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分论坛三B

房四海:从上海自贸区看中国改革

金融危机以来从2007年以来做经济的连续追踪,昨天晚上追到“138号报告”讲是全球公关,昨天晚上是一个夜话,今天是自贸区看中国改革。在过去一年当中,我在深圳浅海大概参加过将近九个月类似自贸区的建设一线工作,有一些体会。自贸区现在不太好讲,因为前面也讲了很多自贸区国际金融理论,那么我通过自己的体会可能理论东西不讲那么多了,讲讲自己的体会,包括对未来前瞻。

本轮危机发生在20072月份,到高潮是2008710月,200815号实际是金融危机下半场,而最后是欧债危机。今天我们讲可能全球地缘政治的格局,包括全球金融国际体系可能遇到一些变迁,或者挑战。以WTO为框架的体系是不是必然的?不是必然的,都是历史的演化,这么一个基本性的东西。138号报告昨天讲了很多,全球地缘政治格局发生了一些变迁,我们讲很多国家,包括土耳其很大很大的国家,以前还有一个罗马帝国存在一千多年,罗马帝国最后倒了有一个外甥女,罗马帝国外甥女到了俄罗斯去了,俄罗斯跟欧洲有联盟,最后成立一个东正教。大家都有一种渊源,我们讲本轮危机到今天我们观察,或者展望美元最大的货币体系遇到了挑战,很多体系来自一种信念。美元这种信念遇到一些挑战,国际产业体系需要再平衡。WTO框架现在不太适合全球新格局。我们讲本论危机是全球步行的产物,在本轮危机之前全球最大泡沫是什么?不是地产泡沫,是全球制造业泡沫,大规模的生产的东西,那种框架。所以本轮危机我们讲,去年我跟我们股东做内部报告的时候,股东就在那个重头,包括138号报告讲的去全球化,而不是全球化,而这个是再全球化,不叫新全球化。包括TTIPTPP、包括自由贸易区,包括欧盟都是区域,从全球化到区域化非常简单的道理,我们看《三国演义》实际逻辑很简单,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就这么一个情况,这是全球的背景。

WTO的背景主要是有形的货物贸易,全球制造业。我们讲新一代自贸区形势来讲是第二代自贸区,或者叫新一代自贸区,或者叫做WTO2.0版,或者按年代意义来说,这个自贸区称呼称错了,应该叫做上海自由投资区,而不是自由贸易区,因为有一个误会。加入新一代自贸区就不是WTO框架了,参照性发生变化了,以前我们都讲在早年都说地球是宇宙的中心,后来哥白尼讲太阳是宇宙中心很多人要自杀了,适应不了了,其实就差不多,就是换一个框架。

新全球化,或者是第二代全球化是什么意思?新的多边贸易协定。这个贸易跟投资是两个方面,在有形贸易当中贸易跟投资是两码事,而且贸易和投资是替代效应,服务贸易、无形贸易中贸易是靠投资体现的,譬如说金融服务,譬如美发店,我们要享受美国人的理发服务,他必须投资美国人在上海开个理发店才能理发,他没法进行那种我们传统意义上贸易那个概念。以服务贸易投资自由化开展这么一个习惯,这个领导表态了。919号王歧山讲推动全球价值,促进贸易投资自由化。上海自由贸易区叫做上海自由投资区,要不然别人有误会,服务贸易。

我们讲全球产业体系,本轮危机之前看现在所有的、包括全球的指标,制造业都在下降。过去WTO框架,包括中国好象在加工行业取得比较优势,好象比较那是基于人口红利,低端资源的耗竭。我们研究经济学可能不光光是狭义的经济效益,还有环境,还要考虑到我们的环境,大家在上海感觉不到,北京那不是适合人类居住,北京到上海心情很愉快,尽管上海也污染,起码它像个空气,北京那不叫空气。资源污染,环境污染,低端锁定,成本上升是这样情况。提升制造业全球分工地位难以实现,我们讲本轮危机到现在为止复苏最好是德国,英国、日本。我们制造业不上不下,半调子,高端搞不过德国,甚至都搞不过日本韩国,低端搞不过越南,斯里兰卡。干什么事情不能做半调子,要么做高端,要么做低端,构件全球价值连,是服务业的价值连,而非制造业。我们制造业是低端,低端你搞不过越南,斯里兰卡,孟加拉,就是这样不上不下。

