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分论坛一B

Ousmène Mandeng:上海是人民币的门户

大家下午好!非常高兴有这个机会在这里做这样一个发言,非常感谢主办方邀请我。这次大会非常棒,讨论的议题均和目前的国际形势密切相关。就像大家之前提到的,国际货币体系并没有起到大家预期的作用,在这里我结合两个方面,一是国际货币政策的改革,二是上海的自由贸易区。我认为这两者是具有内在相关性的,尤其是从上海自贸区的金融方面看,它是国际货币系统有意义的改革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将上海发展为一个金融中心,不但是紧急的而且也是重要的,它也反映出了金融经济和实体经济发展不对称的现状。

今天,我主要谈三个基本观点。第一,货币市场和资本市场的全球化很大程度上还没有完全完成;第二,全球经济需要更多的国际货币,来确保有序调解的实施;第三,上海可以成为中国市场安全的游戏规则制定者,也能够成为国际货币体系的制定者,但它的影响力是否可以继续深化,取决于中国央行在全球范围内和其它央行的合作。

货币和资本市场远没有达到全球化的程度。你可以在当地或其他世界主要城市买到同样的商品,但这样的情况几乎不会发生在货币或资本市场商品上,后者是高度依赖于一系列狭窄渠道的。小部分货币的作用被放大了,但是美国货币政策的改变,极大影响到了其他的资产货币。和其他国家相比,美国的资产是相当巨大的,它47亿美金的规模比中国经济大5倍,比巴西大20倍,比印度大51倍,而比南非大74倍。量的大小还是很有关系的,任何美国资本的流动都会影响到其它国家的货币。这种影响很可能会导致资产价格和汇率的突变,而开放经济几乎对此无能为力。到目前为止,全球经济还是过度依赖于美国的经济。美联储是国家的机构,它不会为了全球经济情况而调整自己的国内政策。最近美国关于其自身债务的争论,以及美联储政策的影响,都再次提醒我们这种高度依赖所存在的风险。美元当然有很大的好处,它数量、流动性等等,但是随着世界对货币体系多元化需求的增加,对美元的依赖变成了一个潜在的不稳定因素。

欧元也是同样的道理,欧元是全球第二大重要的货币,欧元区危机也是全球货币体系的危机。全球经济体系需要更多的货币和金融机制来管理、协调货币的流动性。我们需要多元的流动、交易、以及工具来源,用以解决多样问题,满足全球金融的不同需求。就像其他的产品和服务一样,国际的济需要多样和繁荣,美元垄断已经不适合二战后的全球形势了,我们继续货币和资本市场的全球化。

上海可以改变这一切。由于过去中国国内市场准入的缺乏,有大量的国际货币国难以进入中国市场。国际金融体系需要变得更多元,而中国可以成为推进这种多元化的主要动力。根据上海自贸区的框架计划,自贸区在金融领域有很大的前途,它“在合适的风险控制下,加速金融创新;自贸区会成为人民币自由兑换、利率自由化以及人民币国际化的领航者;它鼓励创业,鼓励国内外资金的国际合作。”当然自贸区的实施,仍然有很多的不确定性。关于自由贸易区,根据区内的金融服务,我把它分为两个模型,一个是做香港模式,第二个是深圳模式。

在香港模式下,自贸区会是和大陆是分离的,是一个孤立的贸易区。国际市场只能获准进入、获得区内的资产和负债,这种模式把所有的问题都用篱笆围住。在深圳模式下,自贸区是一个导体,将外部准入到中国大陆的市场,因为深圳可以获得中国大陆的劳动力,是一个门户。当然金融机构需要达到特定的监管要求,才能在成为大陆和世界其他的地方的交易媒介。

我觉得对于上海和全世界来讲深圳的模式都是更好的,而香港的模式太保守了,对于人民币自由化的帮助很有限。上海自贸区将会是实现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推动工具,不过从历史上看国际货币并不是仅靠市场说了算的,在很大的程度上它需要机构性的安排和支持。殖民地的英镑体系,或是后来的布雷顿森林体系,都是一样的,不全是市场驱动的。上海也需要类似的机制安排,来确保人民币的可持续性。上海也要寻找国际央行的协作,国际央行在提供多样化资产流动性上扮演了重要角色。但是很多金融中心都会忽视央行的参与,不鼓励央行来参与,因为央行通常不鼓励货币扩张,而这样的主张也许会在某种程度上阻碍当地使用新货币。上海可以创造一个与央行合作的先例,提供一些简化的要求,来确保央行可以成为人民币的早期的接纳者。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应该加入合作,确保中国的证券可以通过上海自贸区成为国际货币储备的一部分。人民币在国际货币市场中的交易很大程度上决定于中国市场怎样融合到主要投资基准中。

总结来说,上海是人民币的门户,它可能会是实现货币和资本市场的自由化最有力的能量。它可以建立起一个基础,从而实现国际货币体系的多元化,因此上海不仅应该是现有金融产品的延伸,应该是新金融产品的提供者、新资本市场流动性的提供者。上海可以成为一个全球稳定的基石,也可以是更好的全球货币政策的组成部分,谢谢!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孙明春:中国经济转型升级中的投资机遇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
  • 李步云法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