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分论坛三A

代鹏:自贸区不是一个灵丹妙药

非常高兴有这样一个机会和大家就上海自贸区相关问题进行探讨。从实际工作部门出发我们总是带着问题参加研讨会,今天也不例外。我把问题简单和大家一起分享。四个方面的问题。

第一方面的问题,自贸区是不是一个灵丹妙药,是不是无往而不利的一把屠龙刀,它有没有经济社会发展一些阶段的要求。

第二方面的问题,我们现阶段自贸区建设和我们整个外贸和国家发展的基本的战略,和我们中国经济未来增长动力的安排有没有必然的联系,如果有必然联系,那么他在美元扮演什么角色。

第三个问题,我们知道在谈到上海自贸区的时候,有时候因为我们长期翻译的问题,会出现概念的混淆,就是FTAFTV的问题。我们到底是谈自贸协定,还是谈自贸区?以前大量研究都是谈自贸协定,但是很遗憾我们谈问题的时候,经常会把自贸区跟自贸区混合到一起,比如中国东盟自贸区,譬如说北美自贸区。这和以往的譬如像在印度安排这样的自由市,西方的自由港,这样的制度和贸易的自由区是不是同一个概念,这是需要我们今后理顺的。

最后一个问题,在自贸区当中我们的人民币国际化怎么开放,这四个问题也是和大家分享我们共同的考虑。

在不久前一次研讨会上,我们有一位专家提到非常有趣观点,他说实际我们改革开放有很多机会是可以抓的。譬如在80年代,在当时我们如果提出来复关,当时是关贸总协定,当时复关这个问题我们争论了很长时间,到底复关还是入关,这是政治性问题。如果复关那是恢复我们的合法权利,如果入关就重新加入,最后大家统一了说我们还是复关,不是入关。大家知道在争论过程当中关也没有入成,改成入市了。有人提出说当时我们85年时候提出入关的话,那么复关可能不会像后来谈的那么紧张,就用一张纸问题就解决了。换句话说一张纸的条款也就把相关问题解决了。

但是再看看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加入之后我们才发现当年许多的想法到后来被证明是比较荒谬的事情。刚刚加入时候一直害怕,害怕外资企业把中国企业彻底打垮,害怕保险公司也好,银行业也好,变成西方对中国进行剪刀差,榨取中国人民储蓄、财富,以及血汗,实现对我们控制的罪恶工具。十几年过去,传说当中许多事情都没有发生。仅仅十几年时间,中国从世界经济第七位一下子跃到世界经济第二位,如果接下来不发生大战争或者灾害,我们可以自豪的说也许最早在第十三个五年计划头两年,中国在经济规模总量上超越目前第一位,而雄居世界第一。也许在五个五年计划之后我们的经济总量和第二位经济总量相比不在一个层面上。这就是入关几年之后的现象。

我们会发现假如我们在今天讨论我们当年这样发展的时候,我们把2001年当时中国情况和1985年做一个简短对换的话可能得出一个可笑结论,如果1985年加入我们早就是地球第一强国了,但是这样的理论是不是成立?我们发现2001年我们整个经济体制计划向市场转换已经初具规模。这个改革对我们开放有非常大的促进,换句话说你的开放能不能很好取得成果,很大程度取决于在改革过程当中能不能奠定相应基础。我们今天基础是什么?如果我们研究中国未来的经济发展路线,我们会发现单纯从中国建国60多年经济社会发展很难理出未来中国经济发展的前途。但是我们如果把人类自工业以来五个世纪的经济发展,我们会发现中国很容易在里面找到自己的位置。

自从工业革命爆发以来,应该说人类工业革命经历了四个非常壮观的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在17—18世纪,我们看到英格兰的百万级人口率先实现了工业化。实现工业化结果是什么?我们看到在意大利、威尼斯、米林、都林一带原来的手工化被边缘化了。我们看到当大英帝国实现工业化后的三个世纪的时间当中有所谓维多利亚式的和平,整个世界在日不落国的控制之下,他成为了有史以来疆域覆盖的纬度最为广泛的大帝国,史称日不落。