服务业最后还有一个结论性的东西,我们讲讲WTO20.版。WTO2.0版就是自由投资区、自贸区、自由服务区三位一体,我们现在是讲去全球化,过去全球严冬的,我们做宏观分析师,其实070809年非常好分析,一个大变量那时候写报告很轻松,现在你要分析起来一个个就多了,变量多了,这么一个情况,看起来好象0708年金融危机其实好预测,那是一个变量,是这么一个习惯。

新一代自由贸易区概念不一样了,过去是低端锁定,是制造业,工序的一个分工。全球价值连分工是具有高附加值的服务环节,体现的是普世价值。新兴的全球化是普世价值,刚才我讲我在深圳浅海一线亲自参加了深圳浅海搞离岸金融,自贸区,但是没有提自贸区的概念,如果真的要搞这种离岸金融需要什么?需要一国两制,把浅海承包过英国,把上海自贸区承包给德国,或者美国,不要承包给日本。没有一国两制这个离岸金融不可能搞成。这是我自己亲身的经历,全球价格连分工,譬如说医院、教育、健康养老,我们是结构性不平衡,一方面制造的产品供给无限,一方面小孩上学,看病,这种以人为本普世价值相关的产业供给远远不足,全球供给不均衡,区域不均衡,过去是制造那是过去70后、80后民工比较老实,90后你让他干活,他才不干,90后你分不清楚谁是城里小孩,农村小孩,不干了,都愿意做服务业,遇到酒店做个服务员干净的,卫生的,我们90后这些小朋友都做过调研。

国际形势:美国的一体两翼。美国的北美自由贸易区想搞NAFTATTIP,和TPP,以期树立全球经贸新秩序,中日韩自贸区进展缓慢。中日韩自贸区肯定也谈不成,我看过美国一些内部的教材,当年基辛格给美国的精英写的教材,美国防止德国跟俄罗斯结盟,防止中日结盟。如果德国跟俄罗斯结盟那就完蛋了,二战之前,共同瓜分世界,是这样。中美可能还能谈成,这个实际就是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但是还有一个情况能搞成的,譬如说中国跟非洲,中国跟东南亚。刚刚参加了商务部搞的《第四届国际投资论坛》,他讲的是对外投资,反向的FDI,就是跟东南亚这些国家。事实上我们讲的中美经济联系都紧密,中国跟美国双向的直接的FDI少的可怜,跟欧洲也少可怜,当然跟欧洲在上升,跟美国也没有在上升,无论增量,还是流量,还是忖量中美双向的FRI,特别流量这块增长非常少。我想中国也在那个环境下,全球体系的情况下中国可能要求与自己地位匹配的国际话语权,也就是恢复这个话语权而已。由于以前大陆和台湾内讧,内讧了多少年,恢复了这个话语权,我们本来就是联合国常任理事国,都是忘了这一杈,实际我们要派两个司去东京。

我们讲国内形势全球分工的路径依赖和低端锁定,什么叫做低端锁定?购物街的妈咪(音)经常骗小姑娘,你来做几年小姐,做完了之后再从良,这个不现实的,你做了几年小姐,一日为娼、终身为妓,是这样的。中国吸收FDI和对外ODI仍以制造业为主,这由处于路径依赖,而这是低端锁定,出口产品技术含量总体上处于全球低水平,这些都有数据,我没有展开。国内庞大的消费力尚且没有充分释放,服务业开放具有良好的现实基础。如果这个国家环境稍微好一点,能够享受到服务,何苦要离乡背井。我了解过很多人80从国外回来中国来居住,毕竟是多年的文化熏陶,习惯等等。

