸区基本可以说是李克强工程,是李克强总理推动,他的核心理念要正确处于政府与市场关系,第二我们要改变过去十年不负责任的货币与财政政策,学习里根学减税,真正的减税,而不是结构性减税,结构性减税最后变成不减税。通过制度改革释放新的红利,城镇化,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中国经济增长的速度会出现放缓,放缓也未必是坏事情。

我们看一下历史上的金融改革是不乐观的,2005年的新36失败了,促进非公经济36条失败了,2010年的新36条失败了,2011年温州金融改革失败了,2012年的郭树清改革失败了,村镇银行小贷公司我觉得也基本上失败的。改革为什么这么难?李克强是政治家,他提出自贸区先抛出一个概念,但是抛出这个概念之前并没有在官僚体系内部进行严格的论证,也就是说先有概念再有博弈,再有利益的博弈。改革简单说他就是政治家的改革精神和官僚集团的改革惰性之间的拉锯战。官僚集团第一个是不改革,因为第一改革有风险,第二改革在中国目前这个阶段,所谓的改革就是政府放权让利,你不能指望每个官员都会有灵魂深处的革命。另外对任何一个改革而言我们作为市场、学者,大家看到的都是改革得好处,都是改革的红利,但是对于官员来讲他们看到总是硬币另一面,他们看到总是自己即将失去的权利和改革可能会带来的不确定性。所以明白这个道理就知道改革肯定不会是那么想象那么简单。

改革本质是一个利益博弈的过程,在这个过程当中政治家希望推动改革的,因为他们意识到不改革中国经济是难以可持续发展的,甚至会引发社会的危机。官僚集团是本能抵抗改革的,如果我是刘铁男我也不愿意改革,民众当然希望改革。所以我们改革能否成功就取决于力量的博弈。对未来得改革成效对关键因素就是取决领导力,过去有的说法叫做政令不出中南海,我想朱镕基没有这个问题,因为他有领导力。什么是领导力?所谓领导力就是领导不要做好好先生,哪个部长不支持改革就把他拿下,就这么简单的事情。

价值观当然很重要了,过去很多政策一半是无知,一半是无耻。为什么?因为很多人不懂经济,不懂经济他又掌握着国家经济巨大的决策权,就容易乱上加乱。很庆幸是李克强是经济学博士,那个年代的经济学博士还是有含金量的,他的论文也得了好几项奖,我觉得还是懂经济的掌舵人,这个很重要。习近平总书记大家知道他的父亲习仲勋文革十年做了16年牢,比文革还长。所以我们相信习总书记和李克强总理都是真正的改革者,三中全会方案我们抱有期待,当然也会遇到很大的阻力。

对自贸区金融自由化风险主要是热钱的套利,这个媒体讨论比较多。刚才林总也提到了,因为是在境内所以要实现完全的风险的隔离可能比较难。当然我们可以用帐户分类管理手段来解决一部分的问题。另外我们从美国经验看譬如利率市场化,美国80年代之前也有利率管制,美国利率市场化用了五年时间,从1982年分布的,譬如说提高利率上限等等慢慢最终实现全面的利率上化,用五年时间。我想对中国来讲也是一个渐进式过程,包括资本帐户的兑换我想也会是一个渐进是的步骤。

随着刚才讲这么多问题,所有制歧视依然会长期存在,但是我们也可以看到互联网金融正在颠覆我们的银行业,换句话说这个可能是未来推动中国改革最重要一个动静。也就是你不改市场已经把你改掉了,就像马云说的一样银行不改变,我们来改变银行。谢谢大家。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孙明春:中国经济转型升级中的投资机遇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
  • 李步云法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