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分论坛三A

潘英丽:自贸区如何助推人民币国际化

很高兴今天有机会参加我们这样一个论坛。我讨论一下自贸区金融发展一些话题。

自贸区作为中央支持的政策有一个要求,即可复制,可推广,它是进行改革和开放的一个创新。我想自贸区金融这快改革和开放要符合这样几个要求,一个有利于中国内部的金融改革,这个方向就是,这个金融改革是能够促进中国经济加快转型,可持续发展。第二块对外开放,对外开放从国家的战略层面来讲,这个金融开放目前应该有利于中国的资本输出,有利于人民币国际化、人民币的话语权,是这样的要求。同时我们也会在行政管制方面有更多的退出,从而在下一轮全球开放,或者下一轮全球贸易和投资的框架当中,使得中国能够取得一定的战略空间。这是我们改革三个重要的背景。

我们最近做一个研究,也是我们12号校内有一个论坛,讨论的就是自贸区关于金融改革,或者把自贸区作为支点怎么撬动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我个人认为存在有四大领域,自贸区如何助推人民币国际化上海金融中心建设。一个就是自贸区作为支点,或者我们要打造中国资本输出和跨国经营的服务平台。实际也就是我们现代服务业要更多的开放,我们吸收全球现代服务业当中先进的企业落户到浦东来,为中国企业走出去提供相应的服务。通过引进现代服务产业中的先进企业我们可以吸收国内的民营的大企业到这里落户,到这里享受优质服务。对外投资,包括全球经营,是一个重要的工作,上海需要加大力度推。

第二个我们需要培育有深度,有效率的人民币计价的国际金融市场、大宗商品市场。自贸区有没有可能设置允许国际投资者参与呢?有没有可能存在这样一个金融交易平台呢?大宗商品接下来就是原油,有可能是在自贸区。我们之前给市政府方案里面也考虑了,有没有可能上海交易所在里面设置一个平台,它后台跟交易所分享,然后就是按照国际的标准允许海外投资者有一定的参与,人民币计价大宗商品把它做起来。

实际这块还有很多东西可以做,包括我们资本走出去。你譬如说原来我们一讲国际化大家都很慌,这个股票市场好象马上被砸下来,因为资金要分流。实际它不是一回事。我们有没有可能把美国好的企业,或者是,包括标普500指数有没有以CDR的形式到我们这里挂牌。就是中国的企业到美国挂牌它有一个ADR,这个叫做承托凭证股。像这样一个假如在自贸区挂牌我们国内老百姓马上可以用人民币投资,我们都建议区域内的涉外市场都以人民币计价。那么国内老百姓就通过你成为全球大企业股东了,人民币给他,他用人民币把我们外汇换走,这样对我们外汇储备的分散化,外汇储备通过民间投资的方式分散是有很大好处的。

另外我也考虑我们现在老百姓,原来QD,我们银行发行,银行又委托国际的基金管理公司管理,有没有可能允许国际基金管理公司到中国发行人民币资金帮助中国老百姓理财?为什么要经过两道手呢?我觉得这个也都是可以探讨,这个都是有利于国内资本往外走好的建议。

另外一个譬如现在非洲国家,或者东南亚国家他们基础设施建设是非常需要资金的。那么我们开发银行,包括银行以后中资银行的银团贷款有更多的投入。有没有可能这些国家到上海发他们的国债呢?这里面当然会人民币升值,因而不会持有人民币债务。我个人感觉假如未来人民币有贬值可能性是有好处的,对中国积累人民币海外债券很有帮助。但是现在看来人民币贬值可能性不是很大,因为最近美国又叫唤,说中国人民币低估。其实这种舆论,专家也好,政府也好他这样做目的是什么呢?目的实际是引导市场,他希望在美元QE退出过程当中资金不要完全回流美国,资金假如都回流美国他也要有通胀的。所以他希望资金再进中国。我跟北京有些专家观点不同。我个人认为资本帐户开放的话并不一定会导致国内资本的外套,其实民营资本80%要出去已经出去了,要移民已经移民了。我们资本开放恐怕更多还是外资流出对我们是更大的挑战。

后面两个就是需要讨论的,一个就是有没有可能在上海试点建立一个相对独立的金融立法、司法和执法的体系,奠定资本市场繁荣发展和国际化的基础。这是一个最大的瓶颈,当然我不是法律专家,我们在座的这个方面可以大有作为。

第四方面金融监管和风险控制,要探索一个以法律为基础,以技术为手段,以实体经济稳定发展为准绳这样金融监管和风险控制系统。我觉得这四个方面是未来自贸区促进金融中心建设,包括人民币国际化需要发挥、需要有重大推进四个领域。因为时间比较有限,我其实里面东西不展开,就讲一下人民币自由兑换和资本帐户开放这个事情。