打造服务业全球价值连,转变经济增长方式,王歧山公开表态过这么一个情况。你感觉整个外交发生变化,包括李克强到东南亚去跟以前不一样,现在东盟我们中国可以提供安全服务。什么意思?可以派兵保护。我们以前写一个内务报告,我记得是两个政治局常委批的,但是我们讲人民币国际化不要光谈人民币国际化,人民币国际化跟中国企业全球化是一体的。未来人民币国际化我们金融人不要单边抱团,要出问题。大家都知道我们宏源证券以前弯道超车出了问题了。什么叫弯道超车呢?我写个文章媒体不敢发,我说学老乌龟慢慢来。当然我们声音比较微弱一点,但是在40年前慢慢结束了一个什么叫做从容,什么叫无为而治,什么叫慢一点,慢一点可能是好事。包括1989年我们上学时候都搞快了,着急了一点,要慢慢一点,要讲究策略。

改变方向刚才讲了,上海自贸区不是贸易自由化,而是投资自由化。因为投资是服务贸易的载体。我们讲金融业很高端,它是金融服务业。服务业的FDI引入和促进ODI,促进对外投资,中国对外投资很简单可以是ODI也可以。双向投资成为一个新特征,而且它叫中国挂号上海自由贸易区,而非中国上海自由贸易区,也不是上海自由贸易区,就是中国挂号上海自由贸易区是这样的情况,它一个是政府职能转变,实际不是不监管,政府职能转变,他是制度创新,而非制度优惠。我记得我去咸海做项目,第一次反应你这个提法不对,叫做特区的特区,不对,现在没有特区了。第二个,你号称东方的曼哈顿,我去过曼哈顿,你都没有教堂怎么能招商引资呢,上海自贸区能不能作为离岸金融看他有没有规划教堂,伊斯兰教搞一个教堂,伊斯兰很有钱搞一个教堂。包括我们政府以前招商引资他不了解跨文化思考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很难。自贸区的税收、投资都没有那个,接下来是制度创新。

新全球化会树立新的全球投资贸易规则。本轮危机以后尽管美国还是老大,其实还是伤了不少元气了。我们讲美国亚太东夷,实际上是虚幻一下日本人看着美国,日本人把美国吃透了,实际美国在慢慢放弃抵抗,所以日本比较着急,中国跟日本在未来好不起来。包括前一段时间美国要打,美国是2007年要打伊朗,但是没有钱,美国次贷危机了,后来打叙利亚,叙利亚我记得两三个月以前我在证券公司的时候说打不起来,不要那么复杂,美国没有钱,他马上1017号债务上限就来了,债务上限过两天又来了,没有钱。什么叫做财政呢?我们上海研究院原来翻译了一本书叫做《自由依赖与税》,无论自由、民主、法制什么都要写,是这样的情况,当然钱是个必要条件,不是充分条件。

去全球化与全球价值链地位使中国赶上一个机会,中国不出现挑战全球秩序在新的国际秩序当中有一席之地。设立自贸区是制度创新与改革的窗口。那么新全球化本质是普世价值。我们回顾一下1999年哈佛大学政治学教授提出全球化的“三难悖论”:深度全球化,国家主权,民主政治三点只能显效,那么我们展望中国的格局只能这样走,国家主权不能放弃。只能是政治上向左,经济上向右,可能是以后的常态,常态不是一个过度,这个就是讲的自贸区,就是这么一个情况吧,切换一下思维吧,就是一个展望。

从过来人经验看,如果你要搞自贸区也好,离岸金融也好必须搞一国两制,我们是在浅海、上海画一圈,中国比较成功的地方譬如澳门、香港都是殖民地,在1987年有个作家讲过中国要做200年殖民地,当然这个比较反动,这个不是我反对的意见,就这么一个意思。就是上海自贸区看中国的改革,就是一个普世的价值,没有普世价值这个改革很难很难推动,有些话就不便再讲,普世价值国际惯例是这样的情况。谢谢大家。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孙明春:中国经济转型升级中的投资机遇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
  • 李步云法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