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圆桌讨论

Yung Chul Park:增长的再平衡

我发言题目叫做增长的再平衡,从某种角度来说这个题目有点做的太大了。

我们说溢出效应对新兴经济体有非常大的影响。东盟+3这些国家能不能面临这样的挑战?我想这是非常困难的,我想跟大家解释一下为什么。

自从1987年早期东盟+3国建立了一个自我封闭的区间,希望这个区间能够跟世界其他的地方耦合相离。为了打造这样一个相对独立的区域,他们进行了一些和商和协谈,设立了一些机制,做了一些地区性的安排如CMIMABMI。他们也开始协商增加自由贸易区的贸易融合。2007年美国的次贷危机雷曼兄弟的破产造成了危机,东盟加三除了自己的经济跟世界经济隔离这样的手段以外,还增加新的措施让他的增长更加的平衡。减少因为发达经济体周期性变化引起的风险。他们也推出一系列的激励政策,希望更加倾向于非贸易的领域,也借助于内需的增加来获得增长。

再平衡的推理是什么样呢?它的主要动力和目的是为了降低来自发达国家影响的金融溢出效应。我们要问的问题是东亚在多大程度上获得了再平衡经济的成功?目前经常帐户对于GDP比率都下降,很大原因是因为中国资本项的盈余,中国也是一个唯一减少对出口依赖非常成功的国家。而韩国、日本更加依赖于出口了。所以中国是唯一一个获得再平衡经济成功的国家。

如果我们再看汇率,中国人民币升值了,比其他的货币韩珠和日元都升值的多。日元最近有一点贬值的,最近几年东盟加三国,除中国和日本之外新兴经济体都经历很多资本的流入,尤其来自美国和欧洲的资本。同时资本的流向也是非常波动的,对于金融的溢出没有太多的办法,也就是说东盟国家除了日本和韩国都受到金融溢出很大的冲击,没有办法保护自己避免溢出对于资本市场造成的波动。我们看新兴资产私营资本流入,可以看到流入是非常高的。另外一张图给大家看到资本流入巨大的增加和忽然的减少,譬如说印度尼西亚就从这样流入中受到很大的冲击。那么这些国家有什么办法应对这样溢出呢?为了降低资本流入的波动性,几个国家都推出这样自由兑换,今天早上我们也听到这样自由汇率的兑换是没有办法让你的国家得到保护,不受外部冲击影响的。因此,自由汇率不大成功。推出资本控制又有什么效果呢?很多这些东盟国家,像韩国和东南亚国家都推出了一些资本控制的措施,他可以降低资本的流入。但是它对于控制资本的流出是没有办法的。也就是说没有一个政策能够控制资本的流出,因为资本的流出也是这些国家一个很大的问题。

那么地区和全球的政策协调来降低溢出的影响又有什么效果呢?我们知道有一个清迈协议,是一个关于流动性的协调系统,这个系统非常不成功,这是地区性的支持没有获得成功。还有一些国际货币组织短期的办法,但是这些东盟国家都不愿意通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这个机制来应对这样的溢出问题。既然自由汇率不成功,而资本控制解决不了资本流出的问题,那么又没有地区性的流动性支持系统在这样一个背景下,这些国家只有一个办法可以做就是不断的累积起他们的外汇储备,美元的外汇储备,真的这些国家都在增加他们的美元储备,那么他就是有很大的经常帐目的盈余。差不多达到了3500亿美元,虽然只是3%GDP,他们要增加到四千亿美元储备量,这是非常荒谬的。

为什么东亚的经济分离,和再平衡都没有成功呢?怎么样保护这个地区免受国际金融波动影响呢?

其中一个问题是,除了中国,甚至包括中国,这些经济体还是太依赖于出口了,获得经济增长。也就是说他们没有办法摆脱出口导向型的经济结构。他们想让自己的增长更加平衡,但是没有成功。

第二,所有这些国家,东盟、韩国、中国,以及日本在一定程度上他们都是组装型的,再出口。也就是说他们是一个垂直贸易整合。全球经济如果放缓,这样的贸易结构东亚自然会受到影响,经济增长会下降。也就是说他跟全球没有分离,最主要是因为贸易的垂直,一体化。我也非常的吃惊看到,一直到2012年贸易数字还表明在这样一个垂直贸易整合上,最新的数据说明没有任何的变化。所有的国家都是组装型的,组装好了,然后出口给欧美。

东亚有四个主要的生产区,东盟、中国、日本、和韩国。因此问题在于,这样垂直的贸易结构很难促进地区间的贸易融合。再说由于地区间的贸易融合这么困难,那么这个地方会继续受到金融溢出效应的影响,不管他们做什么。无论他们是增加汇率的灵活性,还是推出更强的资本控制,他们还是完全受到发达国家金融政策溢出效应的影响。这是一个最大的问题,这个地区没有办法回应这样的溢出效应,他们也没有任何解决方案。

中国采取一些措施驱动内需,我觉得中国和日本要在这方面承担起临时的角色看看他们在地区间的贸易融合上面能够有什么样的作为,共同的应对外部的金融溢出效应。

因此我的结论是我们还有漫长路要走,我们必须担心美国的量化宽松的退出,但是除此之外我们还要有全新的思维。民族经济的管理,地区经济的融合等等这些都是我们重要的议题。谢谢。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孙明春:中国经济转型升级中的投资机遇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
  • 李步云法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