19世纪,1870年前后欧洲两个千万级人口工业化国家相继实现工业化。一个是德国的统一,一个法国在这个前后实现工业化。实现工业化结果是什么?整个世界格局发生爆炸性改变。如果我们再仔细研究一下工业化和非工业化差别会发现,晚清如果从1840年开始算的话一直到辛亥革命70年左右时间当中我们屡战屡败,几乎没有从国外获得任何赔款,是单纯向外输出赔款国家,在这个情况下晚清总共对外输出了多少赔款呢?连本代利加在一起是十一亿三千万俩白银。大清帝国在甲午战争前后财政收入达到了有史以来的顶峰,也就是八千三百万两白银的时候,应该说当时中国已经到了财政农业社会当中极致运行的阶段。在这种情况之下晚清70年没有还清10亿两白银所谓的赔款。普法战争1870年前后签《订法兰克福和约》的时候,铁血宰相俾斯麦当年感叹一个问题,说没有把法国的血彻底放干,他当时要了50亿法郎,折合大约13亿两白银,13亿两银行法国像山东一样大的地方是多长时间交清呢?是四年交清,法国像什么事儿也没有发生一样,继续扮演了欧洲强国角色。而大英帝国会发现他所主导下的世界秩序,两个千万级人口的工业化国家面前黯然失色。

第三次革命我们看到1914年到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后在世界上出现两个人类发展新阶段,也就是大战之前美国的亿级人口实现工业化。大战之后几年苏俄亿级人口实现工业化,从此之后一直到冷战结束前我们看到整个人类历史上是两个亿级人口工业化强国对抗的过程。两个强国不断拉帮结伙,一个在二战之后建立了北约,一个建立了华约,一个搞的经互会,一个搞的自己控制下的关贸总协定的体系,建立了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了联联合国相应的体制。我们会发现两个大国之间对抗有很有意思现象,就是他们想方设法新要把中国拉过去,他们知道只要中国加入任何一方,这方就会比另外一方率先成为十亿级人口的工业化的国家。但是我们看到中国始终保持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在这种情况下当人们欢呼冷战在90年代终于结束时候很多人忽略一点,在20世纪最后三十年间地球上出现了十亿级人口的工业国家,在今天成为了地球上非常重要的工业产品的国家。

为什么回顾这一段历史?回顾历史核心问题是希望大家关注关键性问题,我们今天搞自贸区不是一个排脑袋的制度设计。如果从最近几年看,2006年美国是全世界127个国家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是剩下的70个国家最大的贸易伙伴,而仅仅过了6年,到去年年底中国成为世界上126个国家最大的贸易伙伴,美国成为74个国家最大的贸易伙伴。如果今年接下来几个月不出问题,我们在进口、出口一切比重上会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第一大贸易大国。

我们今天之所以搞自贸区,关键是我们经过几十年发展已经奠定了经济社会发展的基础。我们谈到自贸的时候,为什么认为与全世界许多自贸区相比我们有很大优势?原因很简单。我们知道全世界到目前为止243个自贸区,亚洲有63个自贸区,2000年之前亚太地区主要四个自贸区,2000年以后到目前为止十个大的自贸区。在这种情况之下中国之所以能够加入很重要一点不仅仅是理论上的自信,而在于在刚刚过去一年当中我们的第一产业产值达到美国近两倍,我们第二产业产值是美国的122%,我们落后在第三产业上,第三产业我们仅有美国的三分之一。但是如果把一产和二产作为实际产品制造部门,一产和二产比美国加在一起大,大于50%。为什么现在说金砖国家在世界上具有非常重要的影响力,就是在于金砖国家的物质产品。实体经济发展上经过这次危机之后在全世界作用出现了非常大改变。在刚刚过去上半年当中,中国一个国家的经济增长等于全世界前15位国家经济增长的总和。当然这里面还有一个技术性的问题,我们有时候不说,日本一个国家的经济衰退吃掉了相当多国家的经济增长。我们发现自贸将在今天基础上整合中国经济社会的环境。

第二个问题我们在新一届政府开始运作之后,我们看到我们空前的注重自贸,原因是什么?我们之前搞一些自贸,譬如我们在巴基斯坦有一个第一阶段的双边自贸区,我想在座同志们可能除了非常专业研究者,没有几个人知道中国和巴基斯坦居然有自贸区。而大多数人关注是中国东盟自贸区,但是我们知道这个自贸区运行到现在为止,它的运行水平是比较低。举个很简单例子,在座的各位在大陆吃过泰国的香米的恐怕凤毛麟角,不能说一个没有。但是这次李克强同志出访泰国时候提出我们要修高铁,英拉非常激动的提出说我们干脆用大米换中国高铁吧。这种情况下许多人欢欣鼓舞,但是马上有人提出一个问题,说泰国会不会把1956年陈米拿来换中国高铁呢?如果换回来这么多陈米的话,全国人民得吃多少年才能把陈米吃完呢。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会发现很有趣的现象,就是一方面我们大量谈我们搞自贸,我们谈要建中巴第二阶段的自贸区,我们要建设海上、陆上两个丝绸之路,我们要建成一个以北京,天津为核心,以东北为前沿,面向东北亚的东北亚经济区;以新疆为前沿,以西北为腹地面对东亚的经济区,面向中东东亚地带的经济区;我们要建立一个以西南各省为前沿,面向东南亚的经济区;我们要建成一个以上海为中心,以两广各省为前沿,面向太平洋北美的经济区。但是我们仔细考虑一下,在这样经济区当中他可不可能是一种非均衡的状态,换句话说我们拼命的出口但是一毛钱的东西也不进口,或者进口时候在纠结我们是不是进口到太多的大米,陈米这样的问题。我想可能未来中国经济重要的方面,就是我们如何整合国内外经济资源,整合两个市场问题。我们仔细研究会发现中国目前面对的外部环境正在发生自二战以来最为重大的改变。这个改变表现在几个简单的方面。

