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主旨发言

Kumiharu SHIGEHARA:相互依存性、国际政策的溢出效应和全球治理

女士们,先生们我非常荣幸来到上海这个伟大城市来到2013年的年会。今年年会的主题是再启开放的力量。因为金融市场的发展和国际贸易的发展,也受利于交通业等等的发展,世界经济和社会越来越靠近了。在这种情况下世界范围内政策制定者面临的经济和社会挑战在融合。

今年我们年会重点强调这个主题,我也提交了我一些论文的片段。目前很多的发达经济体之间合作还有很多不足之处。譬如说日本,日本在过去汇率上面曾经放过一些错误,那在今天发言中我也想讨论一下怎样在一个新的国际化背景下和新的金融市场改善国际合作的框架,但不进行细致的讨论。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今年也发布了一个前瞻,认为世界经济正在进入新一轮的转型,发达经济体的经济增长正在增强,同时新兴市场的增长在放缓。那么这样一个趋势造成了一些问题,新兴市场面临两方面的挑战:增长的放缓和更紧张的国际金融形式。

在新的国际金融的背景下,新兴市场的经济面临两大挑战。首先,如何调整他们的长期增长的潜力?第二,如何处理所谓的美国利率正常化的影响?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研究有两方面的建议:

首先,有必要做的是国家要通过清晰他们的货币政策框架和保持财政政策使得他们的宏观经济部门更加有序。第二,他们必须让自己的汇率贬值以应对货币的外流。在过去造成不好影响的外币头寸和国际收支平衡表现在的影响很有限。新兴市场应该能够适应没有大危机情况下的新的经济环境。

新兴经济体在国际上的经济权重越来越高,那么这些国际的汇率管理政策同发达国家一样正在产生越来越重要的国际影响。

在新的环境当中,这种单边不协调的汇率市场的干预政策,不光能够降低我们汇率的波动性,而且能够影响到我们汇率的水平。也会影响到国际这种竞争力,会影响到他出口的表现。在选择贸易的合作伙伴时引起极大的需求转移。因此,在这里建立一个好的监督机制的框架是非常有必要的。

在我的文章当中,我觉得德国在60年代、70年代进行货币的经常性帐户盈余帮助他们抑制了膨胀的压力,而且有助于德国内部的经济管理。但是日本在60年代末期时候他货币政策的延迟,加上国内过度扩张的货币政策给他们带来了严重的通货膨胀,导致了在73年世界金融危机之前就发生了严重的通货膨胀。

更进一步讲,日本央行没有德国央行那样更加具有独立性。日本国外国内的一些压力往往会施加在央行身上去保持一个更加宽松的国内货币政策以便阻止对美元的贬值,这是造成80年代末期以来罗浮协议后资产泡沫的更主要原因。这他们这两个经济体的经验可以给我们带来很多借鉴。

现在,日本采取了比80年代面对来自美国压力的时候更加谨慎的国内需求管理政策可能最终对美国经济带来了益处,而且对于日本其他贸易合作伙伴国家也带来了好处,同时,对于日本本身长期的发展也有好处。

尽管当国内通货膨胀压力不存的时候,采取实际货币升值,以及之后随后带来比较弱出口的需求可能在很多国家并不受到欢迎。然而,净出口下滑的国内产出下降的负面影响在有些国家并不认为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因为他们有有效的宏观经济需求管理工具。

在当前情况下,大多数工业化国家的财政地位不允许他们使用扩张性的财政政策来去解决他们的需求不足的问题。实际上是更多的使用这种扩张性的货币政策来避免紧缩,同时来维持一种持续的低膨胀,这种政策受到零利率下限的硬约束,尽管现在在很多国家他们的政策利率目前已经接近零了的。

在这种情况下,单边不协调的外汇汇率政策,还有一些市场的干预,目的是通过市场干预增强他们国际的竞争力,这样做实际会带来比较大的风险,会影响到他们合作伙伴国家的潜在的国内经济管理。

布林顿森林体系结束后,IMF作为发展中国家和发达中国际服务的国际组织,而OECD作为发达经济体组织,IMF和OECD加强了鼓励多边监管的活动。

在2010年10月份,G20的领导人他们在首尔召集了峰会,他们也是鼓励IMF把重点放在系统风险方面。在2011年2月份的时候,一组专家包括:Michel Camdessus, TommasoPadoa-Schioppa and Alexandre Lamfalussy他们递交了一份报告:倡议针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国际货币体系的角色进行改革。法国总统,他当时也是在2011年时候正领导G20会议,他当时也是统一把这个报告传送给其他的同事,在11月3号加纳峰会上进行讨论,但是加纳峰会大家主要讨论欧元危机,国际货币组织的改革并没有在当时进行深度讨论。到目前为止,因为缺乏政治方面的推动,G20仅仅同意说进行适度的改革,而非实际意义的系统改革。

相比于IMF,OECD有成员国数量较少和成员国背景类似的优势。EOCD的监督机制主要是基于分析报告和秘书处准备的政策推荐所进行的同伴评估的流程。那么它和IMF理事会执行董事在华盛顿区域执行一些监督的活动是不一样的。OECD他们高级官员都是在成员国首都聚会,当时总部在巴黎,然后参加他们的会议,以及他们的WP3作为俱乐部性质的委员会,OECD在地区是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推动了国家宏观经济的合作。实际上,OECD成员国基本上是G10国家及一些小的欧洲国家的重要代表。

最近一些非OECD成员国家他们经济实力也是不容小看,他们也是削弱了OECD的多边监督机制。在1975年的时候OECD经济总量他们占了全球GDP的25%,2015年我们预计他们会占GDP下降到50%,G20在创立的时候占的GDP是85%,而他的成员国数量和OECD是一样的。OECD原来包括美国、加拿大和18个欧洲国家,根本没有来自亚太区国家,或着拉美区国家。G20包括了几个来自亚太区,拉美区国家,并不包括一些OECD成员国的欧洲国家。

OECDWP3需要对它的成员国进行改造,进行调整。我会见了中国财政部长和央行行长之后,实际上是在97年时候和他们会面了。当时我是OECD的高层官员,也是OECD副秘书长,当时我是负责和一些非成员国进行会谈,我给他们写信,邀请他们派代表参加我们WP3会议。后来我访问了莫斯科之后进一步遐想到和这些国家的联系。我也是想调整我们WP3成员结构,也是希望让更多国家参与进来。这样让OECD成为一个更好的互动的平台,这样为我们的合作和政策制定提供更好的背景。

下面我讲一下对于G20的评论,我想还是提出我的提议吧。实际G20我们可以让央行长和我们财政部长进行讨论,这种讨论因为它太大了,没有办法进行很好的深入。当时我们在美国的时候是克林顿执政时期,当时我感觉到,我们G20会谈当中没有办法在代表之间进行很深入的讨论。实际我们真的需要领导人去进行深入的讨论。

我这里要说的是希望中国应该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应该是极大的推动我们国际治理的结构。接下来我可以接受大家的评论和提问。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孙明春:中国经济转型升级中的投资机遇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
  • 李步云法学奖