我最近有一个重大的发现。我提出一个观点人民币自由兑换不等于资本帐户的开放。我们通常把这两者混同的。从国际经验看,国际组织、国际社会对资本向下可兑换没有清晰标准和要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资本管制的看法显示出更多的包容性。第三个宣布资本项下可兑换的经济体多少都有保留必要的限制和管理。国际经验几乎所有的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资本帐户开放度在金融危机以后都出现了回落,这个我给大家看这张表。这是我们博士生最近看到的,因为我们讨论资本帐户开放的时候都是用的一个,我们依据主要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他们有一个关于资本帐户开放这样的论定,在他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里面的统计分析,或者论定美国总归是标杆。假定美国是100%开放,英国可能80%,中国有可能20%这样的东西。其实这张表很有趣,是加拿大一个研究院做的,这个研究院对全球各个国金融自由度进行评估,其中有一项关于资本市场的评估。这个表满分是10分,最高分是英国,8.2分,这个跟我的直觉文化吻合,因为英国的外汇交易占全球三分之一,美国可能占百分之十及,所以一定是英国比美国开放的多,你说英国只有美国的百分之多少那肯定是错的。那么美国是多少呢?我们会发现美国的得分只有5.1分,这说明美国资本市场开放度也是相当有限的。我们从历史看最高时候是80年代后期瑞士、英国全部都是10分,美国958.4分,然后都下来了。这个图给了我非常重要的启示,人民币自由兑换不等于资本帐户开放,这些国家货币自由兑换了吗?肯定都兑换了,但是资本市场自由度是有很的差异的。

那么对于中国人民币国际化来讲,货币的自由兑换是不是很重要呢?国际上普遍的观点,货币不能自由兑换,你货币怎么可能是国际货币呢?那么现在可以看信用货币,它的信用主要取决哪里?一个信用货币它的信用主要体现在他有没有稳定的购买力,拿了你的货币能不能买到东西,而且价格是稳定的。所以国际货币发行国需要承诺比值的稳定,强有力的可贸易商品和服务的生产,以及出口。假如中国制造业已经全球30%,那么就是拿了人民币可以买到中国的可贸易商品,这个对于他们就是很好的事,最后才是资本市场开放,除了能够买到吃喝拉撒的人,人家还要投资,最后才是资本市场的开放。

货币的自由兑换其实对应是行政管制的退出。但是并不意味着资本市场的全面开放。自由兑换体现的是国际需求,资本市场的限制体现是国家的利益,所以中国必须在这两者之间实现平衡。中国目前不缺储蓄,中国市场对外资的开放其实取决两点,一点就是中国的企业和金融机构拿了海外资金以后你有没有能够在全球实现有效的配制。中国的企业和金融机构在全球有效配制资源的能力决定了我们吸引外资需求量。因为这涉及到人民币国际化,人民币国际化终极目标其实就是发行国成为全球的银行。我通过政府发行国债吸收廉价的资金,然后通过企业和金融机构在海外的投资获取高额的回报,等于是国家做成款业务,企业和金融机构做贷款资产业务。那么你现在说我开放市场我让外部资金过来,那么你自己的企业和金融机构有没有能力在全球范围内实现资产的有效配制呢?现在正好相反,我们是买美国国债,平均回报率2%,美国的投资在中国平均回报率在中国20%。这种情况下主要取决两点,一点就是中资企业的全球资源配制能力,这就是我们现在资本走出去,全球化经营,你能不能获取高的回报,长期的高回报,这是一点。第二个我们讲行政管制退出以后资本市场怎么管理?这个其实通过两个手段,一个法律手段,今天我们企业到美国收购,谁审批?是美国司法部判定,允许你收购还是不收购,是垄断了还是影响国家安全了,这个都是司法部判定。这里可以看到其实行政手段退出以后我们需要是法律手段,通过负面清单方式对资本市场开放进行管理。

第二条还有其他手段,一个税收,托宾税,在外汇市场上进来时候征一次税,出去时候征一次税,把这个套利空间,热钱套利空间给它消灭掉,增加它的交易成本就可以避免热钱过度的流动。第三叫做法定准备金率,你短期资金进来,我先把你三分之一钱锁定,这样热钱短期炒作也不用进来了。所以在我们这里实际就是资本项下的自由兑换,包括资本帐户开放其实取决两条,一条我们通过法律和经济的手段,我们是不是这个方面的监管检测,管理的能力是不是提高了。第二个中资企业和金融机构在海外资产配制能力是不是上去?否则我们资本帐户开放就是可能会带来很负面的影响,现在全球热钱都是虎视眈眈看着中国,准备到中国股票市场上抄底了。所以我们证件会有一段,包括交易所到海外去路演,号召国际资本来救中国的股市,这是非常荒唐的事情,因为中国制度有很大问题,你这个制度不理顺,这是一个财富转移市场,没有人再愿意参与。只有把市场理顺了,这个资本市场真正把老百姓储蓄能够导入到有效率产业和企业当中去。这样产业发展,和居民财富的积累,国家的繁荣,三者都可以得到统一,所以这里面涉及到改革和开放之间关系。

我个人认为开放很难促进改革,改革才为开放创造条件。谢谢。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孙明春:中国经济转型升级中的投资机遇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
  • 李步云法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