第一,当美国成为能源输出国之后,美国在印度洋沿岸扮演角色可能会发生颠覆性变化。中国50%的能源、80%以上的铁矿石是和印度洋航道有关,在这种情况下未来怎么发展值得研究。

第二,在东盟和其他地区经历了这次危机之后,他们外部投资来源发生重大变化。中国如何提供重大变化的新窗口,将决定东南亚地区政治的走向,谁能给周边带来繁荣,谁能够给周边提供低成本资金,谁能够给周边提供就业,谁能够给周边提供农产品市场,谁就能把这些国家拉到我们身边。最近,无论印度也好,还是越南也好,和我们的关系快速的接近,我想这个为我们自贸的发展提供了新的空间。

第三,大家知道这几年特别的苦,原因是什么?我们有一件事很苦恼,当我们落后的时候出口铁矿石,买钢板,结果铁矿石价格很低,钢板价格很高。我们现在终于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钢铁制造国了,一半的钢铁,但是我们发现钢铁的价格很低,铁矿石价格很高。在过去几年当中发现中国的经济社会面对三个要命剪刀差,第一个剪刀差出口低价产品,购买高价的高科技产品,我们以前买一架波音737,不过是三千万美元左右,我们最新签一个波音737的合同200架波音207亿美元。我们很多人不明白一点就是,为什么西方国家经历了危机之后他们经济依然保持比较有利地位,依然可以发行很多钞票。很重要一点,在高科技领域来说发展中国家依然差的很远,衡量一个国家是发达还是发展中国家,不是看有没有社会保障,是看发展中国家是否掌握了一种关键性的能力,大规模复发系统的集成能力,如果我们没有新一代大型科技的制造,我们很难说自己是一个强国。感谢我们这几年的努力,从高铁开始我们成为第一个发展中国家掌握大规模复杂系统,未来恐怕这些系统能够给我们提供很强大的支撑。

我们关心另外一个问题是什么?就是像服务业这样的行业到底是什么。我们有时候一提服务业很多人认为是洗头房、是饭馆,因此有人说大规模发展服务业,吸收劳动力。那么核心就是我们大规模的把第三产业洗头房、饭馆努力开,我们想象的观点很荒谬,原因是什么?如果这样的观点站的住,上海也不用搞其他产业了,我们就一半开饭馆,一半开洗头房,这样GDP能够上去吗?我想不可能。上海自贸区对中国经济服务业最大带动是什么?是有利推动中国服务于生产服务业发展。当我们艳羡美国生产服务业发展的时候,我们很多人忽略了美国服务业之所以比中国大的多,是因为这些服务业高端部分不是在简单制造汉堡包,或者帮人家美甲,这些服务业大量完成全球生产性综合协调。我们希望中国未来上海的自贸区能够在这个方面起到一个龙头作用,带动中国的发展。

我们总想中国到今天恐怕要考虑人民币走出去问题了。就在前天我们知道全球6家主要的央行,不包括中国,通过了把危机时期的货币互换作为永久性互换的协定。我想中国现在很多考虑人民币怎么走出去,刚才潘英丽教授提到非常关键性问题,我们老讲人民币走出去,但是我们忽略一个问题,如果外国人没有廉价或者有效方式获得人民币,人民币怎么走出去?日元成为国际货币重要前提是黑市回流,美元成为国际货币一是打了一场世界大战,二是在实行了布雷顿森林体系之后搞了马歇尔计划。我想我们可能在这个方面做出更多的努力。谢谢大家。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孙明春:中国经济转型升级中的投资机遇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
  • 李步云法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