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分论坛一B

潘英丽:国际货币体系改革—来自中国的创意

很高兴今天有这样的一个机会参与这个论坛,我说的题目是国际货币体系改革——来自中国的创意。主要想讨论的是目前国际货币体系的内在不稳定性,还有改革方案的选择,到底是超主权,还是多极化。

蒙代尔提过三个国际货币体系的不稳定性,一是国际收支的不平衡,包括调节,二是流动性的供给,也就是国际清算能力的供给,三是国际储备货币的信心。特里芬提到了,流动性的供给和新兴国际储备货币间的内在矛盾。马克鲁普在60年代提出国际收支调节,认为应该引入浮动汇率制度。在1973年的时候,我们引入了国际浮动汇率。现在我们发现,国际汇率的波动或者浮动并没有解决国际收支的不平衡。某种意义上导致了进一步的不平衡。因为汇率的波动,带来了亚洲金融危机,所以这些国家需要积攒更多的外汇储备,从而导致了国际收支更大的不平衡。汇率波动和日前的流动是相互加强的不稳定,所以实际上是五大问题,前面三大问题,再加上汇率超越实体经济内在需要的大幅度波动,以及日前的波动所带来的不稳定性。这是现在的五大问题。

目前最大的内在不稳定性主要是这样一个矛盾,经济的多极化和国际货币单极化之间的冲突,这个矛盾未来还会进一步加剧。现在最大的国际货币当然是美元和欧元。但是欧元本质上没有财政的统一,所以它不能够提供像美国国债这样为全球提供国际储备资产的庞大市场。在这种情况下,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崛起,特别是在全球化背景下,人口红利或者说这些国家快速发展带来的财富积累,很大程度上表现为对国际储备资产的需求。在这个过程当中,国际储备资产的供给,依赖的是美国国债。

欧盟和法国的智库做过一个预测,到2050年,美国GDP占全球的比重会大幅度下降,中国GDP占的比重会大幅度上升。这是OECD去年11月份的报告,按照它的报告,我们看到2030年,美国GDP在全球占的比重下降到18%,中国上升到28%。到了2060年,中国仍然是28%,而美国下降到16%,整个OECD国家的权重会大幅度下降。在这种情况下,储备资产的供给和储备资产的需求之间有巨大的不平衡。美国GDP总量的权重下降,美国财政、债务的上升,说明美国国债的供给缺乏实体经济支撑。

从经济多极化和国际货币单极化之间的冲突来看,对于未来,现在全球有各种各样的方案。我个人觉得,超主权有很多问题,它是以否定现有国际货币体系为前提的。其中就有一个问题,美元怎么退出?让美国用巨大的贸易顺差把海外的美元赎回是不可能的。同时美国在向全球收取铸币税的同时,它也提供了全球性的安全公共产品。这种情况下,铸币税对应的是它的全球责任,不能够让它赎回。所以超主权在现实上没有可能性。未来的选择一定是多极化的。

多极化有两个问题,一个是多极货币之间有竞争性和替代性。这种竞争性和替代性带来不稳定性,很有可能会导致国际金融市场货币的不稳定,体系的不稳定。第二个问题,在从单极到多极的过渡阶段也会有不稳定性。所以国际社会在选择未来的货币体系时,要解决这两个问题。一个是多极化储备货币体系,本身要有一个内在的稳定机制。同时要对从单极到多极的过渡过程进行管理。在这种情况下,具有内在稳定机制的多极化的储备体系是我们需要考虑的。

关于亚洲的选择。多极化中,人民币国际化是多极化体系形式中最重要的环节。人民币应该在亚洲扮演一个关键货币。胡永泰说了,亚洲开发银行最近在设计亚元的票面,在探讨这样的一个可能性。借用胡永泰的一个研究成果,亚洲国家是很难影响中国。他举了一个北美自由贸易区跟欧元区的比较。欧盟是自由贸易、资本自由流动、劳动自由流动、共同货币、政治联盟;北美是自由贸易、资本自由流动,但劳动的流动是有限制的,没有共同的货币,也没有政治的联盟。原因在于,美国在北美是一家独大。2010年加拿大、墨西哥、巴西都是小国,到2050年仍然会是这种格局。所以北美其他的国家是没有办法影响美国的,它不可能有统一的货币。在欧洲,4个主要的国家GDP总量都差不多,到了2050年的时候,它们的相对规模仍然是平衡的。这种情况下,才有坐下来合作的可能性。所以胡永泰引用了格林斯潘一句话,“我们永远不会将自己陷入这样一个情形,即我们设想采取的行为将有益于世界上其他地区却损害美国的利益。”美国人不会做的。所以比较北美自由贸易区和欧元区的话,当一个国家特别大时,基本上不大可能建成一个共同的货币,这是中国和亚洲地区的情况。

现在我们和日本差距还不太大,韩国和印度间的差距相对更小。到了2050年,中国仍然是最大的,当然印度也有中国一半的权重,也是个大国。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亚洲要建一个共同货币,是非常困难的,可能性不大。最重要的是欧元的实践,我们发现欧元面临一个很大的困难。回过头我们看到,欧元区并不是一个最优的货币区。在这个过程中,由于国家间的差异,缺乏统一的财政和统一的国债市场。我们可以回想欧元区的实践,包括欧元未来的前途,欧洲其实是努力地要建立一个联邦制的统一国家,希望政治统一、财政统一。这说明它要把超主权货币变成一个主权货币。这也说明超主权没有出路,所以亚洲也不可能来发展一个超主权货币。

所以我们的建议是要构建具有内在稳定机制的多极储备货币体系。这里面有三个规定性:一个,我们鼓励高成长的大国或大经济体的货币加入国际储备货币体系,以形成动态稳定的经济基础。人民币国际化是其中最重要的核心环节;第二,要成立国际货币管理委员会致力于协调国际货币,实现大国货币、国际汇率目标区管理。这是1999年,美国外交协会委托所做的研究报告提出的方案;第三,在全球范围内统一征收0.5%的托宾税,对外汇市场交易征税。通过引入托宾税,增加热钱流动的交易成本,或者说消除套利的空间。这部分收入可以给IMF作国际货币稳定基金,也可以给联合国用于提供国际安全。这样,未来的国际货币体系困难才可能为全球经济的发展和繁荣提供一个稳定的货币环境。

好的,我就说到这里,谢谢大家!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孙明春:中国经济转型升级中的投资机遇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
  • 李步云法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