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圆桌讨论

何帆:中美经济形势与应对

谢谢大家。很高兴谈到这么重要的会议,而且题目选的非常好,大家都在讨论发达国家的QE政策,美联储的QE退出。很多今天嘉宾已经谈到新兴市场对于中国的影响。

我主要谈谈美国人他们怎么回应,然后我们怎么回应美国的回应。你要跟美国人说QE退出对我们有影响,一般会听到三个反应,第一反应美国人会抱怨,说我当时实行QE政策的时候你说不行,我现在要退出QE政策,你又说不行,那么你到底让我怎么办。讲个笑话活跃一下气氛。有个人去吃烤鸭,第一次去吃,旁边有一旁酱油,不知道怎么吃,直接夹起来烤鸭吃,然后服务员好心提提醒说蘸着吃,他就站起来了,然后服务员说您还是坐下来吧,他就又坐下来了,还夹那个烤鸭吃,服务员说得蘸着吃,他又站起来了,最后他着急了,你到底让我站着还是坐着?美国人说你到底给我实行QE政策,还是退出QE政策,你给个说法。

第二个美国人说我们QE政策没有问题,我们实行零利率这么长时间了,但是美国没有通货膨胀还不高,没有出现通货膨胀,你有通货膨胀,巴西、印度有通货膨胀,新兴市场有通货膨胀那是你的事情,和我没有关系。

第三个美国的反应是说你放心我已经有很好步骤了,我会很有序的退出,你不用担心。

我们的反应是:

第一,你到底实行QE政策对呢,还是QE退出对?我觉得如果从错误大小看,QE政策犯的错误肯定比退出QE政策犯的错误大。所以退出QE政策是纠正美国原来一个失误。但是问题原来的错误犯的太大了。它不单纯是QE政策,而且是QE政策之前的零利率,而且是在之前的时候,是在格林斯潘当美联储主席的时候盲目的去用零利率,最后出现房地产的泡沫,盲目放松对金融监管,最后出现07、08年美国金融危机。所以当再来纠正这个错误的时候,因为这个错误太大了,这个错误持续时间太长了,我们有点担心。

第二,为什么在美国没有出现通货膨胀?在其他国家出现了通货膨胀?因为美国是一个中心国家,我们从国际货币的历史看,往往都是边缘国家首先受到冲击,这次是新兴市场,但是原来的时候实际上是其他的一些发达国家。在1971年尼克松冲击以后,首先出现通货膨胀上涨不是美国,而是欧洲一些国家和日本。因为同样这次美国实行量化宽松时候,其他国家被迫也要采取扩张性的货币政策,因为拿到美元太多,又没有办法完全冲销,这个时候是被动放松你的银根。所以并不是说美国没有出现通货膨胀,新兴市场出现通货膨胀,错,不在美国,根源还是在美国这个中心国家。

第三,美国说我们已经制定很好的政策,到时候可以有序退出。从现在情况看好像是这样,但是我们很难确保,因为现在还没有真正退出,6月份时候说可能要提前退出,所以金融市场出现很大动荡。9月份美国又推迟退出,国际金融市场又出现一波动荡,还没有真正退出就已经出现这样的动荡。所以我们很难相信美联储能够对金融市场有这么强把控的能力。因为金融市场从本质来讲他是一个羊群效应,一旦大家认为要退出,而且原来极度宽松零利率时代不再存在,就好比你在电影院突然说火灾了,那么所有人反应都是要夺路而逃。你那个时候说大家等等排队,从第一排让领导先走,不可能的,所有人都想逃走,一定会出现恐慌。遇到这样情况根本问题是,我们现在的国际货币体系里面有一个关键的错误,就是美国认为美元是我的货币,所以我的货币政策只需要考虑我国内的经济,不需要考虑其他国家的情况。原来美国的财政部长康纳利曾经说,“美元是我们的货币,却是你们(世界)的问题”。但是在经济全球化时代,这种自我封闭的美元政策是国际货币体系存在最大的风险。美元其实现在是全世界的货币,美元也是我们的货币,我们也拿了很多美元,但是美元问题是美国造成的,所以如何能够改革现在的国际货币体系,是我们需要讨论问题。

我只想讲两个观点。一个观点就是从中国自己来讲,从新兴市场自己讲一定要更加的谨慎,因为我们在前一段也听到有一些议论,中国正打算加快资本帐户自由化的进程。我们并不是反对资本帐户的自由化,但是时间点是非常重要的,如果在未来几年加速推动中国资本帐户自由化,一方面在中国国内我们有很多改革的压力,中国银行体系中的很多不良资产可能会逐渐的提高。譬如大家都在讨论房地产的泡沫,如果房地产价格下跌,对银行业打击会非常大,那么你所有抵押品实际最后都是跟房地产价值联系起来的,它会带来一个向下的螺旋型的下降。

另外一个我们讨论地方债的问题,我们这些问题在未来几年没有办法从根本上得到解决,所以风险还会存在,国内的金融体系的风险还会存在。利率要市场化,要进一步开放金融业,这个时候就需要有一个防火墙,你的资本管制还是需要。但是仅仅有资本管制也没有办法完全解决当前国际货币体系存在的内在的缺陷。所以还有第二点事情就是如何能够改革现在的国际货币体系?有一种思路比较激进,我们把现在的国际货币体系能够抛弃掉,回到一个以SDR,以黄金为本位,或着重新设计一个以SDR为本位的体系,看起来这种设想应该说比较超前。

从现在情况看,可能更可能的是如何把现在国际金融市场游戏规则进一步改良,以便使我们能够逐渐的解决国际货币体系中存在的内在的问题。那就需要中心国家外围国家都要共同的努力,从中心国家我们认为最重要的就是美国要采取更加负责任的态度,因为现在的态度无助解决大家对美国怀疑,他总是说他没有问题,所以让我们更加害怕。我们认为美国不靠谱,让很多原来对美国抱有好感的包括中国人民很失望,如果实行民主最后政府要关门,政府要违约,那么你怎么能够说服我们进一步推动改革。国际金融市场上首先最需要是中心国家,第二刚刚Chul  park教授讲的非常好,作为新兴市场我们可能寻找一些新制度的安排,如何加强新兴市场之间合作?譬如我们现在通过是不是鼓励我们和新兴市场国家之间的贸易和投资更多用本币结算,用更多的货币互换,一旦再出现金融市场第二轮危机,我们能不能在新兴市场自己有更多自我救助的能力,能不能够对国际资本流动有更清晰、更有效监管的机制,从技术上能够更好的防范这些可能存在的问题,都是我们需要考虑的。

谢谢大家。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孙明春:中国经济转型升级中的投资机遇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
  • 李步云法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