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分论坛三B

林采宜:从自贸区看改革的制度安排

谢谢主持人,谢谢在座各位同仁。

我觉得前面听的几位教授很精彩的演讲非常好。从自贸区设立初衷来看,我觉得国内很多讨论阴谋比较多,中国人比较擅长用阴暗的心理揣摩美国搞的TPP好象又是什么阴谋,把中国排出在外。我认为这个不带你玩自然有他的原因,不要以阴谋的角度考虑问题。美国是一个民主国家,他不会因为政治的阴谋牺牲经济的力量。中国应该在当今全球是非常重要的贸易伙伴,也是非常重要的市场。没有一个国家会忽视这个市场,不带你玩不是因为要玩阴谋把你排挤出去,而是你的规则可能人家比较失望,这是我的揣测。所以TPPTAP可能是一个新的规则。我们同内部看为什么设立自贸区?也有的人也揣测我们是针对他这个阴谋,我个人觉得还是从经济角度说事。其实我们高增长时代已经过去。我们过去十年高增长靠什么?第一人口红利,现在没有了,计划生育把中国的人口红利全都玩完了。第二储蓄红利,目前我估计我们在座有几个人还愿意把资金按0.3利率,活期利率和3%的定期利率存在银行。第三个土地红利,就是国有土地你想怎么批,怎么批,国家垄断买卖权。农村的土地想要怎样就怎样,我估计这个时代没有过去,但是也快了。

我们讲到WTO全球外部的依赖,其实我们之所以在这个市场开放以后能有十年高速增长最主要还是我们人口红利。中国在国际贸易竞争格局中有什么,不是因为华民教授不在这儿,其实我不太同意他的观点,中国在国际贸易中唯一能输出就是你的低成本劳动力,但是随着人口红利的消失,低成本人口劳动力也消失了。我们现在中国的劳动力成本比印度、印尼、越南过过30%。那么在这样情况下全球经济复苏没有我们中国什么事了。经济要增长,外需没有了,怎么办?我们要寻求一种新的增长模式。自贸区怎么设计出来?恰恰刚才华老师说的我们要寻求服务贸易的增长。

前一段时间大家转过一个帖子关于克拉海峡,关于上海洋山港要代替新加坡等等。我觉得我不太用政治的阴谋揣测这些事情,但是如果出于经济的驱动我认为人之常情,外贸对经济的增长,以及我们内部增长支撑点实际都在消失,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必定寻求一种突破。

从外因看刚才已经说了,我不主张阴谋论,但是你在新的贸易竞争格局下来怎么办,人家不带你玩,你自己还得玩儿,那么我觉得搞一个试验田。这个试验田我个人认为一方面我们仍然要加入整个全球贸易大格局,加入全球经济和金融的循环。中国经济对外的依从程度已经不能容忍我们在关起门自立门户了,这种情况下我觉得自由贸易区的设计他从金融到贸易,到服务业全面的开放实际是对新的国际经贸原则的适应,我认为是适应。为什么开在上海?他作为一个试验田如果有风险,既然是试验田风险也就在这块田里面。自贸区现在的阻力在哪里?关键阻力不是问题,所谓想不通人大部分是假装想不通,真想的通的人他已经老到在这个时代已经没有话语权了。现在即便是50后出生的,别说60后、70后,对开放的问题,对自由经济的问题,对价格在市场中作用的问题我觉得没有人想不通了,真正的阻力是利益的格局。怎么样才能够改变这个利益格局?我觉得自贸区可能是一个出口吧,在全国要推一项改革阻力远远大于在自贸区推一项改革,我想这个可能就是一个突破口。

改革的路径选择,刚才很多人谈到政府的负面清单怎么那么长,我觉得我没有注意到他的清单多少长,我比较注意到他终于搞负面清谈了,就是他终于接受人家的游戏规则了,清单是比较长,但是杨雄说过这是2013版的,不排除我推出2014版的负面清单比这短很多,更不排除我推出2015版负面清单更短。所以我觉得既然走到负面清单,我觉得这种机制,政府在经济管理上面这种体制的一种变革大家还是要给予基本认可。之所以负面清单这么长,各部委没有想好怎么控制风险。既然没有想好可能会有一种更多的限制做风险的缓冲。第二我觉得也不排除他为了降低改革的成本和阻力,回避直接触动既得利益所带来巨大的风险。在经济改革方面我认为还是比较乐观的,因为中国现在别无选择。

那么自贸区制度方案创新要点认为只有两点,第一点经济管理制度的改革负面清单管理对行政体系的改革,他是那么写,但是我个人不认为他将来会成为实实在在的举措出来。因为要断臂,断自己手,刀一定在别人手里,自己右手拿着刀断左手,我认为不可能。在经济管理方面如果能建立负面清单管理,并且把这个清单放的越短,这个就是很不错的看点了。

第二个自贸区两点实际上金融的改革,金融其实是非常容易渗透的,就像非典一样的,你说有的区吧,其实这个区,区内和区外真的像非典在人群里虽然戴着口罩,但是金融自由化实际是你很难阻止他向外渗透的。

我觉得它的看点第一负面清单管理,这是政府在经济管理方面有所创新,是一个比较良好的可以预期的开端。第二个我觉得是金融这快,刚才说了贸易自由化,投资自由化,其实贸易自由化归根到底都需要金融自由化,金融既服务于贸易,也服务投资。我个人看自贸区亮点从内容看应该是金融自由化,就是离岸业务发展,从制度层面看我认为负面清单可能是一个看点。

改革的难点在哪里?负面清单看起来很美,但是他缩短速度是怎么样的?我不知道2014版负面清单会短能短多少,还有2015版的,这个也是考验我们改革的阻力,包括政府对这快开放的促进力度。第二服务金融贸易他本身的特殊性,就像刚刚说的非典它是无界的,你戴多少层口罩还是会传染的。那么你要金融自由化不会局限于自贸区的,听说有三年一说,其实三年之后应该全国都会有的,这就是金融自由化。目前来说在中国,你要说改革的难度最小,刚才张明说的是资本的改革,实际金融市场改革相对来说阻力也是比较小的。为什么?你说利率市场化现在有几个人把钱存在银行,所以利率实质已经很大层面已经市场化了。然后汇率市场化我觉得也走在路上,所以说资本项目没有开放。我们都知道在香港和深圳有大量的通道能让你的资本顺利到境外去。其实资本项目开放只是在制度上给这种资本的跨镜流动给予一种追认,给他一个合法性。但是这些现象,资本的跨镜流动,利率的市场化它本身已经广泛的在现实生活中存在,还有民营资本的问题,政府没有给民营资本发过一张正式的牌子,但是我们现在看到民间的金融,这难道就不是一种金融自由化力量。所以市场已经存在,就是制度什么时候给予追认的问题。自贸区可能就是说给目前金融市场发展,或者金融自由化给予一种法律层面的追认和确认。我今天就说这些,谢谢各位。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孙明春:中国经济转型升级中的投资机遇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
  • 李步云法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