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分论坛三B

赖长庚:自贸区最重要的并非金融改革

我今天接受邀约讲的时候看到前面是两位经济学家非常高兴,因为我不是经济学家,也不是学习经济的,所以我讲比较幼稚话题请大家原谅。

我单纯从海外人看这件事情,实际我去年11月份派中国之前我在香港待了八年,在台湾做了20几年事。如果从海外人看自贸区观点来看,事实上当自贸区这个消息一出来之后,香港报纸第一个就讲说,香港的李嘉诚讲说这个会对香港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到时候香港的地位会受到自贸区很大的影响。你实际看完了所有自贸区到目前为止报告中间,很着重一件事情就是不同的帐户,分开帐户。从香港人观点看,他觉得说你分开帐户管理来讲事实上你是不是在中国创造新的一样离岸业务,我们俗称的OBU,这个OBU假如在中国创造新的离岸业务,因为中国银行从事离岸业务事实上有限制的,必须得到各个方面的允许。假如说你在中国创造新的OBU,你又允许中国公司到自贸区里面开设公司。在这两个分隔的制度下创造出这个环境的话,在这个之前所有中国对外所有的投资有海外交易筹资就是香港。

现在说中国在上海创造出新的自贸区,开始创造出离岸业务中国的公司可以到上海开公司,上海银行可以提供他对海外融资需求的话,这就回到刚刚房先生讲的。其实自贸区我们看来最大影响就是说中国人是不是凑出他自己的离岸业务来支援他自己在海外新的各项并购,或者海外投资。这点其实很重要。因为在我们看起来,如同前面两位经济学家讲的非常清楚,中国红利开始消失了,中国人口红利消失,很多事情都在消失。过去这几年在所有变化中间最主要主轴是人民币国际化。中国人每天想的就是万一他的人民币不能国际化,他以后不能像美国一样。在中国政策转变上我们外国人看的话,你在中国整个政策转变上你开离岸业务允许大家开始出去并购,以国内的银行,不是四大行,用进来协助公司开始在上海作为筹资中心去海外并购的话,你基本上是从中国90年代开始以并购战略物资起点,开始到设了国家主权基金,可是国家主权基金跟战略投资到目前都不能满足中国必须面对下一轮所产生的劣势。这种情况下中国对外投资跟对外并购维持国家的长远性看起来非常严肃一个议题。在这种情况下目前的架构以中国仰赖香港作为单一的窗口,就算在上海本身的话它会拥有很多的优势。

因此对于上海的自贸区的发展,就离岸业务本身来讲叫做我们外国人看,我是台湾人,我们从台湾人观点基本讲是整个战略思考一步,也是整个经济发展演变到现在为止必然的结果。自贸区本身来讲,我们金融从业人来讲,自贸区本身强调不是金融的改革,金融改革不是最大重点。从离岸业务分割来讲,那么离岸业务的本身协助中国企业走出去,利用中国银行不必去海外直接设立分行,能够在上海直接支援这些公司的话,对于中国走出去,对于整体资产负债表变化是很大的进步。

各位在人民币国际化过去几年中间对中国最大的实质影响是人民币出海。所以人民币已经变成了一个我们对外国人的债务了。这是一个很大的变化。当中国公司在这里能够发展离岸业务,这个离岸业务可以从事海外人民币你又创造新的投资机会,是用人民币作为金融的机构,这样我们更创造了新的债务。其实最美妙一件事情最后欠所有钱都是人民币,这是最重要问题。这种情况下在我看来中国人在上海自贸区金融的改革并不是重要,其实你看就人民币单单本身的观点来看,人民币已经做了很多的改革,其实PBOC过去几年在很多细节上改变是非常明确。所以人民币已经达到相当程度上一个国际化。我觉得自贸区最重要是离岸业务,海外投资。在海外投资中最后回来的重点还是希望以人民币作为主体的海外投资。

各位注意到,我个人认为,这点跟各位解释一下。人民币自由兑换对我来讲,我从台湾经验看,所有的小国因为他国内经济有问题,所有小国面对如何长时间让他国家资源最好的运用,维持他财富增长,你看小国家就会创造主权基金,看挪威,新加坡。他们为什么创造主权基金?因为他们没有把它的货币国际化,国际化不是他们一个选项。中国我觉得经过了早期的这些变化,他的主权基金怎么能够应付排山倒海进来的美金呢?

所以说釜底抽薪的方法还是人民币国际化,还是把债券,中国的整个资产负债表全部变一变,变成以人民币作为主体的财务报表。在这种情况之下我觉得当然贸易主体经济,实体经济的变化会促使很多人,譬如他现在分隔债务,有一部分完全可以做海外人民币,你根本没有所谓的两边要可以互相兑换的情况。第二个海外就是海外,海内就是海内,所谓目的不一样。从这点看上海自贸区绝对会对其他的过去窗口造成某种程度影响。这个也是以人民币作为主轴发展彻底改变中国资产负债表非常重要的变化。中国现在有钱了,输出是钱,用自贸区的方式筹资,把筹资货币主体改变。

我们看来这个事情,就是说有贸易上的细节,清单不清单的,在我看来所有事情就像房先生讲的,一定基于非常重要的主轴,人民币的国际化。当人民币一国际化了自由兑换就变成假议题,因为大家都用人民币就没有人民币兑换的议题。你在台湾到处可以用银联卡拿钱了。那么人民币有什么兑换的议题呢?所以这是咱们在香港、台湾看这件事的变化,当然也许外国人看起来有一点搔不着痒处,可是这个也算是我们的一个看法。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孙明春:中国经济转型升级中的投资机遇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
  • 李步云法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